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逍遥王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大汉逍遥王》,小说《大汉逍遥王》讲述了主角刘登窦沐瑶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蜂蜜柚子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

《大汉逍遥王》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大汉逍遥王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娘可怎么活啊!”

刘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妇人,一看到刘登醒过来,一把抱住了刘登,哭的几乎泣不成声了。

刘登现在万念俱灰,他前世的时候,就是个孤儿,从自己记事的时候开始,就没有过母亲的记忆。

从小是爷爷奶奶把他养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妇人的怀里,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梦里盼望的母爱。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既然上天把自己丢到了这个鬼地方,还成了一个王爷,自己要是不好好的霍霍一下这个花花世界,那还真是对不起上天了!

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吧,左右自己一个穿越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封建王朝的蛀虫吗?

“娘,儿子让你担心了,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刘登终于下定了决心,继续做自己这个冒牌王爷。

“儿啊,娘知道你最近都在为了钱的事情担心,母亲这里还有些陪嫁的首饰,明天就让人给你送来,虽然没有多少了,但是,想来也能帮你撑到秋税收上来!”

妇人一边抽泣,一边说道。

“母亲您放心吧,儿子已经有办法的解决了,用不着这样,您放心吧啊!”

不管怎么说,妇人的做法,真的让刘登心里暖暖的,但是,自己这个前任留下来的烂摊子似乎还真是不小啊!

“孩子,娘知道这些年来,你支撑这个烂摊子确实不容易,娘给你说了门亲事,当今皇后有个孙侄女,今年才十四岁,长得跟个天仙一样,你看……”

“娘,我累了,要不然咱们改天再说?”

这老娘怎么这么彪悍,这女孩才十四岁,就让自己下手,这要是搁在前世,这是要被抓起来吃牢饭的!

红旗下长大的刘登,怎么敢接受这事情?赶紧岔开了话题……

“那你先休息吧,你要是不满意,娘给你再合计合计,这正妃的位置,总要选个大家闺秀才好啊!”

看着这个便宜老娘终于走了,刘登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现在既然自己准备接手了,总要好好的合计合计,看看怎么弄点钱啊……

第二天一早,刘登兴冲冲的查看了很久的文书,好在他原来就是个书法爱好者,小篆而已,还难不倒他。

看了半天文书之后,越看越不对劲,刘登只能召见那个**老头了,准备先整理下自己的身家,然后再开始大展拳脚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不但没有一文钱,反而欠了一**债?”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老头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

“大王,虽然有点难听,但是确实如此,国库中现在就剩下不到五千贯的压箱钱,现在倒欠了百官的俸禄、官兵的饷银共计七万五千贯……”

听完张屠的话,刘登感觉自己的牙很疼,这他娘的还真是烂摊子……

大王,当然了,这次的夏税马上就要开始征收了,到时候,这七万五千贯当然就可以解决了,可是,按照今年的年景来看,到了冬天,这百官和官军的例赏,恐怕……

张屠面有难色的说完,刘登基本上明白了,合着自己现在根本就是寅吃卯粮了,三个锅两个盖,这到了年底就没得玩了呗……

“大王,臣官衙里面还有事情要办,您看……”

“太傅先去忙吧!”

“臣,告退!”

张屠走了,刘登陷入了沉思之中,没想到啊,自己现在还真是穷的厉害啊,五千贯,按照现在米价来算的话,粟一石一贯零四百钱,基本上也就是一斤米一文钱左右。

这么算起来,一文钱大概就是后世的两块钱左右,自己这个王爷,居然就剩下了一千多万,听起来不少,但是,这可是一个小国家啊!更重要的是还倒欠别人两亿多!

这还真是钱途无亮啊,要不是真回不去了,刘登真想扭头就跑。这上哪去弄点快钱呢?看着面前的桌子,刘登开始合计了起来……

可是,想来想去,刘登也没有什么头绪,没头绪那就出去转转吧,刚一出门,刘登就看到一个小太监神色慌张的从自己面前走过。

这个**,居然没有给自己磕头?这还得了,好不容易混个王爷当当,虽然现在是个穷光蛋,可是你也不能不把我当回事啊!

“给我站住!”

“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

听到刘登的声音,那家伙居然直接开始磕头求饶了起来,这什么情况?看电视的时候,就没少看到太监偷东西,难道这小子也是个贼?

“还不把东西给我拿出来!”

娘的,老子都穷成这个鸟样了,你居然还敢偷东西!这才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啊!

“大王饶命啊,大王饶命啊,小的这也是鬼迷心窍啊!”

小太监说着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叠东西,然后就开始继续磕头。

“还不给我把东西拿出来!”

刘登一看,顿时愣了,这他娘的都被抓了还不交出来,拿一叠草纸糊弄谁呢?

“大、大王……”

小太监说着,解开自己的帽子,从里面又拿出了一小叠草纸,然后开始磕头如捣蒜,刘登顿时就怒了。

你他娘开玩笑呢?

这偷东西被抓,拿一叠草纸出来糊弄鬼呢?这玩意又不是银票,还能当钱花啊!

“东西呢?”

刘登双目圆瞪,恶狠狠的说道。

“大王,全在这了,全在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啊!”

小太监一边哭一边说道。

“没出息,这玩意有什么好偷的?这一叠草纸能值几何?”

刘登直接翻白眼了,这他娘的偷点草纸,你也不嫌费事!

“大王,这个**可不能轻饶了他,这可是吴国那边新出的好东西,名字叫做纸!现在可是朝中的新宠,一刀纸,价值五贯钱呢!这可是陛下赏给您的!”

一旁的一个侍卫看到刘登这里的动静,赶忙走了过来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些东西要五贯钱?”

刘登的眼睛都直了,就这玩意?擦**都嫌太硬吧!

“启禀大王,一刀十张,这些纸足足有十刀了,价值五十贯!”

听他这么一说,刘登倒是一愣,对啊,自己可是在汉朝啊!汉文帝才当了皇帝十几年,这造纸术还没改良呢!

刘登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娘的!

自己还真是个铁憨憨啊!这根本就是拿着金饭碗要饭啊!

自己可是个穿越者啊,想想那满屋子的竹简,自己他娘的还愁没钱赚吗?

这么一叠当卫生纸都嫌太硬的破烂,居然价值五十贯钱!

发财了啊!

刘登的眼睛里已经满是小星星了,这造纸术对于自己来说,可真是没有太大的难度啊!

“大王?”

看着刘登那痴呆的样子,嘴角流着的哈喇子,那侍卫心里暗叫不妙,不会吧,大王难道脑疾又犯了?

“狗奴才,还不过来好生伺候着,我这就去请太傅大人!”

王爷脑疾犯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得去请太傅大人了!

时间不大,急匆匆的张屠带着那个白胡子老头,再次来到了刘登的面前。

“太傅大人,您看大王的表情,目光呆滞口流涎水,这是脑疾复发了啊!需以金针刺穴啊!”

白胡子老头还没到跟前,就拉着张屠的衣袖说道。

“来人,把大王绑起来,拿汗巾塞住大王的嘴巴,小心大王咬到自己的舌头!太医,现在就准备金针吧!”

张屠当机立断,大王也不能再出事情了啊,要不然,代国可就要除国了!

刘登正在yy自己的发财大计,忽然感觉有人直接把自己绑了起来,正准备说话,忽然,一条臭烘烘的破布直接塞进了自己嘴里。

紧接着就看到了那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拿着那一把熟悉的金针!

你妹啊!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这死老头和张屠那个**,现在肯定死了一百次了!

“啊——”

一声惨叫声,响彻整个代王府,刘登嘴里的破布都掉在了地上,刘登眼前一黑,整个人再次晕了过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0 13:14
下一篇 2022-08-10 13: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