惊云录之错嫁良缘小说 林素然萧凌夜全文目录畅读

完结小说《惊云录之错嫁良缘》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林素然萧凌夜,小说《惊云录之错嫁良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板,看看这个东西能值多少钱?”林素然快速的拔下头上一枝珠花,上面是羊脂玉雕刻的梨花的造型,素雅而沉静。林素然不懂得这些东西到底能值几个钱,她只知道八王府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便宜货。老板拿在手里仿佛端详了一会,嘿嘿一笑,“二两银子。”…

惊云录之错嫁良缘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爱不释手,作者是墨墨水田,推荐大家阅读。

惊云录之错嫁良缘小说 林素然萧凌夜全文目录畅读

如果不是这个李睿渊,林素然差点就忘了,自己身上是没钱,但是不代表没有值钱的东西啊。

想着,她拐角就走进一个当铺。

“老板,看看这个东西能值多少钱?”林素然快速的拔下头上一枝珠花,上面是羊脂玉雕刻的梨花的造型,素雅而沉静。

林素然不懂得这些东西到底能值几个钱,她只知道八王府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便宜货。

老板拿在手里仿佛端详了一会,嘿嘿一笑,“二两银子。”

“行吧,二两就二两。”说完林素然接过银子便离开了。

银子虽然不多,但是吃顿好的,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她前脚刚走,后脚老板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今天可是走了狗屎运了,二两银子竟然买来品质可做工都如此一流的珠花。

“老板,这个珠花我要了。”正在这时,李睿渊忽然也走进当铺之中。

“这个……”老板一愣,随即说道,“可不便宜。”

谁知李睿渊嘴角微微一勾,随即拿出一张银票来,“这里是一百两银子,我想买下这朵珠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老板一看见银子,顿时两眼放光,立刻就点头成交了。

李睿渊拿着珠花离开当铺,想要追上林素然的脚步完璧归赵,可却再也看不见对方半点踪迹。

他只能站在闹市的街头,苦笑一声。

“林素然……我想我们应该还会再见面的吧。”

说完,他小心翼翼的将那支珠花房间自己的衣襟之中保管着。

……

林素然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夜晚的八王府很是安静,林素然早早便在门口下了马车,没有走正门而是从侧门进入府中,她的步伐很轻,尽量避开府内的丫鬟侍卫,其实连林素然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做贼一样。

就好像其实自己在心虚?

直到来到萧凌夜房间的门口,见里面烛火昏暗,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是,之前说过的,进宫之后会去办案子,现在没有回来也正常,再者说现在的萧凌夜应该很不想见到自己才对,又怎么可能回来?

不过不在家正好!

“真好,他没有回来,今晚我终于可以早点睡个美容觉了。”林素然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步入房间当中。

宽衣解带,不得不承认这古代人的穿着打扮是真的麻烦,光是拆头上的这些发簪就足足好一会功夫,至于衣服更是如此。

在之前,林素然有裸睡的习惯,现在在八王府,裸睡肯定是不行的,无奈她只能穿上一件还算是舒服的寝衣,悠悠哉哉的躺在了床上。

“还是一个人好啊,自由自在啊。”林素然躺在床上,晃着小脚。

可莫名的表情上没有半分开心的样子。

其实想来萧凌夜今日的一句话可能也是为了她好,只是自己免不了正在气头上,脾气上来了,就算是谁都拉不住。

那家伙应该还在生自己的气吧……

“怎么,本王不在家,你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失落啊?”冷不防的,那个冷峻同时带有威严的嗓音倏地在林素然的耳畔响起。

抬眼,一个高大的,似乎在这不容忤逆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床榻的旁边,不是萧凌夜还能是谁。

那清冷的目光,带着一丝的玩味。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进来了多久?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林素然就穿着一件十分单薄的寝衣,姿势还特别的奇怪……

而且她的脚还暴露在萧凌夜的面前。

“萧凌夜,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赶紧出去,听到了没有……”林素然口不择言的说道。

林素然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明明她来自于现代社会,男性和女性并没有古代那么夸张的界限。

可是萧凌夜不一样,这个人很危险,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必须保证一个合理的界限,这是林素然的本能反应。

“我一直都在这里,是你没有看到我,而且这里是我的房间,所以应该出去的可不是我。”萧凌夜冷冷的说道。

“你不是应该在办案子?”林素然手指了指门外,心中却暗叫该死。

自己也太大意,这萧凌夜一直在房间里面,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可这八王爷不是平时很忙,很少回府的么,怎么现在回来的这么勤快。

再一想到刚在自己在这里又是脱衣服换衣服的,林素然就差把头埋进地里面,他不会全都看见了吧……

“办完了,凶手已经找到,是王员外的小妾林氏。”萧凌夜不冷不热的说道。

林素然原本还一脸的愤恨之情,听到萧凌夜的这句话,忽然整个人平静了下来。

“小妾?”

“没错。”

“那这个小妾平时在府中的待遇很惨吗?”林素然再次问道。

“没有,根据调查,不仅不惨,而且是府中的宠妾。”萧凌夜淡淡的说道,“她已经全都承认了。”

“动机呢?”林素然眉头微皱,忽然觉得用词有些奇怪,又连忙改口,“就是她为什么这么做知道吗?”

“她自己说是因为近期王员外更宠爱一位姓李的妾身,心生恨意,所以下的毒手。”萧凌夜道。

“这不是扯淡了嘛。”林素然用力一掀被子,坐了起来,对上萧凌夜一副奇怪的目光,慌忙再次改口。

“我的意思是她在撒谎……”

萧凌夜看着林素然,眉梢一挑,“你又如何知晓。”

林素然轻咳两声,提起案子来,她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整个人都在闪闪发亮。

“你想啊,她是王员外府中的小妾,小妾和正妻不同,命运全都掌握在夫君的手里,丈夫在世还好,死了的话是拿不到一分钱的,而且还有可能被卖掉,怎么可能这么想不开去谋杀,除非她脑子不是一般的笨。”

“但是你刚才说了,她还挺得宠的,那就说明她的脑子应该还行。”

“另外一点就是她的理由,女人嫉妒可以理解,但是一般的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想办法先去解决别的女人,所以如果是正常的人,就算起了杀心,也是杀那个李氏,杀自己的丈夫做什么,脑子有病啊。”

“因此我觉得,有一种推测可能性非常的高,那就是林氏不过是受人指使。”

萧凌夜的眸光带着一丝的波澜,“总之这件事到此已经了结,多说无益。”

就好像在故意回避这件事一般。

可是林素然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萧凌夜的态度,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推理当中,“若说是谁指示的,就看看这件事最后是谁受益就知道了。”

“似乎这王员外府中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个受益,倒是今日在殿前陛下说这件事在城中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幸亏是案子破了,如果破不了只怕最后倒霉的要是这城中负责都城事务的人。”

负责京城事务之人……

林素然默默地抬起头,用力吞了一口口水,自己好像有了什么不得了的发现……

“难不成……”林素然感觉自己距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你这个女人胆子很大嘛。”萧凌夜似乎带着一丝的怒气一般,冷不防的说道。

看萧凌夜的样子,并没有因为林素然的这个推测而有一丝的意外之色,似乎他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

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他无法继续往下查,所以这件事就只能按照普通的杀人案来出来。

可这案件的真正目的,却是要害他?

“我竟然不知道,这林府的大小姐,竟然对案子会这么感兴趣。”萧凌夜说道,“整个京城的人不都说林府大小姐性格怯懦,甚至脑子还有点问题吗?”

好吧,林素然觉得自己可能说的有点多了,本来这家伙就一直在怀疑自己,现在估计自己是逃不了被审问的命运了,索性只能自己先编一个回答了。

“我从小就喜欢这些东西,有什么问题吗?再者说外面人说我如何如何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自然没有问题,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你有问题,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林素然承认,这是第一次,她不敢去看萧凌夜的目光。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8 17:58
下一篇 2022-07-28 18: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