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吹雪写的小说飞驰人生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叫做《飞驰人生》是西门吹雪的小说。小说内容精选:…

《飞驰人生》是西门吹雪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西门吹雪写的小说飞驰人生小说全文阅读

这一场风花雪月般的浪漫并没有改变清流县的运行轨迹,所有人各自在忙着自己是事情,该挣钱的挣钱,该斗争的斗争。

正如第二天中午一样,在清流县府宽大的3号会议室里,此刻风云突变,气氛异样压抑,常务副主管宗梅西正用冷峻的眼神扫视着自己对面的十几位组长,以及参会的几个副主管。

有那么一刻,他的眼光射向了全县公认的美女副主管袁青玉,这个时候,他的眼中明显的侵透出一抹阴冷和仇恨,对这个美到极致的女副主管,他是绝不会怜香惜玉的,他准备再一次的发出攻击!

棕梅西用弯曲有力的指头敲击桌面,大声的说:“卫生组和教育组!最近群众对你们两个组的反应很大,你们都快成了清流县的一个伤疤,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县府必须采取措施来加以整顿。”

他的声音在会议室‘嗡嗡’的回响,震的那两个组长头上冒出了虚汗。

作为卫生组和教育组这两个部门的分管女副主管袁青玉,不由的邹一下眉头,瞅了一眼宗梅西,暗哼一声。

她的心里很不舒服,在她分管的部门里,实际上,也就这两个部门稍微有点油水,其他的部门,都是清水衙门,但眼看着这个常务副主管宗梅西的手准备伸过来了。

可是女副主管袁青玉此刻却没有办法来应对宗梅西这强大的攻击,不要说她了,连县府一号的黄主管都对宗梅西礼让三分,袁青玉不过是一个扫尾的副主管,她更不是宗梅西的对手。

宗梅西稍作停顿,继续说:“教育组下半年的费用要适当的减少一点,这个事情我和黄主管也是商议过的,你们开支太大了,下半年县上的费用紧张,必须压缩。”

教育组的那个组长可怜巴巴的看看宗梅西,说:“宗主管,我们费用本来就很紧张啊,能不能请宗主管在考虑一下。”

对宗梅西这个常务常委副主管,组长们都有些惧怕。

“我都说了,这个必须压缩。”宗梅西的话很霸道,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这个组长只好把眼光又投向了女副主管袁青玉,他希望袁青玉能帮着说说话,教育开支大是真的,但学校多啊,教师员工也多,费用一但真的减缩了,那些教师又要和自己闹事了,闹的不好,自己这个组长恐怕就是要玩完。

袁青玉也看到了组长投来的眼光,作为自己分管口上的部门,袁青玉不说上几句也不成,她也知道,说了恐怕也是没有用处,可是不管有没有用处,自己这个态度是必须要有的,不然会让下面的干部对自己更加寒心,一旦丢失了干部对自己的信心,以后自己在清流县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我说两句吧。”袁青玉深吸一口气说。

宗梅西一下就射来了一股冷冷的眼光,这个女人,装什么装,我迟早会让你从清流县滚出去。

袁青玉刚来的时候,其实宗梅西对她没有多少仇恨的,可是就在半年前,宗梅西的一个女人因为在医院财务上虚报了十几万的发票,让袁青玉给抓住了,还没等宗梅西想出解救的办法,医院把案件就转交给了检查组,这检查组一上手,宗梅西就有点无能为力了,各种迹象表明,医院是听从了袁青玉的指示才提请检查组上手的。

事情后来还差点扯到他宗梅西的头上,因为那里面还有他花费的一些钱在,后来宗梅西使出了手段,金蝉脱壳,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但那个和他恩恩爱爱的小女人一下被判了好多年,宗梅西对袁青玉的这个仇也就从此结下了。

在这个事情上,袁青玉确实有点冤枉,一个是她根本都不知道那个女财务是宗梅西的女人,再一个,当初想要整治这人的是县府副经理,他本想着对付宗梅西的,是副经理让检查组上手的。

袁青玉算是帮副经理背了一个黑锅,到今天她也不知道宗梅西为什么老是给自己找麻烦,只能说副经理的手艺太好,一切做的天衣无缝,似乎检查组是按照袁青玉的想法办理的。

袁青玉没有看宗梅西的眼色,说:“我觉得本来教育经费给的也不足,所以就算县府资金紧张,也应该从其他部门压缩一下吧,不应该动教育经费。”

宗梅西微微一笑,说:“奥,那我到想问一下袁主管,你说从哪个部门压缩啊?”

这宗梅西是多年的老油子了,知道瞅准什么位置发起攻击,他这个话听起来没什么,但实际上袁青玉一下就哑口无言的,因为在会的组长们都在,各组分管的副主管也在,自己能说从哪个组压缩吗?那不是自讨苦吃,最后搞不好会遭遇到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袁青玉愣了一下,说:“从哪里压缩我不知道,但教育经费这一块不能随便动。”

“呵呵,袁主管,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压缩,那还说什么?就这样定了。”

宗梅西说着这话,看都不看一眼袁青玉,开始谈起了别的工作,对这个外乡来的副主管,宗梅西一点都不在意,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何况你袁青玉也算不得强龙。

袁青玉确实斗不过这个宗梅西,不管从工作应验,还是在清流县的威望,人气方面,她和宗梅西相差太远了,她只能低下头,暗自叹息。

而且袁青玉还知道,一旦学校方面的教师业务待遇,奖金问题闹起来,恐怕宗梅西又会找到机会把事情做的更为复杂,搞不好就会对自己形成致命的威胁。

其实,在会场上叹息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夏文博,看着女副主管袁青玉那沮丧的神情,夏文博的黑眸也透着忧郁的眼神,这让他本来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的脸庞,多了一份让人怦然心动的心痛。

夏文博暗想,这位美丽到极致的女副主管袁青玉怎么可能不沮丧呢,这半年多了,常务副主管宗梅西一直在威胁着袁青玉,他凭借着在清流县盘根错节的关系,不断的,频繁的对袁青玉发动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这样的攻击对袁青玉来说是致命的,她根本都无法匹敌这个在清流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常务副主管,她只能节节败退,只能回避躲让,只能忍受和沮丧。

过去,夏文博在面对清流县府相互倾轧,内斗的时候,他是不会,也不屑参与进来,不是因为他的资格不够,而是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把宗梅西对袁青玉的攻击和排挤当作是一堂生动的课题来研究和学习,至于牛顶死马,马踢死牛,与他何干?

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和所有清流县府的人一样,都在隔岸观火,笑看风云。

但是,今天却不一样了,夏文博看到袁青玉被宗梅西再一次的逼到了墙角,他的心悸动了几下,因为,就在昨天晚上,他和袁青玉却因为一个意外,发生了……

这个正在伤心,受气的女人和他有过了结合,那么,他也就理所当然的会有一种下意识的情感融入到她的身上。

一个声音打断了夏文博的思考:“好了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

夏文博一下清醒过来,他再一次的看到了袁青玉那无助的眼神,夏文博的心动了一下,他的眼中有了一种淡淡的疏离和冷漠,他远远的看着那个道貌岸然的宗梅西,对他下一步可能采取的方式也几乎完全看懂。

夏文博知道,留给袁青玉的时间和机会已经不多了,在这样下去,袁青玉唯一能做的就是黯然离去。

夏文博冷冷的想,自己这次要想办法帮助袁青玉,一定要让她对宗梅西展开强有力的反击。

击溃,或者摧毁这个家伙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会议结束了,夏文博赶快的站起来,恭送着领导们离开,乱纷纷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下来,夏文博看到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想着问题。

这就是袁青玉,她也在思考着自己现在面临的危机。

夏文博很快收拾好会议室了,有几次,袁青玉和夏文博的眼神都交织在了一起,夏文博的心在怦怦的跳,他生怕袁青玉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

这样过了一会,夏文博发现袁青玉看到自己的眼光是茫然的,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这一下夏文博就放心了,嘿嘿,看来袁青玉主管昨晚上真的喝醉了,好好,昨晚上回去吓得我半夜都没睡好。

夏文博迟疑着没有离开,他的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对袁青玉说点什么,是安慰一下呢,还是说说自己会帮她想办法对付宗副主管?

转念在想想,这都不太好吧,自己算什么?不就是办公室综合组一个小喽罗吗?自己这样做,袁青玉一定会嘲笑自己胆大妄为,自不量力的。

夏文博退缩了,准备离开这里,耳边却想起了袁青玉的声音:“小夏,听说你家在京城的,怎么想到跑这么远的地方来?”

夏文博在袁青玉叫他的时候,一个激灵,差点把尿吓出来,后面一听,是问他这个情况,他才镇定下来,说:“我,我是想离开京城,到外面闯闯?”

“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袁青玉刚才思索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办法破解宗副主管给自己出的难题,现在看到夏文博,她又想起了这小子昨天晚上那莽撞的动作。

夏文博有点傻傻的站在袁青玉的身后,他并不知道此刻袁青玉在想什么。

他只能茫然的回答说:“说起来话长,我一个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跟我吹了,一伤心,我就想离开京城。”

“那你现在后悔来清流县吗?”

微微的摇摇头,夏文博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喜欢这里。”

“你喜欢?包括这个地方你也喜欢。”

“是啊,我觉得我很适应这个地方。”

袁青玉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容,她笑得很美丽,但也很落寞:“很多人都会喜欢这里的,权力对每一个人的引力都是巨大的,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的苦楚?”

“袁主管,你喜欢这里吗?”

袁青玉苦笑一下,说:“有时候喜欢,有时候讨厌。就像今天,我感到自己很讨厌这个地方了。”

“奥,是因为宗主管的讲话吧?”夏文博静静的说。

袁青玉倏然一惊,她有点警惕的看了夏文博一眼,她要做出自己的判断,这个夏文博怎么敢如此大胆的说出这样敏感的话题,难道连这样的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都看出了自己的心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不谨慎了。

袁青玉慢慢的眯上了眼,瞳孔中射出了冷冷的一束寒光……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0 17:42
下一篇 2022-08-10 17:4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