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君子窈窕》主角韩庚希澈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君子窈窕》小说,讲述了《韩庚希澈》的故事,希望本书能缓解大家的烦恼,保持好心情讲述了:多年之后,我还是我,你还是你,我们依旧爱如初诚…

君子窈窕大结局在线阅读(主角韩庚希澈)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推荐】《君子窈窕》主角韩庚希澈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京城韩府,乃王室官邸,远功名,隐于朝野。韩石有三子,其幼子弱,上下而忧。不得治。偶遇一游走道士,此法言冲而喜之。命犯桃花,择男子而侍之……

三月的桃花开得很淡,淡得让人心醉。韩庚站在庭院的桃树下,静静地嗅着花香。记忆中都是那刺鼻的草药味。这抹清淡仿佛已是很远以前的事物了。此时竟有些小小的留恋,久久的不愿离去。

“哐啷。”一个突兀的声响打断了韩庚的思考,转过身,不远的拐角处,多了一抹鲜艳。“你是谁?”韩庚问眼前不知所措的孩童。那个鲜亮的——身着紫衣的男孩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吓了一跳,眼神中是不可掩饰的慌恐。他死死地拽着衣服的下摆,头低得很深,不知是望着脚面还是望着那个被他不小心打碎的盆景。

韩庚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见他恐慌成这样,心中却有几分不忍。微曲身,与男孩相平。“没关系,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回在我家的花园里呢?”声音不再生硬,他不忍心吓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那小男孩抬起头,一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看得韩庚痴迷了一瞬,没有听到回答,他只是委屈地摇了摇头。

“庚儿……”是韩老爷的声音。韩庚闻声望去,同时应了一声……“庚儿。”韩老爷拍拍韩庚的肩膀,眼睛笑眯眯的“这是丝绸庄金老板的小儿子,从今天起就和你一块儿了,陪着你玩……”韩庚惊讶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小人儿,一脸不可置信,谈不上喜悦或是忧伤,只是无意间连他自己也为发现,那寂寞的瞳仁中闪现了惊奇……

……这一年,韩庚十三岁,希澈八岁……

相遇不必有惊天动地,平静的生活中,总会有人不经意的闯入,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三月的风带着丝丝入扣的香气,吹散了混沌的梦,迎来了一年又一年的故事,故事中有他,亦有他……

“澈儿……”韩庚坐在书房读书,心中纳闷,一个早上都没见过这小家伙了,要是平时,早就跑过来缠着他不放了。韩庚一想到澈儿总是会不经意地发笑。这孩子像他的开心果儿似的。关于希澈,韩庚从府内上下打听来了几乎全部的消息,他知道希澈的到来是为了给他冲喜时,心不禁重重一顿,希澈还是这么小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这对他公平吗?府上的人上至韩老爷韩夫人,下至丫鬟差奴都不把希澈当成亲人看,甚至认为他身份卑贱,冠上了“三公子的小男宠”的称谓。这对他有公平吗?韩庚不知道,尽管他比同龄人睿智得多,他还是不止到,佣人们太过于势力,没有人会真正爱这个可怜的小家伙。那么,就让本应尽这份责任的韩庚开全心全意地爱他好了。

“庚哥哥……”甜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小的身影跳到了韩庚面前,韩庚亲溺地理顺着他额前的碎发。“又跑哪野去了?弄得脏兮兮的。”语气中没有责备,关爱倍至。希澈窝在韩庚坏里“庚哥哥,澈儿刚刚在捉蜻蜓呢,都捉住了。可是澈儿看它很可怜就有放回去了。”希澈嘟着小嘴,圆圆的小脸纠成了一团。韩庚忍不住觉着好笑。“希澈真乖。”惹得坏里的小人儿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从希澈来韩府的第一天起,韩庚就和他同床而卧了。韩庚宠着希澈,千方百计地哄他睡觉,长发松散地垂在腰际,滑嫩嫩的皮肤出奇的白净,小小的红肚兜给精致的脸涂上了红晕。韩庚搂着怀里的人儿,不知道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爹……爹爹……”细碎的梦呓,伴着小声的啜泣。韩庚轻拍着,心却沉重得厉害。几乎每晚都是这样。希澈总会梦见自己的爹爹,然后在梦里哭泣,有时哭着哭着就会哭醒。小小的他哪里会承受得了这般的苦楚,而这始作俑者,又怎能安然入眠,韩庚觉得自己很没用,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只能越来越宠爱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他。他是最了解希澈的人,知道他全部的伤,纵使第二天还会变成小机灵鬼,那悲悲戚戚,断断续续的哽咽,还是留在韩庚心中,挥之不去。

说来也怪,自从希澈来了韩府,韩庚的身体果真日渐好转,不到一年就不需要捧着药罐子过活了。韩老爷韩夫人在这一点上甚是欣慰,韩庚自己倒不在意,每天除了读书练武,就是陪希澈。韩老爷韩夫人看在眼里心里却犯愁。原来韩庚身子弱,有命犯桃花,才不得以用男孩子来冲喜的,可现在,韩庚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总不能真的让他一辈子不娶亲,年龄小时和希澈亲爱也就罢了,长大了若真迷上了个男孩子,也有如何是好。韩老爷韩夫人从未真的想过让希澈做庚的男宠,韩家的门风也是绝不允许这样做的。

“爹,您找我……”韩庚立于书房,心中莫名的忐忑。

“庚儿,最近身体怎么样?”韩庚松了口气“庚儿身体很好,武师说庚儿上战场杀敌都没问题了。”韩庚故意说得夸张了些。韩石笑而不语,片刻“希澈,还是那么顽皮?”韩庚一想到希澈,总是喜上眉梢。“这小东西顽劣得很,到处闯祸,自己也是小伤不断,不是摔跤就是崴了脚。昨天又被小猫吓到了……”韩庚兴致勃勃地说着不经意抬头却见韩石脸上也阴云密布,只得悻悻收口“这小家伙他顽劣了,像个野孩子,到处闯祸,没有教养,幸亏不是我们韩家的子孙……”韩庚一听,心中立即恍悟。今天的谈话原来意味在此,想着想着便气不打一处来,心里为希澈抱不平,没有教养,还不是因为来了韩府,若在金家,希澈也是和他一样养尊处优的小公子,最没有资格说他没有教养的恐怕是负了他的韩家人吧!“爹……这样说冤枉澈儿了,他还小,有很多事还要教,你放心,庚儿会好好帮他的,让他有资格……成为韩家人……”韩石瞥了一眼韩庚,他知道他这个儿子很聪明,有些话多说无益,他也没打算现在就打发希澈走人,今天算是个警告吧!至少让韩艮有个底。

韩庚闷闷地坐在凉亭的石椅上,手攥成了拳头,他知道了爹的意思,希澈没有了利用价值,就要踢出去,这就是大家敬仰的不求荣华的慕亲王韩石的一贯作风,真是他可笑了,所有的人都是棋子,都为实现他的利益而生吗?这未免也太自私了吧!而他韩庚呢?从书房的那一刻起,心底涌出的念头就是不要让澈儿离开,不要让他离开自己,可他那时有考虑过希澈吗?这不是自私是什么?与韩石有何两样?

“庚哥哥,庚哥哥,快看。”希澈一路小跑,在上台阶是摔了一跤,不过疼痛迅速爬起来继续向韩庚奔来。韩庚在气头上,和韩石生气也和自己生气,却也不由得迁怒到了希澈身上。“看……我做了什么……”希澈笑着,灿烂得像个小太阳。“做了这个……哈哈,一个花环,是不是很漂亮?”希澈把花环递给韩庚,却迟迟没有得到夸奖,心中不由一凉,小脸也冷了下来。韩庚正怒气冲天地瞪着他,希澈吓了一跳,记忆中,韩庚从未这样过,总是宠着他,护着他,朝他笑的。“金希澈,你整天除了贪玩、闯祸、撒野,还会做什么?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吗?想一直让人把你当成下贱的男宠吗?你有没有心?你都十岁了,知不知道,我十岁时唐诗不知道已经背了多少遍了……你会什么?你还会什么?……”韩庚失态地冲着希澈大吼了一通,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心里很恐惧,希澈呆楞了半天,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庚哥哥……哥哥……别凶我……别凶我……澈儿知道错了……别凶我……澈儿怕……”希澈断断续续地哭诉着。韩庚一惊,天啊!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希澈是除了在梦里从来都不哭的,就算摔了跤,膝盖流血了也不哭,现在……竟然被韩庚弄哭了。韩庚搂过希澈,用手擦试了他满脸的泪水“对……对不起,澈儿。是庚哥哥的错,庚哥哥不好,不应该凶澈儿的。澈儿已经很乖了……”希澈哭得更厉害了,梨花带雨的小恋看上去让人心抽搐着疼。“澈儿不怪哥哥,澈儿只知道玩,可是……澈儿也想读书,没有人……没有人教澈儿……”韩庚的鼻子一酸,竟湿了眼眶。他对不起希澈,他又有什么资格骂他呢。“希澈不哭了……”韩庚的声音哽咽着。希澈挥着小手胡乱地擦了擦韩庚的眼睛。“庚哥哥也不哭了……”韩庚把希澈紧紧地拥在怀里。“澈儿,从今天起,耿哥哥教你念书,好不好?”希澈趴在韩庚肩头,点了点头。“庚哥哥,澈儿害怕,怕……连庚哥哥都不喜欢澈儿了,就再也没人爱澈儿了……”希澈的声音很小,似乎只说给自己听,可是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刻在韩庚心上一样,疼得让他窒息。“不……不会的。庚哥哥永远都爱澈儿,等澈儿长大了,就嫁给庚哥哥……让我爱你一辈子,好不好……”希澈费劲地环着韩庚的脖子,使劲儿地点头“澈而会乖乖的,不再惹庚哥哥生气……澈儿很苯但是我会很努力……澈儿,想嫁给庚哥哥……”软软的声音里是发自内心的承诺。那一刻,所有的话都是认真的,属于十岁和十五岁的誓言,再次喷涌而出的泪水,更紧的拥抱,一切都在诉说着那懵懂的爱意,苍天知道,他们——是相爱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01 17:02
下一篇 2022-08-01 17:0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