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精彩小说」阮柔谢岩大结局阅读

爆火言情小说《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阮柔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阮柔谢岩,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性格鲜明,值得一看。

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精彩小说」阮柔谢岩大结局阅读

周国成笑道:“驴车速度太慢,还得等人,我带你骑车过去,只用半个小时就能到镇上,可以给你更多时间来买东西。”
这自行车……两人会亲密接触……
阮柔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
她这般软硬不吃,着实让周国成有些为难,可也不好采取什么强制举动。
眼看着阮柔离开,他也只能叹气,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后天就得回部队。
大嫂一巴掌拍在周成国胳膊上,“你是个木头吗?咋的这么不会讨女孩子开心,知不知道为了留住阮柔我们费了多大的力气,明明住在隔壁,居然这么多天还是没搞定。”
周国成脸色不大好看,“大嫂,马上我就要回部队了下次回来也不知道啥时候,得赶紧把事儿定下。”
他对阮柔势在必得,心中一个念头渐渐升起。
下午,阮柔早早的来到驴车旁等等着。
她有些紧张,生怕在这里遇见周国成,所幸,运气不错,一直到走前也没有见到这人。
阮柔总算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周国成看她的眼神很奇怪,似是要吃了她似的。
还好周国成只在家里呆十来天,很快就走了,否则,她会吓得不敢回住处。
这次去镇上要买些吃的,鸡蛋,油,白糖,这些调料品都用光了,还有面粉和米,都需要采购。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看过两位教授了,她得带些吃的过去。
逛完黑市,买了很多东西,阮柔两手拎着袋子艰难前行,路过书店,忽而想到乔教授上次说的话,便想着要不要进去买几本书。
如果真的恢复高考,或许这就是她回城的好机会。
“你要买书?”
身后忽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阮柔身子一僵,眼底闪过一抹烦躁情绪,这个男人怎么无处不在?
按捺住心下郁闷,阮柔面上不显,微微一笑,“嗯,买书,你也要买吗?”
周国成却道:“买这些做什么,浪费钱。”
阮柔干巴巴一笑,“那我先进去了。”
说着,她艰难地拎着自己买来的东西往书店里走,只希望能力这个男人远远的。
周国成目光落在她手里的东西上,眉头一皱,“你今天出来花了不少钱了吧,还买东西?如果有需要下次再来就行,没必要买这么多。”
阮柔浅浅一笑,声音却冰冷了几分,“和你有关系吗?”
她花自己的钱,周国成怎么管的这么宽呢。
周国成被她这话一噎,见她还在艰难往前走,便跟上她的脚步,又找机会与她聊天。
“你十七岁下乡,高中有没有毕业?现在读书也没有多大用处只要认识字就行,你还小,等大一些就知道,会做家务比看这些没用的书重要多了。”
这男人聒噪的程度简直和村里的长舌妇们有的一比。
这番话着实令她不适,阮柔冷下脸来道:“周国成同志,你这种思想我不敢苟同,既然觉得读书无用,你可以别跟着我。”
周国成却语重心长道:“我只是提醒你,不要乱花钱,你手里拿着的都是你父母的辛苦钱……”
“阮柔?”周国成话未说完,便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谢岩大步走上前来,将阮柔手里满满当当的布袋拎了起来,“你要买书?”
手上失了重量,阮柔总算舒了口气,惊喜看他,“嗯,买些高中课本。”
她小心打量着那布袋,分明同样的重量,自己却差点被累死,可谢岩居然毫不费力,且有余力另一只手拎个更大的袋子。
难不成这男人吃的饭全都化成力气了?
“我买了许多,回去给你挑。”谢岩道:“没必要买太多。”
阮柔乖巧点头,弯弯眉眼,“好。”
眼看两人熟稔打着招呼,两人之间透着一种怪异的亲近感,顿时危机感十足。
“你是谁?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谢岩蹙眉,并未回答,只是对阮柔道:“走吧。”
阮柔见那周国成一阵青一阵紫的脸色,掩唇偷笑,小跑着跟上了谢岩。
总算见到这个男人吃了一回瘪。
这下,周国成是没脸追上来的,拐了个弯,总算离开了周国成的视线,阮柔噗嗤笑出了声,“你来的太及时了,救我于水火之中啊。”
谢岩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这人是谁?”
阮柔瘪瘪嘴,小声抱怨,“刘翠芳大婶的儿子周成国,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都听烦了。”
这人口口声声全都是什么歪词邪理,还说女人不需要读书?
要知道,越是尊贵的女人,需要学的东西就越多,前世自己作为宰相千金,可真是吃遍了苦头,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都要学,可惜她那娇嫩的手掌,好多次都被教导嬷嬷打肿了。
自己十三岁起便跟随娘亲学习打理家产,深知学识修养对人的影响有多重要。
这周国成浑然只是个未经开化的蛮子而已。
见她这副不耐烦的娇俏模样,谢岩没说,其实以前的她也是那样。
“你还要买什么吗?”
阮柔侧头看他,“那几只鸡,你还喂着吗 ?”
上次他为了时常给两位教授煲汤喝,便专程买了几只活鸡养在院子里。
提起那几只鸡,谢岩眉宇间多了几分阴郁。
“你买的是公鸡。”每天早晨不间断的打鸣,吵得他睡不着觉。
阮柔念头一转,便知道他的意思,不禁掩唇偷笑几声,“刚好我买了一些东西,等回去之后直接把这些鸡宰了吃了。”
谢岩那紧皱着的眉头总算放松,“好。”
回去的路上,阮柔时不时看向他那之前受伤了的腹部,着大半个月过去也不知道恢复得怎么样了。
之前受伤严重,居然还能长途跋涉帮她去找金线,与她一起去首都。
现在……
等解决了债务问题,刚回村没多久,谢岩便在乔阳华教授的强烈反对下,无奈只能暂住在卫生院养伤。
有了魏德才的照顾伤势恢复的很快,阮柔看过他几次,带了些吃的。
可他在半个月前便离开卫生院,阮柔也忙碌起来,仔细算算,两人倒有十来天时间没见面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6:14
下一篇 2022-07-10 16:1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