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罪妻:湛少打脸了》在线阅读《魏雨萌湛莫寒》最新章节目录

《替嫁罪妻:湛少打脸了》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替嫁罪妻:湛少打脸了》,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魏雨萌湛莫寒小说精选:魏雨萌不知道要怎么说,那个男人都已经跑了,她该怎么跟湛莫寒解释。脑子灵光一现,她只能胡扯。“我刚才做噩梦了,梦见家里进贼。”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假意附和她:“做噩梦了?”“是。”“所以把嘴唇咬破了。”…

《替嫁罪妻:湛少打脸了》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性格鲜明,值得一看。

《替嫁罪妻:湛少打脸了》在线阅读《魏雨萌湛莫寒》最新章节目录

魏雨萌瞳孔紧缩,怎么会这样。

男人打掉她手上的手机,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一股窒息感传来,魏雨萌面色惨白。

他阴恻恻的笑出声:“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让你发现我的身份吗?女人,你跟我斗,怕是还嫩了点儿。”

魏雨萌怎么都没想到,他脸上居然带了仁皮面具,她根本无法分辨他到底是谁。

看来是她失策了,本以为能够借着这次机会搞清楚这个神秘男人的身份,至少在湛家,她不会有多一重威胁。

谁知,他早就看出了她的异样。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再挣扎,大不了撕破脸皮,谁都别想活。

“有种,你今天就在湛家掐死我,看你能不能走出这个门儿。”

他眼底的谷欠望被愤怒所替代,他冷声笑道。

“这么想死?之前不是求生谷欠还挺强的吗?”

她自嘲道:“我倒是想活,谁给我机会?”

“你要是死了,我还怎么进行这场有趣的游戏呢。”

男人的声音通过她的耳蜗,进入她的心里,一股寒冰彻骨的冷意从里到外蔓延,来了个透心凉。

她第一次感受到绝望,想要就这么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可脑子里却不断闪过母亲跟肚子里的孩子,她又不忍心让母亲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原来,死不是最难受,或者才是最折魔人的。

她咬着牙,索性连挣扎都懒得挣扎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要你。”他又亲昵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你这个疯子!”

男人甩开她:“游戏规则改变,从今天晚上起,我说了算,你不能反抗,否则,我就要了你肚子里孩子的命!”

魏雨萌气的浑身发抖,这人简直就是个恶魔。

要是再留下这人,以后一定后患无穷,她突然咧开嘴角笑了出来,眼神里透着一股跟她不符的狠意。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咱们俩,同归于尽!”

说罢,她突然扯开嗓子吼道。

“来人哪,屋子里进贼了!”

男人没料到她居然会叫喊人,上前就咬住她的唇瓣,血腥味蔓延开来。

“真是个带刺的,有趣,我喜欢,这算是给你的礼物。”

他转身就准备朝窗外跑去,既然都已经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魏雨萌就没打算让他离开,扑上前就想拉住他的衣摆,却被男人给挣脱开。

她也跟着踉跄摔倒在地上,啪的一声,房间里的黑暗瞬间被刺眼的灯光所代替。

湛莫寒跟方勋站在门口。

“魏雨萌,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疯?”

他一双眸子里都快喷初火来。

“我……”

她现在要是跟湛莫寒说家里进贼了,他会相信自己的话吗?

温玉兰被魏雨萌这声音给扰醒了,纷纷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这是在做什么?”

“他……”

“没什么,你们回去吧。”

湛莫寒面向温玉兰,语气冷冽。

温玉兰当然不肯就这么走了:“可是我刚才好像听到说家里进贼了,要是家里进贼,可就要好好检查一下。”

“没贼,妈你听错了,快回房间休息吧。”

湛莫寒一口咬定没事,温玉兰也不好执意去追究。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就叫我。”

温玉兰走的时候,还刻意又去多看了一眼魏雨萌,她嘴怎么破皮了?

等人走了,湛莫寒吩咐方勋:“我交代你的事,先去办。”

方勋知道,湛总肯定是有事要跟魏小姐谈。

“我这就去办。”

湛莫寒滑动着轮椅回到房间,关上门,一股压抑的氛围瞬间笼罩在整个屋子,魏雨萌盯着湛莫寒吃人般的眼神,下意识的往后退。

他看出了她的恐惧,目光森然,口气硬的能够扎死人。

“刚才不是喊的挺大声吗,现在怎么怂了?”

魏雨萌不知道要怎么说,那个男人都已经跑了,她该怎么跟湛莫寒解释。

脑子灵光一现,她只能胡扯。

“我刚才做噩梦了,梦见家里进贼。”

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假意附和她:“做噩梦了?”

“是。”

“所以把嘴唇咬破了。”

“……”

魏雨萌此刻才反应过来,那个男人临走前为什么还要在自己嘴上咬一口,刚开始她以为是惹怒了他。

现下才明白,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无法跟湛莫寒交代,故意让他们两个起争执。

他眸光一凛,陡然伸手攫住她的下颌。

“魏雨萌,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逗我玩儿呢?”

魏雨萌心虚,再触及到他那双肃杀的眸子,更瘆得慌,说话都吞吞吐吐。

“真……真的,我真的梦见家里进贼了,可能是吓到了,就不小心把自己嘴唇咬破了,再说,湛家四处都有佣人走动,就算贼想进来,他也得有这个本事,你说是吧。”

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湛莫寒脸上细微的表情,生怕他再问出点自己别的什么。

可眼下的理由,便是最好的。

他一双眸子像利箭似的朝她射去:“我看你是私会男人怕我知道,才会想出这么荒谬的理由。”

“我就算是真的想私会男人,也不会在你眼皮子底下……”

“你说什么?”

魏雨萌一个劲儿摆手:“我没说什么,时间不早,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才有利于你身体恢复。”

“你是想让我恢复,好尽快离开湛家是吗?”

这人,怎么这么不好打发。

不过湛莫寒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却也找不出她撒谎的证据,算是躲过一劫。

只是下一次,怕是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警告你,少诓骗我,骗我的人,下场都很惨!”

魏雨萌被他看的毛骨悚然。

“我……我知道了。”

“今天晚上,你睡床上。”

“为什么?”

她怎么今天想起让自己睡床上了,平时,他不是最讨厌自己的吗?

许是他一眼就看出魏雨萌心里在想什么,开口撇清自己。

“我只是不想让你背着我搞出什么小动作。”

“哦。”

魏雨萌没有拒绝,她这次算是把那个神秘男人给得罪狠了,跟湛莫寒在一张床上,那个人至少不敢明目张胆。

暂时,她还算是安全。

剩下的,只能以后再来想办法。

她帮湛莫寒洗漱完毕,将自己的被子都抱上了床,她小心翼翼的占了一丁点位置,裹着被子躺下。

湛莫寒就在她身边,两个人却一言不发,气氛有些僵硬。

片刻后,魏雨萌才试探性的问了他一句。

“你今天为什么要帮我?”

为什么不当着温玉兰的面拆穿她,他不也很讨厌自己吗?

“相比起你,我更讨厌温玉兰那虚伪的一面。”

那个女人到底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虽然面子上,大家都还算过的去,可这些年只有他自己知道,明争暗斗,恨不得把对方除之而后快。

温玉兰着急过来,哪里是来关心他的,根本就是想要抓住魏雨萌的把柄,好嘲笑他一番。

现在她在湛家的势力逐渐扩大,在公司眼线也遍布各个部门,想要彻底铲除还需要一些时间。

面前这个魏雨萌其他方面不行,可工作能力突出,做事胆大心细,可以成为他在公司很好的帮手。

魏雨萌听了他的评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是该感到高兴还是失落,毕竟,她还不算是湛莫寒最讨厌的人。

夜晚的风总是格外的大,她在睡梦中下意识的裹紧了被子,还是瑟瑟发抖,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股暖意袭来,她本能的朝着热源靠近,直到身体逐渐暖和,她才又睡了过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9 16:13
下一篇 2022-07-29 16:1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