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龙王

《护国龙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护国龙王》作者为快鸟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霍辰杨影,讲述了:…

《护国龙王》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护国龙王

寒风凛冽。

巷子口,每分每秒都有杀手死去。

而霍辰则始终低头抽烟,时不时望向霍家的方向,目露怅惘。

游鳗正在为自己刚才被调虎离山而愤怒,出手便是杀招。

摧枯拉朽般将众杀手给击垮在地。

眼见着最后一名杀手也要被割喉,这名杀手咬了咬牙,手中的无声手枪对准游鳗,眼看着就要开枪时。

唰!

一道黑影闪烁,瞬间穿过了杀手的眉心,留下一个血洞。

杀手双目圆睁,用惊骇的目光望向落在自己身后的那枚染血烟头,瞳孔中的神采逐渐散去,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是霍辰!

在他还没开枪的一瞬间。

便用烟头贯穿了他的头颅。

安静,死寂,霍辰游鳗所在的位置有些偏僻,再加上游鳗动作很快,竟没人注意到这边的情景。

满地尸体中,霍辰吐了个烟圈,一步步走到烟头前,将烟头踩灭,无视地上的鲜血,目光扫向巷子深处的黑暗。

那里已空无一物,再无人影。

“走吧,继续前往杜家!”

“是!”

游鳗点了点头,将地上的这些尸体全部拖入巷子,打开车门带着霍辰继续前进。

秋日,阳光璀璨。

外面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可在巷子的黑暗中,却布满了尸体,血液如溪水般,汩汩流动。

而那些杀手,皆死不瞑目!

片刻之后,霍辰的车离去,巷子深处的黑暗里,杜烈拨开身旁的垃圾钻了出来。

面白如纸,浑身冷汗。

用惊惧的目光望向正向杜家逼近的那辆轿车,眼眸深处酝酿着无穷的梦魇。

让他这位杀人如麻的杜家养子,瑟瑟发抖,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是他,他回来了!”

“他要杀死我这个叛徒,屠灭杜家!”

杜烈喃喃自语,目光恍惚,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仿佛魂都要丢了。

又想起5年前,那道如恶魔般屠杀敌寇的身影。

在他眼里,那身影是阎罗,是死神!手上是滔天鲜血,脚下是累累白骨,被他盯上的人,必死无疑!

杜烈呢喃着,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满目惊恐,行走在众多尸体之间。

许久后才艰难地摇了摇头,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不可能的,我肯定是看错了!”

“那位可是大夏脊梁,镇守一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是他的话,我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杜烈摇着头,不断地说服自己,或许是自欺欺人,又或许是真以为自己眼花了。

最终,他揉了揉眉心,内心还是激荡不安。

“不管我有没有看错,此事必须回去禀报义父,这特种兵的身手不凡。”

杜烈咬了咬牙,连看都不看地上这些为他而死的刺客一眼,便匆匆离去。

他很清楚,事情要闹大了,杜家也要有麻烦了。

……

此刻,杜家老宅中。

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身为长定市的顶尖家族,杜家人脉极广,因此,杜文华一举办婚礼,半个长定市的大人物都过来庆贺。

一个个推杯换盏,不断恭维杜文华,恨不得把这个有名的纨绔给吹到天上。

婚礼现场,杜文华身着名牌西服,意气风发,眼高于顶,正处于人生的最巅峰。

而在其身旁,以杨健为主的杨家人,仿佛杜家养的狗,全然没有亲家的自尊,为杜文华鞍前马后,挡酒寒暄!

就差把舔狗二字写在脸上了。

“贤婿,你今天可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呀,影儿能嫁给你,是我杨家的无上荣耀,这杯酒,我先干了。”

说着,杨父把手中红酒一饮而尽。

却发现杜文华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随意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丝毫没有赏脸的意思。

“你刚才叫我贤婿?”

“是……是呀,难道我这称呼有问题吗?”

杨父胆战心惊。

“没问题,但我不喜欢!”

杜文华冷笑着拍了拍杨父的肩膀。

“我虽然娶了你女儿,但并不意味着杨家能和我杜家平起平坐,摆清楚你们的位置,别贻笑大方了。”

“记住,以后叫我杜少!”

“是,是!”

杨父匆忙点头,脸上依旧挂着讨好的笑意,眼睁睁望着杜文华从他身旁走过。

耳旁还有对方的讥讽。

“真是条狗啊!”

说到底,杜文华根本没有把杨家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为了家族大业,拿下杨影这个货物,杨家人甚至不配跟他说上半句。

接下来的婚宴上。

杜文华依旧是一副志高气扬的模样,待杨家如狗,而偏偏杨健等人却乐此不疲,甘之如饴,甚至把这当成一种荣耀,以为家族崛起的机会就在眼前。

他们马上就能飞黄腾达了。

时间缓缓流逝,杜家老宅越来越热闹了,眼看着就要到达吉时,杜文华马上就要上台。

杜烈匆匆忙忙从外面跑了回来,满头大汗面,面白如纸,惶恐之色溢于言表,悄悄把杜文华拉到一旁。

杨健见状,也颇为识趣地走远了许多。

“怎么回事?”

“别忘了,你可是我杜家人,遇到什么事都不能慌张。”

杜文华眉头紧蹙地训斥。

杜烈嘴唇发干,口干舌燥道:“刺杀失败了,霍辰那家伙没死……”

“什么?!”

杜烈惊呼出声,心中升起一股暴虐之火,眼睛都红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记得你手下有一支精心培养的杀手小队,收拾一个大头兵都办不到吗?”

“办不到!”

杜烈满脸后怕,似乎又回想起了刚才那恐怖的画面。

“那人的身手太恐怖了,我的杀手小队全军覆没,都死在了他的司机手中……”

“废物!”

杜烈话音刚落,杜文华便一巴掌抽到了他脸上,满眼暴虐。

“酒囊饭袋,要你有何用?”

“我父亲当年就不应该收拢你这个逃兵,更不该收你为义子。”

“这么简单一件事交到你手上都办不到,你怎么不去死呢?”

杜文华歇斯底里,骂的杜烈狗血淋头。

杜烈脸色阴晴不定,几次想要暴走,但最后都强行压制了下去。

因为他很清楚,他虽然名义上是杜振国的义子,地位尊贵,但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杜家养的一条看门狗

能咬人则用,不能咬人则杀!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1 08:27
下一篇 2022-08-11 08:2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