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画家妈咪很大牌「精彩小说」苏雨沫厉行琛大结局阅读

主角叫苏雨沫厉行琛的小说叫做《萌宝来袭画家妈咪很大牌》,它的作者是云朵儿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萌宝来袭画家妈咪很大牌》的作者是云朵儿,这里给您带来苏雨沫厉行琛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

萌宝来袭画家妈咪很大牌「精彩小说」苏雨沫厉行琛大结局阅读

五年后。

接下来要为大家展示的,是今天的压轴,著名画家Jessica小姐的新作《繁星》,而我们也很荣幸地请到了Jessica小姐本人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为大家解读这幅作品。

这是H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慈善拍卖会,坐在拍卖嘉宾席上的都是各国的上流人士。

身穿华服的男男女女,在听到Jessica这个名字的瞬间,不由得眼前一亮。

作为现在最年轻最出色的画家,Jessica的画作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谁要是能拥有她的一幅画,就是绝对的财力和品味的象征。

尤其是在她连续三年获得了素有美术界诺贝尔奖之称的勃斯奖后,更是已经到了一画难求的地步。

能够放在今天这种场合的绝对不会是一般的拍卖品,很显然,谁要是能买下Jessica的这幅画,将会成为当之无愧的赢家。

更何况,Jessica本人向来低调,外界只知道她是个女人,连她的长相年龄都一无所知。

而今天在这里,竟然可以见到她本人,即使没能拥有这幅《繁星》,他们也算不虚此行了!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都染上了一抹期待的热切,万众瞩目之下,穿着浅色长裙的女人长发高挽,笑容恬淡,缓缓从幕后走到了台上:

非常感谢各位的厚爱,我是Jessica,真名苏雨沫。

女人的嗓音清澈悦耳,光是听着就让人心旷神怡,台下的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震惊。

外界早就有猜测,绘画水平如此之高的Jessica,很可能是个功底深厚的老太太。

可是现在看到真人了他们才知道,Jessica原来不仅很年轻,还是个大美女!

在场的几个单身的商界精英目光热切,紧紧地盯着台上。

而在整个大厅最高处的MVP贵宾室里,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红酒杯,目光凛冽。

五年,近两千个日与夜,他终于找到她了!

为了使画面富有童趣,我没有使用颜料或者油彩,而是采用了孩子们平时使用的蜡笔,在线条构造方面

台上的女人娓娓道来,即使穿着很简单,却依旧散发着让人仰望的光芒,厉行琛看着意气风发的苏雨沫,眼中闪过一抹痛楚。

她这么朝气蓬勃笑容灿烂的样子,自己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在结婚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这样笑过。

其实结婚以后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是苏雨沫含着泪水的眼眸却在他心底烙下了最深的伤口。

正因为如此,这一刻女人明媚的笑脸落在厉行琛眼中,显得格外刺眼。

在自己身边难道真的就让她那么痛苦,痛苦到从来不笑,痛苦到在五年前的那个深夜偷偷逃走?!

对于厉行琛的心情,苏雨沫一无所知,她甚至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再次和他有什么交集,而是落落大方地继续说道:

这幅《繁星》是我在陪我的孩子玩游戏时突发的灵感,每个孩子的心灵,都是一片纯净的星空没买过,而本次慈善拍卖也是为了给世界各地的贫困儿童捐款,真是一个美丽的巧合。

她有孩子了?!

现场掀起一阵不小的哗然,却又很快归于平静,几个蠢蠢欲动的年轻男人面露失望,却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

而在MVP室里,厉行琛手里的酒杯砰然坠地,碎成了一片狼藉。

苏雨沫有孩子了,这孩子是谁的,她难道再婚了,再婚的对象是谁,难不成是林子谦?!

一连串的问题喷涌而出,厉行琛惊怒交加,眼神阴沉的可怕,本来就凛冽的气场更是染上了嗜血的意味,看得身旁的贴身助理冯巍冷汗频频。

也只有他才知道,五年前夫人逃跑后,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厉行琛几乎把整个别墅都掀翻了。

他踩着一地的古董碎片,胆战心惊地想把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些痕迹给厉行琛看,却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一幕。

冷清的房间里一片凌乱,唯一完好无损的是夫人的一张照片,那时的厉行琛脸色灰拜,紧紧地抱着相框不放,满是血丝的眼中闪烁着泪光。

厉行琛,他竟然也会为一个女人流泪,而现在这个女人连孩子都有了,接下来厉行琛会做出什么事情,他根本不敢想象!

看着这幅画,阳阳可爱的笑脸就像在眼前是的,让苏雨沫心里满是柔软,她柔软的食指轻轻拂过画卷,继续说道:

为了表示我的一点心意,今天无论是哪一位拍下了这幅画,我都会亲自上门,为这位先生或是小姐绘制一幅肖像。

能让苏雨沫亲手绘制肖像是什么概念,傻子都知道!

刚才因为她已经结婚生子带来的冲击荡然无存,现场很快陷入了新一轮的火热,人们紧紧握着手里的报价牌,等待着拍卖官的开口:

苏雨沫小姐的画作《繁星》,起价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

四百万!

六百万!

八百万!

场内很快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人们争相恐后地竞拍着,这幅画的价格很快就翻了几倍,直逼两千万。

五千万!

一道略带懒散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场内所有的目光,就连苏雨沫也不由得看向了说话的人。

许辰熙,许氏集团最受宠爱的小少爷,也是国内最当红的一线小生,人尽皆知的花花公子,又风流又自恋。

无论如何,五千万买下一幅画确实有些夸张了,但如果对象是向来有些恣意任性的许辰熙,倒也不算奇怪。

许先生出价五千万,还有哪位愿意继续竞标么?

按照规定,如果三十秒之内没有人回应,那么拍卖就算结束了。

大多数的人都肉疼地闭上了嘴,只有五六个苏雨沫的忠实粉丝在尝试着加价:

五千零三十万。

我再加十万。

五千零六十万!

六千万!

这个价格,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看着场内逐渐白热化的气氛,苏雨沫这个画家也有些坐不住了。

就在她想要开口阻止竞拍的时候,场内却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高台处的MVP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降了下来,男人穿着昂贵的阿玛尼手工定制西服,气势冷冽肃杀,一开口,就带着她最熟悉的那种淡漠语气:

两亿。

厉行琛,是厉行琛!

嘉宾席上坐着的人纷纷站了起来,摆出了迎接的姿态,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攀谈,只是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毕竟谁都知道,这位一手将厉氏集团打造为商业帝国的亚洲首富,脾气冷漠得近乎古怪。

就连厉老爷子都对这个儿子没办法,更何况他们这些外人?

现场的气氛变得凝重极了,可此时的苏雨沫,却已经没有了任何感知力。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20:03
下一篇 2022-07-09 20:0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