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纯阳神医黄天霸冷倾月小说大结局阅读

都市纯阳神医(黄天霸冷倾月)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古栋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都市纯阳神医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都市纯阳神医_非常好看的 ,书里面的情节一点也不拖沓,故事条理清晰,超喜欢这本小说。

都市纯阳神医黄天霸冷倾月小说大结局阅读

“好一个死马当活马医,说说看,你都有什么本事?”整个房间里,最有威严的就是雷冲了。

看到老爷子一说话众人都闭嘴了,黄天霸也明白该怎么办了。淡笑道:“我别的本事没有,单有治好床上这个病人的能耐。”

他伸手指着已经被盖上白洋布的雷蕾,说出了让雷冲都意外的话。

“说的好听,你有行医资格证吗?”听到他自曝家底,魏人杰直接掐中了要点。

黄天霸不以为然的说道:“兽医证算不算?”

魏人杰差点吐血,众人也都是面面相觑。尽管冷倾月很不喜欢替别人辩解,但还是不得不上前说道:“他刚出山,有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他尽得我师父的真传。”

雷冲对还想阻止的魏人杰挥了挥手,看着黄天霸道:“你师从何人?”

凌云子在山下有点小名气,这个黄天霸是知道的。但他不仅自己没有说,就连冷倾月想说都挥手制止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们要是不治,我转身就走。”黄天霸性格乖张,做事不遵循规矩。这些人的阻止让他很不爽,索性转身就走。

雷冲一愣,喝道:“小子,海口都夸下了,就想这么走吗?别听他们的,给我放手治!”

复杂的家庭情况也让雷冲有点头疼,这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很对味,这次他下定了决心。

黄天霸哈哈大笑,一把把盖在雷蕾身上的白洋布扯掉,接着俯身把雷蕾抱了起来,一脚把病床踹开,然后轻轻的把雷蕾放在了地面上。

“你……”魏人杰对这个乡巴佬是打心底看不起,一个兽医也敢在人民医院大放厥词。这简直就是在玷污他的专业素养。

“闭嘴!”雷老爷子动了真格,众人纷纷噤若寒蝉。魏人杰心里憋气,可也不敢忤逆雷老爷子。

赵婷毕竟是雷蕾的母亲,从黄天霸出现,就怀着希望灼灼的等待着。

再没有人阻止,黄天霸终于可以放手施为了。

黄天霸要把脉,冷倾月幽幽的说道:“已经闭脉了,人也早走了。我们来的有点晚。”

淡淡的笑了笑,黄天霸取出金针,拟成圆利针,找准天池穴插了下去。

圆利针状如马尾,针尖又圆又尖。多用于治疗痈肿、痹病和某些急性病。

可黄天霸在这里却是用来检测的,他松开针尾,灼灼的看着那静静扎在少女胸口的金针。

周围围着的人也都各怀鬼胎的看着,但大多数人的心里,则都是死了的人,还能闹腾出什么动静。

可动静还真的有了,大约两分钟之后。那金针竟然兀自颤抖,而且还非常剧烈。

黄天霸又是飒然一笑,左手用力一甩,乾坤戒中的刀片钻出,他迅速的在雷蕾的左手中指上划出了十字刀痕,鲜血涌出。

按理说死了的人鲜血应该凝固,可是雷蕾的鲜血,呈现淡红色的趋势,明显不正常。

冷倾月若有所思,黄天霸依旧笑而不语。再次把手伸入了口袋之中,他那里仿佛是个百宝袋。

取出一颗红色丸药后,抬头问道:“艾叶有吗?随意给我点。”

“有!”副院长俞岐山赶紧说道,很快拿了根新鲜的艾叶过来。

分管中医的俞岐山在这次治疗中并没有交出多好的答卷,所以他一直在催促冷倾月搬师下山,可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个毛头小子。

原本以为这次中医依旧出不了头,谁知道刚才这小子那一手金针探穴,不简单啊。这里面的门道,非得内行人才能看清楚。

黄天霸点燃艾叶,把往红色丸药捏成粉末状洒在上面,原本白烟变成了红烟。

一股臭味在监护室内飘散开来。

黄天霸拿着艾叶在雷蕾的左手中指边不停地盘绕,红色的烟雾逐渐浓郁。臭味也越来越重,有的人已经受不住,纷纷后退,让出了中间的空地。

盘膝坐在地上的黄天霸依旧悠然自得,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着到底行不行啊?”魏人杰嘟囔了句,却被冷倾月转头来的冷眼瞪了回去。

忽然雷蕾的中指动了动,房间里响起了一片惊疑声。黄天霸却依旧稳如泰山。

在艾叶不断的盘绕下,中指的伤口内,忽然钻出了一点红色的软体状东西,接着又是一点。

众人终于看清楚,这是条红色的虫子。准确的说,是条被染红了的虫子。细如牛毛,长约两寸。与普通的寄生虫相似。

那虫子径直爬向了艾叶,艾叶忽然倒转过来,直接摁在了虫子的身上。虫子不断的挣扎,可是被上面的火焰缭绕,很快烧成了灰烬。

黄天霸扔掉艾叶,伸手拍了拍雷蕾的脸,雷蕾依旧是动也不动。

“尸傀虫祸害她太久了,身体都虚的快不行了。”也不见他有多大的动作,金针不断的拟态,他手也不停的落针起针。

三阴交、足三里、太溪穴等补气回阳的穴位,都在他的金针下问候了一次。他落针行针到起针,每个穴位都不超过九秒,在医学界,这简直就是玩笑。

但俞岐山却瞪大了眼睛,满面红光全变成了惊愕。失声喊道:“逍遥宗的九息针法,你师父是逍遥凌云子?”

黄天霸依旧笑而不语,俞岐山只能看向冷倾月。冷倾月点了点头,她是那种你不问,她打死也不会说的人。

“难怪……”俞岐山恍然大悟,紧盯着黄天霸的每次起针落针。

片刻,黄天霸收针。见雷蕾还不醒,抬手冲着雷蕾的小屁股给了一巴掌。

“嘤咛……”雷蕾的眼睫毛抖了抖,接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沸腾了,一干人等全部扑了上去。黄天霸擦了擦汗,走了出去。把接下来的时间让给患者家属。

院方的医生们都走了出来,俞岐山在走廊上喊住了黄天霸。

“还有事吗?”黄天霸现在很着急,他急着去夜总会吃肉。

俞岐山急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患者中了南疆的蛊术,而且还猜出了尸傀虫?”

宋长池等人也纷纷围了上来,他们里里外外检查,反反复复研究讨论,可是根本连病因都找不到,更别说救治了。

魏人杰吃味的说道:“瞎猫碰上死耗子呗。”只是这话牵强到没人在意。

黄天霸笑了笑,把并不复杂的道理说了出来。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1 14:03
下一篇 2022-07-11 14:0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