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弃后》苏清歌沈离岸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绝品弃后讲述了苏清歌沈离岸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绝品弃后》这本小说虽然一开始有点乱但是感情细腻剧情有趣,狗粮也很好吃,作者苏玉国加油

《绝品弃后》苏清歌沈离岸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苏清歌骑跨在男子身上,压制着身下的人。这人身上尽是酒气,想必是喝了不少,如今醉着,才这般容易就被她成功挟持。

此时,苏清歌的一只手正搭在男子的肩上,而另一只手里,金簪紧握,金簪的尖直指向男子的喉咙:“对不住您了,”冰凉的簪子轻轻划过男子颈间的皮肤,苏清歌巧笑着回首,同马车外早已吓得手脚发抖的车夫商量道:“我要进城,烦劳您二位,载我一程,可好?”

这哪里是商量?分明是劫车!车夫咽了咽口水,抬眼瞧自家爷。

“小娘子好生貌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乔生,进城!”男子醉眼朦胧地望向那个大胆威胁自己的小丫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月色隐约透过窗帘的缝隙和半开的车帘冷冷地照在他异常俊美且带着醉笑的面庞上,苏清歌心头一跳,收了手,翻身从他身上下来,她点了他的穴,这人一时半会儿是动不了的。

“公子果然是聪明人,”苏清歌冷眼瞧着他,有力地挥了挥手中的金簪,那架势如同握着的不是簪,而是一把能够即刻取人性命的冷兵器。刀,或者,一把见血封侯的利剑:“那就,劳烦了……”

夜深时分,一般城门是关闭的。苏清歌原以为要在这马车里躲到天明方能进得城去,没想到,这马车的主人倒有些来历,城门被叩开,车夫不知与那守城门的士兵看了什么,再回来时,城门便开了,马车一路驶进城去。

直到城门缓缓在身后重新关闭,苏清歌提溜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多谢公子,”苏清歌眨眨眼:“好人会有好报的。”她笑弯了眉,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同这夜晚半弯的月牙,透着一种别样的灵动与美丽。然而苏清歌并不自知,这朦胧的暗夜下,她那隐藏在半明半暗光线下的面容,与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与年龄及其不符的气场,惊艳了谁的眼。

苏清歌轻盈地跳下马车,冲着马车一本正经拱手道:“就此别过。”

直到那个娇小的身影消失在空荡荡的长街深处,马车内的人方轻笑着撩了帘子说道:“乔生,这小姑娘瞧着,有点儿意思……”

乔生跳上马车,摇头:“爷,您该不会是看上那小丫头片子了吧?”啧啧,自家主子这眼光可真够独特的。那丫头怎么看,都只有十一二岁,还未长成呢,怎的自家主子竟夸起她来?难道是因为方才……

是了!他乔生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哪家姑娘敢拿着簪子威胁他家主子的,可今儿这小丫头就不一样……如此想来,这丫头还真就与别家姑娘有点儿不同了呢?不过,这丫头可真够傻,他家主子的穴,也是好点的?

“……”帘子啪嗒一声合上,回答乔生的,唯有这长街上,夜风寂寂。

天还未亮,这一夜显得尤为漫长。苏清歌踏着清冷的月色奔进熟悉的小巷,门前的石狮旁倒着两个人,借着月光,她看到了那两人身下淌出的大片血迹。

大门是半掩着的,苏清歌觉得喉咙干涩而生疼,她的心跳得快极了。

她不管不顾地冲进门,一路行来,她看到的竟是一片血海——偌大的苏府,横尸无数。苏清歌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这夜风凉,彻骨的凉,凉得她四肢八骸都要被冻僵。

四儿、刘叔、重裳……苏清歌觉得自己的心被撕成了碎片,那些她曾经以为最亲近的人,一个一个离她而去,她又是一个人了,又只剩下她自己了。

正厅桌上的红烛还在流着烛泪,倒在堂前的爹和娘的尸首让苏清歌的呼吸又是一滞。前世的她在惊涯,杀人对于她来说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她曾看过许多人的生命在她眼前结束。可那些人与她都没有任何关系,她杀人,也只是因为那是他要她去做的事。彼时,他要她做的,便是叫她去死,她也会义无反顾。

苏清歌跪在爹娘身旁,重重叩了三个头。她伸手想要擦去苏夫人紧闭的眼角滑下的那串泪痕,可她的手却又在快要抚上苏夫人面颊时转了方向——那是一朵花,苏夫人的手边,已经干涸凝结的血迹绘着的是深褐色的五瓣梅花的图案。

苏清歌回忆起她曾看见过的一个玉牌,那玉牌便是五瓣梅花的形状,玉牌一面刻着:“闻”字,而另一面刻的是个:“说”字。

闻、说……闻说?

苏清歌蓦地想起闻说楼来。

闻说楼是一个江湖组织。他们卖消息,受人委托替人办事,只要拿着浮木牌就有和闻说楼做生意的资格。但是,每年闻说楼只放出十二块浮木牌,而且,这浮木牌只能使用一次。只因为闻说楼只要接下生意,就一定能做成,所以虽然发出的浮木牌少,但闻说楼在江湖中的口碑,确是很好。

她不知道自己母亲与这闻说楼有何关系,但她却知道这玉牌放在哪里——娘将玉牌放在了佛堂中,泥菩萨后头的暗格里,赫然躺着那块玉牌。

这是她和娘两个人的秘密,娘曾说过,若来日,遇着困难,便拿着这玉牌,上浮涯山,自会有人相助。

苏清歌不知道娘亲口中说的困难会是什么,那是她自小就谨记的话,彼时娘亲手将玉牌放进暗格,泥菩萨缓缓移回原位时,娘的手放在她的发顶,轻轻揉了揉,她仰起头,看到的是娘亲满眼的哀愁,欲说又休。

那是儿时的苏清歌所不能理解的哀愁。

而如今,苏清歌似乎读懂了娘亲说那番话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原来,这人世间的生死别离,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便是她拼尽全力,也逃不出一个命字。

罢!罢!罢!

她即重生,便要逆天意,改命数!

苏清歌跪在地拜了拜佛堂上高高摆着的那尊泥菩萨,菩萨呵菩萨,如今,你也是自身难保了么?

菩萨被高高举起,紧接着重重落地,苏清歌拿起放在一旁的蜡烛在碎裂的菩萨中找到了一枚钥匙。

有了钥匙,才能打开暗格。

在苏清歌的记忆里,娘好像能够预知未来一样。娘总是用笑容去掩盖自己的情绪,仔细回想,苏清歌愈发觉得她的娘亲的笑从未到达过眼底。只是浅浅的一层笑靥,而那眼眸深处不易察觉的隐隐的担忧,却是如影随形。

娘早早就将身后事做好安排,难道,她早就预料到苏家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苏清歌不敢再想。

她的眼眶干涩生疼,却落不下一滴泪。前世她忘了一切,待想起,已然过了一世漫长。而今,她原本以为会改变的,却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无法改变的……又是阴阳相隔,又是难再相望。

烛光映得墙上人影幢幢,苏清歌在这昏暗的红光中看到一闪而过的亮白,那白光晃了她的眼,也让她的全身的神经一瞬间绷紧。

她合了合眼,嘴角已然噙了一丝冷笑。哟,还有人在瞧着她呢,那泠泠的光,分明是匕首的反光。

苏清歌若无其事地将五瓣梅花的玉牌贴身收好,走出佛堂。

月光晦暗不明,苏清歌猛地抬头,只见不远处的建筑着了火,火光染红天际。她怔怔望着头顶被大火映红的夜幕,余光中却有一抹鹅黄一闪而过。

她回首,从暗处走出的女子也惊恐地望向她,鹅黄的衣裙,夜风中裙摆微微扬起。

“小姐!你……你怎么回来的?”云绣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让苏清歌觉得好笑,她轻轻扯了扯嘴角,苍白的月光下,她笑容模糊,一双秋水眸默默地从来人身上扫过,最终落在月影斑驳的地面。

“云绣,你又怎么在这儿?”这苏家的人,上上下下都已成了月下孤魂,眼前这个与母亲几乎形影不离的云绣,怎么就逃过了这一劫?苏清歌心里头千回百转,回想到从前的事情,苏清歌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她不知道,自己遗忘的,到底是什么。

“……奴婢奉命去给夫人抓药了——夫人找不到小姐,急得到半夜都睡不着,犯了旧疾。”云绣像是平复了情绪,她怯怯地垂了眼眉,似要落泪:“可我这一回来,家里就……小姐,幸好您还活着,幸好您还活着……”

是呵,她还活着,可她心心念念想要回到的家已经没有了。

“那你抓的药呢?药在哪儿?”

“药……”云绣转了转眸子,对上苏清歌质问的目光:“我进门,瞧见遍地都是……早已吓呆了!药,大抵是跑得急落在别处了。”

“原来,如此。”苏清歌目光灼灼,盯着云绣的眼睛望了许久,那女子淡淡敛了眉目,微微蹙起的眉和苍白脸颊上挂着的泪珠让她显得颇为娇弱。倒真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的。苏清歌心里冷冷一笑,心知事有蹊跷,却也不再追问。

只是一会儿工夫,苏府就成了一片火海。

苏清歌被云绣拉扯着跌跌撞撞往外跑,终于出了大门,云绣扶膝弯腰喘息,苏清歌却缓缓转过身,望着头顶上方被大火染红的天幕,一动不动。

“小姐,走吧。”云绣在她身后低唤。

苏清歌的手攥紧,又缓慢地松开,良久,她终于转身,僵硬地迈开步子,逃似的离去。

前世的遭遇在她心里留下的伤口还未结痂,如今这般,又在她的伤口撒了一把盐。

她以为自己的心早已不会疼了,原来不是。

她以为自己可以无所畏惧了,原来,也非如此。

前世缺失的,这一世也无法再握在手心。苏清歌有些难过。

那痛失亲人的感觉令她愈发地恨。

恨自己,无力改变这既定的一切,更恨楚惊寒,亲手将她推下悬崖,穷途末路,如今,她苏清歌只有这一条命。

那便,以命相搏,奋力杀出一条路来!

身后,燃烧的夜空中突兀地响起一阵笛声,哀婉凄凉,映衬着这红得分外妖冶的夜色,流淌出的音色平添了几分诡谲。

苏清歌蓦然回首,苏府的阁楼顶上,一袭白衣的男子孑然而立,执笛吹奏着安魂的曲。距离太远,看不清那人面目,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却是惊心。

她不知道,她离开后,巷子转弯处慢慢闪出一个人影,孤身而立,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7:41
下一篇 2022-07-10 17: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