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医仙

《龙王医仙》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龙王医仙》作者为妖枫逐月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夏天夏羽沫,讲述了:…

很喜欢《龙王医仙》这部小说,夏天夏羽沫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

龙王医仙

第11章

吧嗒!

夏天回身抓住颜舒悦的秀拳,猛的一甩,将颜舒悦丢出四五米。

“啊~~夏天你这个**。”

颜舒悦摔了个七荤八素,咬着牙便又要冲上来。

“你再胡搅蛮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感受着夏天身上的冷意颜舒悦打了个寒颤,心中涌出无穷的委屈。

自己堂堂颜家大小姐,有多少人想着求着和自己认识自己都不假辞色,可自己不过是想和这个家伙认识一下,他就这么凶自己。

颜舒悦越想越委屈,眸中有水雾浮现:“夏天你这个大**,总有你求我的一天,总有这么一天。”

看到颜舒悦哭着跑开,夏婷婷忍不住道:“哥,这位颜姐姐没什么恶意,你干嘛这么对她?说不定她对你有意思呢!”

“我对她没意思。”

夏婷婷捂着额头:“天啊哥,没想到你还是个钢铁直男?”

“钢铁直男?”

夏天有些不解:“男子如钢似铁,那不是很正常的是吗?”

年少时一心学习,长大后一心搞事业,后来又道了部队,夏天对直男之类的词汇还真不怎么了解。

“哥,你呀你…”

夏婷婷笑的花枝乱:“哥,我真是服了你了,咯咯咯!”

“谁是家属?病人已经醒了,状态也稳定下来了。

这时,一名白大褂的中年医生从病房中走了出来。

“陈叔醒了,哥,陈叔醒了,我们赶快去看看他。”

七年前家里遭逢巨变,原本疼爱自己的哥哥姐姐,爷爷阿姨都对自己变了个态度,只有陈叔始终如一的护着自己,照顾自己。他那条瘸腿还是当年为了保护自己被夏言打断的。

陈安虽然是仆人,但这么多年的陪伴下,在她心里陈安的角色跟父亲没什么两样。

夏天点了点头,对于陈安他也是心怀感激。

“少、少爷!”

躺在床上的陈安看到两人走近病房,尤其是看到夏天,激动的想要坐起来。

夏婷婷连忙道:“陈叔,你别动,你现在要好好养伤。”

“陈叔,你别动,好好休息。”

听到夏天的话陈安激动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陈安原本只是夏家一个普通的家仆,他出身穷苦,所以在看到夏天成长的过程中愿意放弃天价利润,为穷苦人找想时他便对夏天无比尊敬,无比佩服。如今他佩服的人竟管他叫叔,他如何能不激动?

“咳咳,多谢少爷,多谢少爷。我就知道少爷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少爷您这次回来,一定能带领夏家重新走向辉煌。”

...

青海,夏家。

自从夏天失踪后夏家这些年来逐渐没落,夏羽沫嫁给周玉鹏是夏家翻身的大好机会,可失踪了七年的夏天却忽然出现,破坏了婚礼,打伤了周玉鹏,这让整个夏家都为之震动,鸡飞狗跳。

“爸,你可不能轻饶了这小畜生。我夏家本来可以靠这次联姻再次崛起,重新成为青海的顶级家族,可这一切都被这个小畜生毁了。”

夏东海满脸愤怒的咆哮着,在婚礼现场让夏天那样数落,这让他恨极了夏天。

夏言也是添油加醋的道:“爷爷,我爸这还是念在血脉亲情的份儿上往好听了说,你是不知道夏天那个家伙之前有多嚣张。在他看来我夏家都是仰仗他活着的,如果不是他我夏家就要去要饭,去住狗窝。”

“可如果不是爷爷你当初创立夏家,让夏家有着几十年的深厚积淀,夏天当年怎么可能成功?这种欺师灭祖,不忠不孝的混账就不配当我夏家的子孙。依我看,我们应该赶快把夏天那个混账玩意儿绑了送去周家请罪,说不定还能挽回。”

夏东海的女儿夏诗琪也是连忙道:“爷爷,这夏天本来就是个祸害。当年我夏家可是青海第一豪门,都是因为他太过狂妄,得罪了人,才让我们夏家的生意地位一落千丈。眼下小姑要嫁给周少,我们夏家好不容易又要崛起了,他又出来坏事,我们绝不能轻易饶了他。”

夏羽沫看着自己的兄长,侄儿编排辱骂,恨不得将夏天千刀万剐的姿态不由一阵心寒,更是无比的愤怒:“做人要讲良心,当年我们夏家虽然不穷,但也就数百万的家底,是小天带我们成为青海豪门,现在虽然没落但还有着两三个亿的资产,小天在你们眼里怎么就成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夏东海冷冷的道:“夏羽沫你闭嘴,你今天当场逃婚,把夏家的脸面都丢尽了,把周家也得罪死了。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有脸说话?”

夏羽沫气的胀红了脸:“大哥你…难道要让我嫁给杀了二哥二嫂的凶手吗?”

“哼,当年发生的事谁知道?夏天说的也只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

夏东海冷声道:“更何况,就算夏天说的是真的,可他爹妈死都死了。难道我们还要因为两个死人把夏家搭进去不成?”

夏羽沫难以置信的看着夏东海:“夏东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被害的人是你的亲弟弟!”

“哼,亲弟弟也不能把我们一家往死路上推。”

“你…”

“好了,够了。”

一直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夏老爷子略显烦躁的摆了摆手:“这件事不用争了,我自有计较。诗琪,你拿一千万,送给夏天。我夏家,不欠人的。”

“东海,当众悔婚这件事的确是我夏家做的不对,你代我跑一趟,去向周家道个歉。最好,能约个饭局。”

夏东海闻言兴奋的道:“是爸,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好。”

“爷爷,我知道怎么做了。”

夏诗琪也是满脸兴奋。

夏羽沫满脸难以置信的道:“爸,你…”

“好了,我乏了。老张,扶我去休息。”

...

病房中,夏天正准备和陈安聊上几句,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一名留着**浪,容颜秀丽,满脸高傲的女子闯走了进来。

“诗琪妹子,是你啊。”

过去了整整七年,夏诗琪这种鼻孔朝天的姿态还是让夏天一眼认了出来。

“停,别叫的那么亲热,谁是你妹子?”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31 17:39
下一篇 2022-07-31 17:4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