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阅读_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主角建文欣怡武盛):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全文。…

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_是一本很好的小说,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豪门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阅读_前任的复仇拯救妻子计划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这天,我找了老朋友老于喝酒。
老于和我多年友情,对我的事也知道一二。
更重要的是,当初我正是通过他,偷偷把我的小舅子塞进了他们公司的,陈武盛都不知道我和老于是熟人。
「建文,你没发烧吧?」
他听我说完今天前来的请求,连连重复着问我,还想伸手摸摸我是不是病了糊涂了。
可不是么?
陈武盛一家这么对我,我竟然还求他帮陈武盛安排个肥差,单独去负责一个小项目?
老于之前跟我提过一嘴,这职位的活儿没什么难度,枯燥麻烦,但多少有点油水,也算是个美差(这里为了保护老于的隐私信息,就不具体透露太多相关了)。
他再三跟我确认我没说错,也就犹豫着答应了我。
第二天,老于给我消息,说已经安排陈武盛过去做了,陈武盛很兴奋,不停在他面前表决心,说是自己一定会好好努力。
显然是要在公司里巴上老于,想借机一步登天呢。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接欣怡出了院。
我租下了一套很好的房子安置两个儿子和她,请了保姆帮忙照顾,让她好好休息。
这天,她的伤势恢复的越来越快,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只是留下了头疼的毛病。
我们一起在小区里散步,欣怡仰头看我,声音略带酸涩。
「建文,你还怨我吗?还,怨我这些年做的蠢事吗?」
「说什么呢欣怡,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帮你弟弟,但你爸妈看你脾气好,一直逼你、压迫你,逼你像你大姐一样被他们吸干,」我安慰着她,「幸好你现在逃出来了,他们亲自给的断绝关系的证明,再也不用和他们有什么联系了。」
我和欣怡的大姐没什么来往,但大姐的事,我也有所耳闻。
听说大姐婚前,也是被岳父岳母一家压榨着,让她养弟弟,大姐从小就任劳任怨地赚钱供养陈武盛上学,她的第一段婚姻是被父母强逼的,就是因为男方能帮陈武盛安排个好大学。
结果这男方有家暴倾向,大姐被打得进了好多次医院,到最后一次,大姐濒临疯癫,以死相逼终于离婚,逃到其他城市,了无音讯。
这么多年,都没和家里联系过一次。
就连亲妹妹欣怡,都没怎么和她来往过。
她已经被吓怕了。
「我知道他们让我做的事不对,可他们毕竟是我的亲生父母,我不敢把他们想的这么坏,可是看到他们不愿帮我支付医药费,居然直接和我断绝关系……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彻底看透了。」
欣怡释然地说着,「我很感谢他们帮我做的选择,从此以后,我会硬下心肠,再也不会让他们把我当成傀儡摆弄了!」
「没错,欣怡,人活一辈子是给自己活的,不是为别人活的。」
看着眼前重振精神,不再像当初一样软弱颓废的欣怡,我很高兴。
这才是我爱了这么多年的人!
今天阳光明媚,我整理好了所有材料,带着东西去了法院。
是的,我和欣怡把小舅子一家告上了法院,要求拿回房产,并准备好了欣怡的伤病证明、还有我搜集到的小区摄像里他们母子三人被赶出殴打的摄像。
当然还有当初我去闹事录音下来的留证,里面存着我与陈武盛对话内容(包含陈武盛承认打了欣怡和欣怡送自己房子的对话),防止他们临时翻脸不认账。
陈家一家收到法院传唤还不可思议。
他们一家人站在法院门前,看着我身旁的欣怡,岳母破口大骂:「陈欣怡,你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贱人,你居然和秦建文联合起来抢你爸妈的东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
欣怡挽住我的胳膊,头也不回地走进法院。
「这房子是我姐送我的,她自己办的手续,这可不是我逼的!」
还没开庭,小舅子就说开了。
「就是那个贱人自己给的,现在怎么好意思告我们,女儿告父母,告亲弟弟,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小舅子和岳父母在法庭上嚷嚷着,出言粗鄙,吵得法官多次呵斥陈家人安静。
被这样指着鼻子叱骂,欣怡脸色发白,但没有退缩的意思。
他们一家人振振有词,只觉得欣怡送给他们房产是女儿孝敬家里的,收的理所应当,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反倒是觉得欣怡被打之后上法院要求追回房子,是十分可笑的。
在我的鼓励下,欣怡拿出了中度脑震荡的证明书,及当初我搜集到的小区摄像里陈武盛殴打母子三人的摄像。
欣怡作为一位还未出哺乳期的两个孩子的母亲,在雨夜被暴打的视频在法庭上播放时,不光陪审员哗然,就连法官都紧紧皱起了眉头,不忍看下去。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92条第1款规定:受赠人对赠与人实施严重侵害时,受赠人可要回赠与的财产,而我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人陈武盛暴打我的当事人所造成的中度脑震荡已经对我的当事人陈欣怡造成了严重侵害!按法律规定,可追回当初我的当事人赠与被告人陈武盛的财产!」
我请来的资深律师运筹帷幄,当着法庭上所有人侃侃而谈,语气愤慨。
越说,陈家人的脸色越难看。
陈家人心态崩了,他们不懂法,根本不知道到手的房子还有办法再要回去,所以连律师都没有找。
而且一旦输了官司,他们要退回房子,在城里无处可去,只能回到农村老家。
岳父气得起身大骂,冲向欣怡,被法警震慑住了。
不出所料,法院最后判决,房子归属权重归欣怡,此次赠与行为予以撤销!
我们一起拿回了住了十年的房子!
我和欣怡走出法院,蓝天白云下,她垂着头,心情很复杂。
陈武盛他们紧随其后,骂骂咧咧,我护着欣怡,微笑着说道:「请你们尽快搬出去,欣怡还准备翻修一下房子呢,毕竟被你们住过……脏。」
陈家人气个半死。
我则是拉着欣怡一起坐上了车,扬长而去。
……
看到这里的你们是不是觉得舒服些了,以为这就结束、皆大欢喜了?
不好意思,没有。
我的报复还没有远远结束,这只是拿回财产的第一步。
即使是法院要求陈武盛一家搬出房子,但他们还想耍赖不走。
每天关着门不敢见人不说,还换了锁,在家里囤了粮食、水。
看来,是下定决心赖在房子里了。
我也不着急,先让他们体验了一段当老鼠见不得人的生活,才找老于施压。
老于当着我的面打电话,「陈武盛,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上班?刚给你的项目被你搁置了,你不想做了是吗?」
他也气的不轻,毕竟陈武盛是他的手下,还这么轻慢。
我没跟他提陈武盛现在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的事。
陈武盛百口莫辩。
他怕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不敢告诉老于现在他的处境,只得偷偷摸摸地起早出门去上班。
熬了一段,他实在受不了了,不用我说,陈家人自己就搬出去了。
但我还是担心他们报复。
我没有让欣怡回家住,还是让欣怡在我这里待着。
果不其然,岳父岳母又在小区里转悠,跑到家门蹲守。
可我之前故意把事闹大,他们的所作所为人尽皆知,在这里可颠倒不了黑白,还被邻居们指指点点,几次之后终于没脸来了。
因为陈武盛还在公司上班,没法回老家,为了照顾什么也不会做的儿子,岳父岳母被迫在一个偏远小区重新租了个房子,一家三口挤在一个一居室里,别说多憋屈了。
这天,我整理出这么多年陈武盛给我打下的欠条,数了数,共计七十八万之巨。
欣怡看到这厚厚一叠的欠条,很震惊。
「建文,这些借条,你不是都撕了吗?」
当初小儿子的百日宴上,我喝多了,陈武盛一家那晚糊弄着我把借条撕了,我顺势撕了,第二天假装不记得这回事。
其实我当初被他们害了这么多次,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心眼?
我是故意防了一手,那天撕掉的只是我做的备份而已。
「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欣怡听我说完,忍不住感慨道。
没办法,夜路走多了会滑。
但滑多了,难道我还不会穿上防滑靴吗?
……
我拿着这七十八万的借条,先是去了法院,要求陈武盛还我欠款。
借条明细清楚,保存完好,还有陈武盛的签名指纹,真得不能再真,法院受理了。
陈家人傻眼了,他们亲眼看着我把「借条」撕了,哪能想到我还有这一手?
这七八十万的钱他们完全还不上,宁愿做老赖也要躲着我,还开始想着把车过户给岳父岳母名下。
于是我联系上了一个女人,把她约到了咖啡厅。
这个女人,正是陈武盛的相亲对象。
具体名字我不清楚,只知道姓孟。
她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家出身的姑娘,挺漂亮的,只是年纪不算小了。
当时听陈武盛背地里吐槽过,说她不去嫁人偏偏要做工作狂,怪不得变成了老姑娘,要不是她家里有点钱,他还看不上这她呢。
我知道陈武盛这人一无是处,但长相确实还算可以,在女人面前嘴也甜,很风流,要不也不能约到朋友到我们家。
「孟小姐,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尴尬地点点头,「知道,姐夫,我听武盛提过你。」
姐夫。
这个称呼让我们彼此都有点尴尬,我无奈道:「我和他姐姐已经离婚了,你叫我秦哥就行。」
「好,秦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就直说了,」我装作苦恼的样子,叹了口气,「是这样,我最近联系不上武盛了,又实在联系不上他们家人,只能来问问你有消息没。」
「我确实最近几天工作比较忙,没有和他联系,要不你去他家里找找?」
「他家?」
我诧异地说道:「他在哪儿有房?」
「就在xxx小区啊。」
「你说的是18栋202?那不是我家吗?」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陈武盛卖了个干净。
「你家?」孟小姐傻了,「那不是他的房子?」
一番言语,我总算让这个被陈武盛蒙蔽的傻姑娘明白过来了。
她不敢置信,我又拿出那一叠借条,叹气道:「我说实话吧,武盛是在避着我呢,他一共欠了我七八十万,现在法院快把他定成老赖了,本来他如果没有偿还能力的话,也不一定成为老赖,可是他为了不还我钱,还有转移财产的嫌疑,所以他如果不能偿还我这些钱,这个老赖他当定了。」
「我想着当时他跟我说过,等结婚了你会帮他把钱还上的,这才想来问问,你能不能把他欠我的钱还了啊?」
「毕竟你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也就不分彼此了,对吧?」
「开什么玩笑,凭什么要我帮他还?!」孟小姐提高了语调,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秦哥,我也是受害者,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他不但没有房子,还欠了一屁股债呢!」
我安慰了她两句,顺便「一不小心」透露出了陈武盛工作的地点位置。
看着孟小姐气冲冲地离去,我忍不住感慨,自己又救了一个深陷泥潭的姑娘。
希望她对陈武盛手下留情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1 15:47
下一篇 2022-07-11 15: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