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沈逸张野小说完本在线

名字是《阴阳师》的小说是作家柿子会上树的作品,讲述主角沈逸张野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作者柿子会上树对人物刻画还是很用心,《阴阳师》这本书很好,值得期待。

阴阳师沈逸张野小说完本在线

爷爷白了我一眼:我十三岁在码头上扛包,十五岁就要养活兄弟姐妹五个人,就这么一点大米我还扛不起来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看着爷爷没事,我也就安心了,等到了村子里面,我老远就看到张野陪着奶奶站在家门口等着我们,而我则是扶着爷爷一步一步的往家里面走去,路上爷爷再三嘱咐,镇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奶奶,我明白,爷爷在奶奶,甚至我的面前,都是英雄,他要面子,也就随他了。

回到家之后,我给了那个扛米的少年一瓶水就随便将他打发了,不过在临走之前,我看到他的目光之带了一些狠戾,我知道,他肯定会四处去找人,不过也没事儿,哥就在这儿等着他,在这里,还没什么人是我怕的。

晚上,爷爷奶奶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我瞬间有一种像是在过年的感觉,看着那琳琅满目的菜色,我想奶奶可能是把地里能拔的菜色全部拔来了。

小逸啊,怎么了?吃菜吃菜啊奶奶笑着往我的碗里面夹着菜,一面说着,一边还拉扯着爷爷的袖子。

我微微一愣,而后将手的碗伸了过去,并且偷偷地看了爷爷一眼,随后小声的说道:奶奶,太多了,吃不完的。

虽然我这样说,但是奶奶还是一个劲的在给我夹菜,饭桌上面,爷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低头吃饭,其实我知道,他比谁心里都要着急我,只不过他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吃过晚饭,我和张野两个人在这村子里面逛了一下,这里和其他地方的村子并不一样,在这里远看有山,近看有河,这里的村民其实点钟之前都会坐在门口乘凉,年轻人有的住在城里面的学校,有的则是早早的就去城里打工了,所以留下来的,几乎都是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还有小孩。

我手上叼着一根烟和张野走到了河边坐了下来,张野对着那一面河伸了一个懒腰背对着我说道:其实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你看你长得不丑,又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表姐又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还能在这种环境之长大,相比来说,我更喜欢你这种生活。

恩?怎么,你爸对你不好吗?我疑惑的问道。

虽然我知道张野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但我并不知道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从来都不告诉我,不过我看他今天从进门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闷闷不乐,直到现在我们才有机会说说话。

只见他眉头一松,笑着轻叹道:我爸是警察,从我还没有出生就是了,你也知道,这种职业,二十四小时都要待命的,更何况他是刑警,我妈不甘心天天在家里面带着我,做饭,煮菜,所以一气之下就把我丢在了家里,那个时候厨房的煤气没有关,知道吗?如果不是邻居的一个叔叔发现的早,恐怕现在你也见不到我了,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家庭也就真的散了。

所以你才不想花他的钱?张野,没有一个父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事的,你的父母也一样

这些道理我怎么会不知道?哎,咱不说了,哪儿有酒吧,我们去喝一杯?张野勉强的笑道。

我白了他一眼:还是洗洗睡去吧,最近的酒吧也在嘉市,明天你回去的时候再去吧,不早了,奶奶应该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床铺。

张野无奈的点了点头,回到家后,爷爷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间,我一进房门,他的脸色就显得非常的难看,不时的还咳嗽几下,随即我马上到桌子上面倒了一杯水就给他递了过去。

咳咳咳,没事爷爷没事,小逸啊,今年,你也二十三岁了吧?爷爷一边咳嗽着,一边对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恩,再过一个月就二十三岁了,爷爷,您别说那么多话,看你样子,哮喘病又犯了吧?药在哪里?

爷爷的哮喘病伴随了他大半辈子,我一直有提醒他随身带着喷雾,但是他就是不听,喷雾用完了,也不去买,说这个要花钱,所以每一次我回来的时候总是会从嘉市里面买上几瓶交给奶奶,提醒奶奶定时要给爷爷喷上几下。

当我找到喷雾的时候,爷爷却对着我摆了摆手,缓慢的站起身子到房间内侧的一个墙面之上用小刀在墙的内侧划了一小下,我连忙走上前去扶住他,可哪知道,那一小块墙壁竟然是空心的,而且里面还有一本非常厚的册子,上面写了沈家家谱这四个大字。

因为我是学历史的,所以从这家谱的纸张还有上面的字迹就可以判断出,这肯定不是近代才流传下来的。

爷爷伸出那一双颤抖的手拿起了家谱,随后缓缓地拉着我来到了房间的圆桌旁边就坐了下来,我见他的脸色非常凝重,当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轻轻拍打着爷爷的后背,让他的气稍微顺顺。

从小到大,你就一直很淘气,每一次闯完祸回来之后你就躲在你奶奶的后面用那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那个时候的你,我是真的心疼了,可如今你也长大了,其实我想了很久,咳咳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还是让你继续做沈家的孩子,这么碌碌无为的过一生。爷爷拖着病怏怏的身子,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心头一紧,随即抓着爷爷的手紧张的说道:爷爷,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是沈家的孩子,永远都是,把这个东西拿回去,您和奶奶永远是我最亲的亲人,永远不会变得。

爷爷听我说完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有一丝惊讶,随即我微微一笑,将那一本家谱拿在了手:小时候的我,经常告诉自己,我是爷爷的孙子,以后一定要扬眉吐气,将那些看不起我们家的人踩在脚下,可是当那些村民一见到我之后就说我是杂种的时候,其实我也已经知道了什么,我不敢回来问你们,因为我怕你们伤心

小逸你难道一点都不想要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吗?难道一点都不想知道,为什么有些记忆在你脑海之可以呆上那么久的时间,有些记忆,却睡一觉起来就会忘记?

我摇了摇头:我真的不想知道,爷爷,我说过的,小时候就说过,我以后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把你们接到城里面过好日子,我没有爹妈,爷爷奶奶就是我最亲的人,爷爷,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我一定会赚很多很多的钱的。

爷爷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有些宠溺的对着我说道:小逸,这么些年,爷爷把这件事情压在心里,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不过今天终于解脱了,我也能和我那苦命的儿子还有儿媳妇见面了,噗嗤

爷爷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股炽热而又浓郁的血液猛地就喷射在了我的脸上,我呆了,我眼眶之充斥着热泪,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爷爷的身体已经倒在了那一本家谱之上,而他的手,却还是静静的抓着我。

爷爷爷爷张野张野快叫医生我马上转身打开了房门,对着外面撕心裂肺的吼着,等村里面的医生来了之后,我就和张野还有奶奶一直在门口徘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些血渍还在我的脸上,不管我用手怎么擦拭,都擦拭不去。

最后当医生走出门口的时候,他一脸僵硬的摇了摇头,我猛地就冲进了爷爷的房间,一步一步的来到了他的床铺旁边:爷爷爷爷我是沈逸啊,您醒醒您醒醒啊,我求求您了,以后我都听您的话,好不好?你别丢下我,别不要我啊

在不知不觉之,我的眼泪还有鼻涕全部都和爷爷的血液一起沾在了脸上,流进了眼睛里面,我闭着眼睛一直呆在爷爷的床榻旁边楠楠自语。

好了,沈逸,让老人安心的去吧,奶奶奶奶你怎么了奶奶?张野刚想要安慰我,只听后面砰的一声,奶奶竟然也倒在了地上,我赶紧和张野一起将奶奶抬到了我的房间之,并且请来了刚刚的医生看了一下,还好只是伤心过度导致的晕厥,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天晚上,我一直呆在爷爷的旁边,张野说什么,我都不肯让他入棺,因为我知道,一旦爷爷进了棺材里面,我就再也不能我就再也不能陪在他的身边了。

沈逸,你别这样,爷爷去了,但是奶奶还在,你要坚强,才能让奶奶安心啊,让爷爷早些安息吧?来,我来帮你

不你别过来不可能,爷爷不可能就这么走了的,一定是做梦,我一定在做梦张野,你告诉我,这是梦对不对?爷爷没有死爷爷没有死对不对?我撕心裂肺的抓着张野的衣服大声吼道。

我不相信,我怎么都不相信爷爷就这么走了,一句话都没有和奶奶说,没有给我留下渐渐地,我感觉我的身体有些乏力,眼睛也开始补了起来,砰的一下,我的身体猛地就躺在地上,之后的一切,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我不知道醒来之后,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还会继续。

小逸小逸你该醒醒了,太阳都晒**了。传入我耳边的,是爷爷那慈祥而又充满了笑意的声音。

我不敢相信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也没有一个人,渐渐地,一个人的轮廓在我的旁边缓缓地坐下,我揉了揉眼睛,那个轮廓越来越明显了,他就坐在那边笑着,伸出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而他脸上的泪水,也瞬间落了下来。

此时的我,脸上早已泪水满面,我哽咽的对着那个轮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爷爷,是你吗?爷爷,您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求求您了,我折寿,我愿意折寿,不管是十年,二十年,哪怕是我替你去也好,求求您了,您别走。

爷爷的脸庞在我的面前渐渐地清晰了起来,我看的见了,我看得见他的泪水,看得见他那脸上的老人斑,更看得见,他身后那一对正在对着我微笑的小夫妻。

孩子,爷爷老了,就算现在不走,以后也会走,爷爷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你的事情,你表姐早就打电话给我说了,你想要赚钱交学费,不让我们两个等死的人操心,爷爷都知道。他双手想要抚摸我的脸颊,可是却怎么都触摸不到,我知道,爷爷已经变成了魂魄,他再也不可能陪在我的身边了。

我的眼泪犹如洪水一般从我的眼流出:爷爷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带走我爷爷,你们带走我吧,带走我,我不是你们的孩子,我可以替代我爷爷去的,真的可以,你们带走我吧。

那一对夫妻摇了摇头,随后那个男人轻轻地走到了我的身边,笑着对我说道:谢谢你在这二十三年里面带给我父亲的欢笑,不管你是不是沈家的孩子,我的父亲永远都是你的爷爷,这是不争的事实,如今我的父亲时辰已到,就算我们不来,那些牛头马面也会来

我听他说完这句话,随手就抡起了一个板凳就打开了房门:我今天倒要看看,谁能带走我爷爷

小逸,人要走,谁都留不住,我该走了,在我走之前,答应我一件事好吗?爷爷的声音在我身后在此响起。

我全身颤抖着,不敢回头,我生怕一回头就看到爷爷那一张脸,我不怕他是魂魄,我只怕,在看了这一眼以后,我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表姐说,你在她的殡仪馆里面搬运尸体,那你就了结爷爷最后一个心愿吧,爷爷希望,是由你亲手帮我下葬,就把我葬在村后的那一座山上吧,和我的儿子儿媳葬在一起,那一本家谱,就留给你了,小逸,不要再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以后的路,好好地走,爷爷相信,你能够成为爷爷心的英雄。

他说完这句话,我猛地回头,空荡荡的一片,没有任何的身影,桌子之上还放着那一本沾染了血渍的家谱。

————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6:28
下一篇 2022-07-09 16: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