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医品圣手月冲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都市医品圣手》是月冲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都市医品圣手》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月冲所写。精彩内容:

都市医品圣手月冲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安安,她……没来。”林娇红唇一抿,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那个……徐阳……要是安安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办?”

这莫名其妙的话,让徐阳立即皱起眉头,看向了她。

他想从林娇表情里看出一丝开玩笑的意味,却只看到了纠结和为难。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那个……安安跟孙思豪走的很近,而且两人还经常一起进出酒店。”林娇话说完了,撇了眼徐阳。

徐阳楞了一下。

刚想起自己妻子已经背叛自己,便立即否定了。

“不可能!”

萧安安从高中时,就跟徐阳两人相恋。

两人在一起九年。这世界上没人再比徐阳更加了解她,更加爱她,否则徐阳也不会为了她去顶罪入狱,坐了三年牢。

跟差点伤害自己的凶手走的很近。

这绝对不是萧安安的性格。

“我知道刚出狱就跟你说这个,你很难接受。可你早晚都要知道。”

林娇将车停在了路边,拿出手机调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赫然就是妻子萧安安和孙思豪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两人有说有笑,萧安安还挽着孙思豪的手臂,显得十分亲密。

看到这张照片。

徐阳紧紧握着手机,脑海中闪过她入狱前依依不舍的模样,心被挖了一样的疼痛。

“萧安安,她为什么会这样!”

“人,是会变的。”

看着徐阳的模样,林娇实在不忍再说话。可与其让他发现了更难过,还不如第一时间就告诉他。

免得再受骗。

“还有就是你妈妈,住院了。现在躺在第一医院病房内生死不知。”

“什么!”

徐阳脑袋如被雷击,顿时空白,他转过看向林娇。

他从小没有父亲。是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养大,也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

三年前,入狱前徐阳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那时萧安安信誓旦旦,发着毒誓告诉他一定会照顾他母亲。

可三年后就躺在医院生死不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娇咬着嘴唇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徐阳眯起了眼睛,略显狠厉。

不管这是不是事实,他都要跟萧安安求证。

“嘟嘟嘟……”

电话拨了出去,没两秒就被接了起来。

话筒里响起萧安安娇媚的声音,还有医护人员的嘈杂声。

“谁啊。”

“我,徐阳。”

徐阳压制着内心的怒火,沉声说道。

对方听到声音,立即装作懊悔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今天出狱,没去接你。”

“我想问你,我妈怎么回事!”

话才刚出口,对方明显楞了一下。

“你,你都知道了?”

萧安安的话略显慌张,显然林娇没有骗他!可这真相,让徐阳又愤怒,又心痛,只是三年时间。

为什么人会变化这么大!

“你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没想瞒你,我就是想你在监狱里好好表现,不想让你分心。所以没告诉你,你放妈还活着,只是她没有醒过来。”

“萧安安小姐,请再次确认下,是否要对许晴华女士放弃治疗。

如果确认了,请在签名处签字。”

伴随着萧安安的声音。

话筒里传来了护士的询问。

这话,让徐阳立即眯起的双眼射出两道寒芒。

“萧安安,你想干什么!!!”

“徐阳,我实在是没有能力继续负担妈的治疗费用了,所以才……”

延福市第一医院住院部。

三年不见,更显美艳妩媚的萧安安站在病床边,紧紧拧着十指,她脸上满是不安和紧张。

“你告诉我会好好照顾我妈?就是这么照顾的?”

一路飞驰来到病房的徐阳,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冰冷。

萧安安还在狡辩。

“我,我是不想妈再这样躺着受苦。”

“那究竟是没能力负担费用,还是不忍心看妈受苦?”徐阳的语气越发冰冷。他一眼就看出了。

萧安安在撒谎!

“我……”

萧安安实在找不出理由,只好闭上了嘴。

徐阳瞪了她一眼,转头看向许晴华。

此时的许晴华躺在病床上,面色发暗,骨瘦如柴,杂乱斑白的头发,四散在洁白的枕头上。

显得十分憔悴,无力。

这模样看得徐阳心里一酸,但好在他获得了医武传承。

找把椅子坐下,徐阳将手指搭在了许晴华的手腕上,没多久他拿出了监狱长赠送的古朴盒子,从中抽出了银针。

刚想扎进母亲天元穴,就被巡房的医生喝止住了。

“你在干嘛!”

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医生,带着几个实习医生冲了进来,抓住徐阳手臂。

“你这小子是哪里来的,怎么可以随意给病人用针?病人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谁负责!!!”

“我自己负责。”

徐阳轻描淡写的从老医生手里抽回了手臂。

“你负责,你负得了这个责吗?这是人命!不是玩具。你个混蛋玩意。”

山羊胡子老医生气的吹胡子瞪眼。

许晴华这个病例,在医院里是出了名的难治,已经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两年了。不管是西医检查,还是中医看诊,全都使过。

都查不出来病因。

甚至有一时成了延福市,所有有点名声医生的练手病例,但依旧找不到任何原因。

可见这病有多诡异。

现在突然冒出来个年轻人,找不到病因就要施针,简直就是儿戏!

“我敬你是老人,不跟你计较。不要不识好歹!”

徐阳撇了一眼山羊胡老医生。

现在他没任何心情跟人扯皮,重点是要医好自己的母亲。

“住口!你知道我老师是谁吗,你就敢这样开口。”

“我老师可是延福市中医圣手,李开元。”

“老师都找不出来病因,你一个小年轻就想在这胡闹,你这是谋财害命!”

“……”

一时间紧跟着李开元的实习医生,纷纷开口。

李开元脸上隐隐有些得意。

可徐阳理会不了那么多,他抬手就要扎针,但再次被阻止了。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李开元吹胡子瞪眼,“连病因都找不到,你怎么医治她。你个混蛋玩意,这是谋财害命!”

徐阳转过身,认真看着李开元。

要是不解决他,估计这治疗没法继续。负责任是好事,过头了就是无理取闹,冥顽不灵。

“我要能治好我妈,你怎么办?”

“我跪下来叫你爷爷!”

李开元怒气冲冲的开口。

“好。”

徐阳应下,扭头扎下了手中的银针。还没等李开元说话,六六三十六跟银针已经落在了许晴华身上。

“混蛋玩意,你……”

李开元刚想继续开骂。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4 18:11
下一篇 2022-08-14 18:1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