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婚全本小说夜半惊婚免费章节阅读

《夜半惊婚》是作者一只锦鲤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一起来看下吧:…

《夜半惊婚》是一只锦鲤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夜半惊婚全本小说夜半惊婚免费章节阅读

随后老头又问我,这些天里,有没做过什么奇怪的梦,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我没敢说村子里的事,就把昨晚做的梦说了出来,哪知,老头听完脸色瞬间大变,颤抖着唇说:“那……那就是了,与鬼物定阴亲超过七日便会被带入阴间,看你这样起码是第四天了,姑娘你自求多福吧……”

老头的话越说越吓人,就连闺蜜都被吓的一愣一愣,连忙上前拽住老头,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化解?

老头低下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全都咽了回去,闺蜜在一旁急的直跺脚,接着又道:“大师,你给我们小叶看了八字,也算沾了因果,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学道之人最讲究因果,被闺蜜这么一说,老头就是想拒绝都没了法子,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老头我寿也折了就给你们指条明路吧,你与他定了阴亲,他有七日在阳间的机会,已经过了三日,还有四日,这四日只要你能躲开他,不与他接近,四日后找不到你人,他也无法留在阳间。”

“大师,那我有什么躲避的办法吗?”

我连忙问道,老头点点头说办法是有,但不是不太容易,在郊区有个太平岭公墓,那里的阴气重,埋下的人年岁也久,缠着我的鬼物就算知道我躲在那里,也应该不敢跟去,可以试试。

“你让我们躲公墓去?你真不是在逗我们?”

闺蜜楚楚被老头这话惊的瞪大了眼,老头接着解释道:“活人住阳宅,阴人睡阴宅,缠着你的鬼物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闯别人家去吧?”

老头这话说的有道理,可鬼物不敢闯别人的阴宅,我和楚楚是活人,半夜跑公墓去,不出事才怪啊!

老头让我别急,给了我和楚楚一张黑不溜秋的符纸,让我俩晚上子时之前进公墓,贴上千万别掉下来,早上六点准时离开,早上一秒或晚上一秒都不行。

我和楚楚连忙对着老头道谢,离去前想给老头塞钱老头是怎么都不敢接,只想我和楚楚赶紧离开他这儿,别在找他“麻烦”了。

入了夜,我和楚楚买了些纸钱和香烛放进背包里,在进入公墓前,跪在外面将香烛点好,纸钱烧完,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才敢起身。

可起身后,我和楚楚站在原地,望着前方那座满是墓碑的坟山,是怎么也不敢迈出那一步,两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了许久,正打算进去,楚楚却拉了我一把,问:“小叶,你有没觉得有点奇怪?”

“墓碑上这一排排照片被月光照的就像活过来似的盯着我俩看,能不奇怪吗?”

我忍着害怕瞪了楚楚一眼,可她却摇着头小声的说:“不是……我们这纸钱也烧了好久,怎么还在这里飘?”

她不这么说我还没注意,连忙歪了歪脑袋看去,发现我俩之前烧的之前就像有什么人来收似的,不断原地打着转,缓缓的朝着公墓飞去。

这一幕,把我俩吓的腿都软了,可别没被缠着我的鬼物弄死,就先被这一公墓的鬼给吓死。

最后我俩还是鼓起勇气,一边将老头给的黑符贴在脑袋上,一边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多有得罪,多有得罪请见谅,便朝着里面走去。

走着走着,我俩刚踏上公墓的石阶不久,便听见了后面响起一阵脚步声,吓的我头皮瞬间麻了,猛地回头想问楚楚干嘛跺脚,却见一个穿着黑紫色衣服的老人站在我俩身后,那苍白的脸,直勾勾的盯着我俩,问:“你们是干嘛的?”

我刚想回答,楚楚就那胳膊狠狠的顶了我一下,尴尬的说我俩前些日子刚死,是新来的。

她的话音刚落,把这老人吓了一跳,愣了几秒后,大叫一声,猛地就朝着门卫亭子跑去。

楚楚见后,呆了呆,回过头问我:“我……我刚刚的话说的有错吗?”

“没错,只是那老人家好像是活人……”

我尴尬的回道,随后忍着害怕继续和楚楚朝着上面走去。

现在的天已经很冷了,坟山的最顶上有间小房子,该是给人暂时存放骨灰盒的地方,我和闺蜜刚踏上去,正打算进去躲躲,却在开门的刹那,肩膀上一沉,我轻轻低下眼,却是见到一只发白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吓的我连忙回头,在看见个穿大红衣服的老太太时,顿时松了口气。

穿红衣服的,这么喜庆,应该是活人了吧?

我刚回过头,老太太就把手松了开来,笑嘻嘻的问我:“你们是新来的吗?”

老太太估计和刚刚那个老人家一样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楚楚便打了个幌子,说是有亲戚的骨灰在这儿,过来看看的。

老太太听后吃惊不已,上下打量了我俩好一会儿,笑嘻嘻的接着又问我俩头上的是什么东西?

楚楚是个缺心眼,说这是从一个大师那求的,怕我们晚上来公墓不安全。

话音刚落,老太太怪异的笑了两声后,便站到了边儿上,我和楚楚急忙将这屋子的门拉开,刚踏进去打算避避风,却在里面的一个小格子里,见到了刚才那老太太的照片……

只是瞬间,我俩的脸色聚变,望着门外站着死死盯着我俩的小老太太,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后跟直冲头顶……

“小叶,这可怎么办啊?”

楚楚小声的发着抖问我。

你问我?

我他妈怎么知道啊?

外面的风,却在这时,刮了进来,还有那越刮越大的趋势,我和楚楚脑门上挂着的黑符被风吹的都快裂开了。

站在门口的小老太太,更在这时,朝着屋内走了进来,只是瞬间,我和楚楚的腿都软了,在她靠近我俩的刹那,我俩像吃了火箭筒似得,猛地就窜出了这里,朝着坟山下面奔去。

可越跑,我越觉得有点儿不对,怎么感觉这坟山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一抬眼,我才发现,脑门上的黑符已经被大风吹裂了一半,要不是我的手死死摁住,估计就彻底废了。

眼瞧着公墓的大门近在咫尺,楚楚却被石头绊倒,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我连忙停下,正想拉她,却见到坟山上出现越来越多人影,全朝着山下跑,吓的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地就背起楚楚冲了出去。

接连跑了好久,眼瞧着已经逃到了外面的公路,确定公墓里的那些“人”出不来,我这才瘫软在地,头上的黑符早已不见踪影,楚楚更被吓的呆在原地,久久没缓过神来。

休息了许久,我正想起身,余光却在这时忽然一闪,下意识的抬起了眼,发现马路对面的路灯下,站了名男子,安静的望着我。

当我看清他的脸时,只感觉呼吸都慢了半拍。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

夜色下,四周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成为了他的点缀,那张犹如精心雕刻般的俊脸,正安静的凝望着我,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轻挑的薄唇,就像迷一般,带着让人不可小觑的气场,却又有几丝不染凡尘的气息。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仿佛世界所有的词汇在他面前,都无法形容。

全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我与他的对视。

楚楚却在这时,狠狠的拍了我一把,问我看什么看的那么入迷,我顿时收回目光,回头问她:“你没看见路灯下站了个男的吗?”

她揉揉眼睛,仔细的望了过去,摇头道:“没有啊,小叶这种时候你还犯花痴?”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05 18:34
下一篇 2022-08-05 18: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