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

《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的主角是唐平魏忠贤,小说《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的作者冯妙指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作者冯妙指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

第6章

来人正是客印月。

天启乳母。

如今被封为奉圣夫人,与魏忠贤成为对食夫妻。

她知道魏忠贤要管朝堂上的事情,后宫必然顾及不到。

刚办完天启的丧事就赶了回来。

正好赶上了。

没想到皇后张氏、信王又出幺蛾子了!

这么一大批人,其中大部分还是九千岁的反对者。

这是探病呢,还是逼宫呢?

九千岁的敌人,就是她的敌人!

她不容许有人挑战他们的地位。

“哟,皇后、信王,你们怎么来了?”

“乾清宫好久都没这么热闹了。”

“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好消息了?”

客印月扭动着腰肢,四十的她半老徐娘,风韵不减当年。

就是这样一个快四十的女人。

但说出来的话,字字诛心!

天启驾崩,她很伤心,毕竟从小喝着她乳水长大。

但宫里头的事情太多了,比如唐平假皇帝的身份。

此事,事关他们的身家性命。

假如真让信王登基了,那才是革他们的命!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为了荣华富贵、身家性命,即便豁出去了也要保护唐平。

见到客印月回来之后,魏忠贤非常高兴。

后宫总算有女主人了。

他这段时间疲于奔命,又苍老了不少。

客印月同样如此。

不过幸好,他们手中捏着唐平这个傀儡皇帝。

客印月递给魏忠贤一个眼神。

魏忠贤知道客印月依旧泼辣无比,定会好好掌管后宫。

“皇爷啊,您怎么啦?”

客印月见到唐平之后就开始哭泣。

这可把当场所有人都给整懵了。

客印月毫无征兆就靠了过来,唐平有些不知所措。

接着,唐平听见客印月跟他说起悄悄话。

唐平一听,就懂了。

客印月来到魏忠贤身边。

就在此刻,唐平立马激动地颤抖起身子,挣扎起身。

小钟子立马过去扶住唐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上前抹着。

“皇爷,您这是怎么了?”

唐平忽然咆哮起来:“朕…..现在还有一口气在,你们莫不是……盼朕死么?现在都给朕……滚出去!”

说完猛烈咳嗽起来。

张嫣见此后,敢怒不敢言。

天启从来没有在其他人面前怒斥过自己。

这还是头一遭。

可能,是皇帝病情加重了。

扰到他清净了罢?

但她是皇后。

要顾全大局!

“陛下,您现在身体欠佳,国本要紧,储君未立,不如早立信王!”

说完张嫣跪了下来。

张嫣一跪,后面的大臣也跟着跪了下来。

一阵山呼!

“陛下,国本要紧,储君未立,请立信王!”

朱由检看在眼中,也跪了下来,身体故作颤抖。

如果说张嫣是主犯,那么他就是从犯了。

不过他的颤抖,还有因为皇兄突然动怒的成分在。

毕竟事关江山社稷!

唐平听了冷笑起来。

这是逼宫么,不过我可不是天启!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为了活命,我可不会让出皇位!

唐平立马大吼道:“朕想静静!忠贤和夫人留下!其他人都给朕出去!”

静静是谁?魏忠贤一脸懵逼。

不过,此事已不在他思考范围内。

魏忠贤立即下了逐客令:“陛下旨意,诸位还是先出去,省得再惹陛下生气。”

“陛下!”张嫣提高了声线。

“陛下!”那些大臣也叫了起来。

“皇兄!”

唐平想起以前陪前女友看宫斗剧的日子,立马道:“后宫不得干政,皇后回去闭门思过!”

“陛下,既然后宫不能干政,那宦官也不能干政啊,这是太祖爷定下的规矩!”

唐平道:“这是圣旨,你们快出去!”

“陛下,臣妾可是一番好意,是为了大明着想啊!”

唐平觉得张嫣再不走,魏忠贤就要出黑手了,他可不想害死张嫣。

“张氏听旨,朕命你罚抄女戒一百遍,闭门思过!直到抄写完成为止!”

魏忠贤见势,立马虚扶:“皇后还是起身吧!”

“陛下,臣妾现在就去给你找神医。”

张嫣第六感,觉得天启有些怪怪的,但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等她踏步而出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唐平。

拜拜了您。

唐平在心里挥了挥手。

“皇嫂,你在深宫不方便,此事就交给臣弟吧。”信王朱由检站了出来。

张嫣觉得朱由检说得对,欣慰地对朱由检点点头。

“此事,有劳皇叔了。”

等张皇后和信王等人出去之后。

唐平长叹一口气。

刚才面对这么多人,装的久了,恐怕原形毕露。

只是接下来,恐怕要面临狂风暴雨了。

吓死我了,刚才差点露馅,还好吃了一包榴莲,这才蒙混过关。

魏忠贤有些好气且好笑地看着唐平,但手中的锦帕一直捂着鼻子。

边上的客印月也蒙着鼻子,对这种独特的气味适应不了。

客印月不知道唐平吃了榴莲,“刚才你吃了什么,臭豆腐么?”

“不是,是榴莲。”

“什么榴莲?”

“暹罗那边来的水果。”

“哦,原来如此。”

老阉狗,榴莲你要吃么,不怕臭死吧,这东西可是稀罕货。

当然要吃,魏忠贤很想看看这东西长的究竟如何。

唐平想要恶心他们一下,就说:“九千岁,奉圣夫人,这东西臭不可闻,吃起来更是臭,你们可要吃?”

谅你们也不敢吃,东西老子快没了,虽然闻起来臭,但吃起来香,也不知道暹罗这帮人会不会送些来大明。

魏忠贤笑了起来,和客印月说了起来。

“咱家和夫人,可要试试看你说的那东西。”

唐平一脸错愕。

老阉狗为何总和自己对着干。

“……”

魏忠贤笑笑。

咱家就喜欢对着干。

唐平乖乖地掏出了榴莲干来。

魏忠贤和客印月看这东西晒干了,凑近一闻,差点呕吐了出来。

“这东西真能吃?”

“当然能吃。”

难道还怕我下毒害你们不成?

魏忠贤:“……”

谅你也不敢,否则咱家第一个饶不了你!

下一刻,魏忠贤捏着鼻子,果断塞进了嘴巴。

入口还是不错的,有点甜甜的,让人忽略了臭味。

吃完后客印月还在品味刚才的风味。

客印月问道:“这东西还有吗?”

唐平双手一摊,一起贡献了出去。

见唐平忍痛割爱的样子,魏忠贤开怀大笑。

客印月一把从魏忠贤的手中抢了过来:“老阉狗,这是老娘的东西!”

魏忠贤尴尬笑着。

唐平转头看了魏忠贤一眼。

唐平觉得魏忠贤有点怕客印月。

魏忠贤立马转过眼睛瞪着唐平。

唐平缩了缩脑袋。

魏忠贤这时候道:“刚才多亏了你,否则皇后他们也不会相信。”

这是,老阉狗感谢自己?

应该是,经过这事之后,老阉狗一定会把我当做心腹培养。

至于榴莲,日后南洋朝贡的时候,一定要问他们讨一些吃吃。

魏忠贤眼神抽了抽。

当心腹,那可不是一次两次就当上了,那可要每次都帮的上自己。

不过当义子,还是可以的。

等时机一到,他一定要亲自收唐平当义子,这样他们间的关系将来更上一层楼。

再给唐平找个媳妇。

这样魏忠贤和魏家就可以永远享受荣华富贵了。

接着魏忠贤就把心里想法和客印月说道。

客印月道:“此事日后再谈,现在还是稳定局势再说。”

魏忠贤忽然想起刚才唐平心里头评价信王的那番话:“你觉得信王是怎样一个人?”

“九千岁,我从未见过信王,并不知道他这人如何?”

骗鬼呢?魏忠贤才不信。

刚才还说信王登基要丢了大明江山。

这会儿就在胡扯了。

这时候,宫外忽然有人来报。

魏忠贤想起还有事情,就对唐平说:“今后,你就安心躺在床上吧。”

“是。九千岁。”

“明日神医入宫。”

魏忠贤觉得这样也好,装病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唐平立马盖上了被子,今天忙活了一整天了,他也很累了。

在小钟子还没出殿的时候就听到一阵鼾声响了起来。

小钟子有些无语。

客印月则道:“你找的这个小子怕是个憨憨吧,不过老娘我喜欢!”

魏忠贤斜视她一眼:“你是看上他了。”

“胡说什么呢,老阉狗!你以为送我人参就了不起了,老娘我不稀罕!”

啪一声!

魏忠贤后脑勺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欲哭无泪。

还得强颜欢笑!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05 20:56
下一篇 2022-08-05 20:5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