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带着萌宝去找爹地主角陆穗穗季鹤霆完结版小说阅读

《末世之带着萌宝去找爹地》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末世之带着萌宝去找爹地》,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小说精选:陆穗穗冷笑,“有个屁的宝贝,你跟陆国豪不早把我爸的东西翻来覆去查看无数遍了吗?连什么打火机皮带扣都被大卸八块,看里头有没有藏着金子钻石。”被陆穗穗揭穿,李淑媛恼羞成怒,却还多了个心眼,“那你怎么突然慌慌张张地来要遗物了?”…

末世之带着萌宝去找爹地_的逻辑清晰,剧情紧凑,内容新颖,主角也挺有特点,很吸引人

末世之带着萌宝去找爹地主角陆穗穗季鹤霆完结版小说阅读

“我今天来不是找你聊天的。”陆穗穗单刀直入,直奔主题,“明天是爸爸的祭日,我要去给他和奶奶扫墓,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把爸爸的遗物还给我,让我供奉到奶奶灵前,告慰她在天之灵。”

李淑媛才不在乎这些,继续压腿,“那死鬼能有什么遗物,你别在这胡搅蛮缠我告诉你。”

陆穗穗缓缓吸了一口气,抬头扫了眼这座大洋房,“二十多年前,爸爸有一笔二十万的抚恤金,还有一套三居室。那会我还小,奶奶又伤心过度没能力打理,钱全被你卷走,房子也被你卖了,筹措资金供你现在的老公陆国豪搞房地产,这些事,你不会觉得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吧?”

放在二十多年前,这些钱算得上巨款,够陆国豪拿去做大生意,挣下家产了。

可惜陆穗穗就是知道也做不成什么,只要李淑媛不认,她就毫无办法。

面对陆穗穗的质疑,李淑媛理直气壮地说,“那些钱本来就是给我的,我嫁给你那死鬼老爸后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又辛辛苦苦把你生出来,身材走样变形!要是一家子和乐美满还好,可结果呢,他一屁股失踪,最后还死了!我浪费好几年青春,难道不该给一点补偿?”

“那也不用全部霸占,让奶奶带着我靠捡垃圾生活吧?还有,我爸当时只是失踪,没确定死亡,你转头就跟陆国豪勾搭在一起,几个月后生下陆皖皖,这难道不是婚内出轨?”见李淑媛还要狡辩,陆穗穗明智地住嘴,转移话题,“废话不多说,我也不是来跟你辩论那些陈年旧事的,你只要把爸爸的遗物给我,让我供奉在奶奶灵堂前就可以了。”

多次事实证明,跟李淑媛讲道理是没用的,这女人永远只会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是绝对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见陆穗穗死活要遗物,李淑媛有点起疑,“你真的只是想要遗物?”突然间,她脑内灵光一闪,“你是不是发现,你爸爸的遗物里藏着什么宝贝了?”

陆穗穗冷笑,“有个屁的宝贝,你跟陆国豪不早把我爸的东西翻来覆去查看无数遍了吗?连什么打火机皮带扣都被大卸八块,看里头有没有藏着金子钻石。”

被陆穗穗揭穿,李淑媛恼羞成怒,却还多了个心眼,“那你怎么突然慌慌张张地来要遗物了?”

陆穗穗摊开手,“我说了,拿去给我奶奶。反正放在你那,要么积灰要么被毁。毕竟那是我爸唯一留在这世上的东西,我这个做女儿的有必要帮他保存好。”

李淑媛将信将疑,正要再多问几句,却看房门被骤然推开,陆皖皖风风火火地闯进来,迎面就狠狠扇了陆穗穗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陆穗穗惊愕地偏着头,脸蛋瞬间开始红肿。

陆皖皖盛气凌人地站在她面前,恼怒地大喊,“陆穗穗,你还要不要脸了,张斌那是好心帮你,不然你这种破鞋还敢叫价每月三万,给你三百都抬举你了!结果你呢,你居然把人家伤成那样!我今天在这警告你,你最好祈祷张斌没事,不然我就把你扒光了拖去游街!”

陆穗穗揉了揉脸颊,转头看见陆皖皖原本精致漂亮的脸扭曲得不像话,还带着得意的奸笑,而周围,李淑媛和陆皖皖的一干朋友们都在看热闹,对她指指点点,没一个人上来帮忙。

陆穗穗缓了口气,突然抄起旁边的花瓶,砰的一声砸到陆皖皖头上,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前又是一脚踹中她腹部,随后将人按倒在地。

“我他妈真是忍够了!”

陆穗穗大吼一声,随即坐在陆皖皖腰上,不顾陆皖皖头破血流的状态,直接捏响指关节,左右开弓,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扇陆皖皖的脸。

“我操你妈的好心!你他妈怎么不去当外围女,你怎么不要那三万块钱!老娘是破鞋,你个跟老娘同时怀孕同时生下双胞胎的女人就是仙女了?我告诉你,我要是破鞋,你也是外表靓丽,内里肮脏的破鞋,咱们半斤八两,谁他妈都没资格嘲笑谁!”

陆皖皖被扇得眼冒金星,脑袋上还在渗血珠,这会根本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被陆穗穗单方面暴打,毫无形象地尖叫哭泣。

周围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想上前解救,陆穗穗抄起手边碎花瓶,抵在陆皖皖眼睛上方一厘米处,在陆皖皖宛如弃妇的凄厉哭腔中大喊,“来,谁敢过来我他妈就戳瞎她一只眼睛!”

陆皖皖的朋友们顿时不敢再动,李淑媛也早没了刚才的嚣张,脱力地跪在地上,哭着喊,“陆穗穗,你还是不是人,她可是你亲妹妹!”

“老娘没妹妹!”陆穗穗一肚子火今天才算发泄出来,揪着陆皖皖的头发将她扯起来,恶毒地向周围人说,“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吧,你们眼中圣洁无比的仙女,早生了两个娃了,一个叫陆英朗,一个叫陆明岩,今年刚三岁,长得跟他们的妈一样可爱。”

说着她又拍拍陆皖皖面无血色的脸,冷笑着说,“你承认吗,陆皖皖小姐?”

陆皖皖头发散开,鼻血横流,一张美貌的脸早肿成了猪头。她一直活在父母无微不至的爱护中,这辈子还没受到这么大的惊吓,因而被陆穗穗拿着花瓶碎片一威胁,立马六神无主,哭叫着点头。

一听陆皖皖才二十出头,居然都生了俩孩子了,她的朋友们也都神色各异。

这番骚动引来保安,却因为“人质”在手,没人敢把陆穗穗怎么样。

陆穗穗老神在在地“挟持”陆皖皖,一点都不着急。

陆国豪也终于因为这番动静从公司赶回来,他好歹是个大老板,比其他人都冷静,沉声对陆穗穗说,“你现在放手,我们可以当没发生过,你要是再闹下去,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陆穗穗挑眉,“你什么时候留情过吗?”如果这些人真的对她有一丝一毫的情意,就不会把她害得这么苦。

李淑媛抓着陆国豪的胳膊,强装镇定,“陆穗穗,你要是敢动皖皖一根毫毛,信不信我,我就把你一儿一女拖去喂狗!”

“呵呵,那你拖啊,反正我也嫌弃他们。不过喂狗的时候记得做干净点,现在刑侦技术那么成熟,要是被发现了,可是要坐牢的。”陆穗穗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成功让李淑媛脸色一寒。

陆国豪也觉得奇怪,陆穗穗一直胆小得像仓鼠,今天是被厉鬼附体了吗?

“陆穗穗,你失手伤人是要坐牢的,就算你能利用皖皖离开这里,也别想逃过法律的惩罚!”

陆穗穗还是一脸风轻云淡,“那你们最好能在牢里弄死我,不然等我出来,想尽办法都要杀光你们全家!”

说着,她用阴冷的目光一一从几人脸上扫过,快意地看他们随自己说出口的字眼,脸色慢慢变得惨白。

“我也就一条命,算上儿女顶多三条,而你们,两个老的,两个年轻的,还有两个小的,三条换六条命,是个人都觉得值。”

陆皖皖失血过多,都快晕了,还不忘用破了音的嗓子哭喊,“爸妈,快救救我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6 22:32
下一篇 2022-08-16 22:3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