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写的小说误爱,勿爱最新阅读

佚名的这本《误爱,勿爱》非常有趣,主角故事精彩,下面为大家带来章节片段:…

《误爱,勿爱》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佚名,主角性格讨喜。精彩节选:

佚名写的小说误爱,勿爱最新阅读

薄瑾寒是谁?

他是北川最富有的男人,年仅三十便纵横政商两界,他是薄氏集团的当家人,集团分支遍布全球各地,员工数以万计。

别说是董老大,就连政界首脑看见他也得敬畏三分。

几秒钟之后董老大才反应过来,骂骂咧咧的叫嚣,“你要是薄三爷的女人,那我就是你爷爷!”

他猥琐的冷笑,狠狠地拽起黎笙的长发,“谁不知道薄三爷不近女色,编瞎话也特么不分分人么!走,贱人!”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三楼的VIP包厢内,一双漆黑冷冽的双眼正在目睹这一切。

那漆黑到暗无天日的眼底,犹如无底深渊,透出满满的冰冷杀气。

此人正是薄瑾寒。

他半眯着眸抽出一根烟夹在指尖,眉心轻凝,若有所思。

身旁的小弟沈北城赶紧狗腿的给他点上烟,“三哥,这小娘们儿居然冒充是你的女人,不要命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妞长得真不错,便宜那个肥头大耳的张家和了。”

“不如……三哥,你就把她收了得了,你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吗,?没准儿这青涩的小果子就真能破了你的童男身?”陆峥意.淫道。

薄瑾寒眉心一蹙,一记冷眼抛过去。

陆峥瞬间闭嘴,吓得肝都颤了。

这个冷阎王的眼神太摄人,连他们这群从小玩到大的都得罪不起。

姜家大小姐姜语嫣紧紧咬住唇瓣,也哀怨的狠狠瞪了陆峥一眼。

她一颗心都在薄瑾寒身上,生怕他一不小心看上谁,“瑾寒,薄伯伯跟我爸已经商量好了,等我生日的时候就给我们订婚,你……你不准看其他女人。”

说着,她便要挤到薄瑾寒的身边坐。

看到她要过来,一直懒洋洋地趴在薄瑾寒脚下的凯撒猛然抬头,凶神恶煞的卷着毛就汪汪的吼起来,对她充满了敌意!

姜语嫣吓得尖叫,整个人都哆嗦了。

薄瑾寒凉凉抬眸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冰冷无温,薄情无义,“离我远点……”

姜语嫣被他一句话伤的眼眶瞬间通红,她委屈的攥紧着拳心尴尬的站在那儿,终是没敢坐下去。

包厢里的温度却凝滞了几分。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薄瑾寒的好心情已经被破坏了。

沈北城赶紧打圆场,“三哥……别那么冷漠啊……是个女人都要被你吓跑了……”

薄瑾寒俯视着台下,犹如主宰一切的命运之神。

下一秒,他抬了抬下巴指着楼下惊慌挣扎的黎笙,薄唇轻启,“把她带上来。”

“瑾寒……”姜语嫣踉跄了一下,她没想过薄瑾寒会用一个夜总会的小姐来羞辱她。

“啊?”陆峥惊讶的瞪大嘴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三哥,你真对这妞……”

不是为了刺激姜语嫣吧?

话还没说完,薄瑾寒的身体微微一挺,目光冷冽的转眸看向他,“怎么?一个两个都来管我?我想玩儿哪个女人谁敢拦着我,嗯?”

他动作优雅的弹了弹烟灰,嗓音里的冷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错了三哥……”陆峥吓得直哆嗦,“我马上去办!”

几分钟之后,黎笙被两个保镖架着扔进顶级包厢。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她狼狈的跌倒在地,惨白的小脸上尽是悲凉,难堪无措的想用裙子遮住身体,想爬起来。

突然一道粗重的喘息声袭来,紧接着便有笨重的庞然大物向她扑来!

“啊!”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凯撒勇猛地扑倒在地!

这一刻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凯撒是当年战功赫赫的军用犬,对薄瑾寒忠心耿耿,生性猛烈,向来是生人勿近。

可此时却一改常态,热情的扑在黎笙怀里一阵乱舔。

它几乎从不会对陌生人如此亲近。

黎笙怕狗,被吓坏了,“不要,救命啊……”

薄瑾寒刀削般的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凝眉低声警告,“凯撒!”

凯撒这才摇着尾巴讪讪的松了口,可仍旧不甘心的围着黎笙转。

沈北城更觉得不可思议,摸着下巴蹲在了黎笙面前,不怀好意的打量。

“三哥,没想到凯撒也看上这雏了!你跟她不会真的曾经有一腿吧?”

细看真是个精致如画的小美人,楚楚可怜,清纯娇媚,任何男人看了都想摧毁,可又极容易激发起男人的保护欲望。

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薄瑾寒咬着烟蒂眯眸,湛黑的视线冷若冰霜,却紧紧锁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小女人。

他的嗓音在昏暗的灯光下,魅惑低沉。

“东子,你话太多。”

“不是,不是……三哥……不对啊……”沈北城仔细的打量黎笙,突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这女人不就是三个月前被薄启山赶出家门的……那个薄慕岩的童养媳吗?她明明都被玩烂了,还敢装处上拍卖台?”

“妈的刚才为了把她买回来,老子花了三千万!”陆峥暴躁!

“就是她,如果不是她出轨,如果不是她跟野男人的激情视频在订婚现场曝光,薄慕岩也不会车祸成为植物人!”

“就是这个狐狸精!真不要脸,把薄慕岩害成植物人还不消停,你还有脸来勾搭我三哥!”

提起黎笙可能没多少人知道,可是一提起GM集团太子爷薄慕岩的童养媳,整个北川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可是个给薄慕岩戴过绿帽子,让整个GM蒙羞的女人!

黎笙死死咬紧唇瓣,羞辱又难堪。

她本不想被人认出来,更不想给薄家蒙羞,可这时间,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被骂,被嘲讽。

“是吗?”薄瑾寒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明明灭灭,仿佛夜色里深沉的海。

那锐利锋芒的视线,寸寸掠过她精致美丽的五官。

几个月前的疯狂一夜,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

黎笙无助的抬起头,寻着声音看向包厢中间沙发上坐着的高高在上的男人。

他以一种极为倨傲的姿态坐在黑色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张扑克牌,漆黑的双眼在灯光之下发出冷冽的光。

从头到脚,他的身上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寒而栗,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犹如冰雕的男人,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让人在他面前忍不住低下头颅。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黎笙愤怒的红了眼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跟她上床的人不是薄慕岩,她不知道那一夜的男人是谁,更不知道是谁故意拍了视频在订婚现场播放!

她恨那个男人,她更恨拍了视频设计她的人。

如果不是他们,慕岩就不会出事,她就不会被爷爷赶出家门。

黎笙心底慌,她想离开这冰冷如地狱般的包厢。

可是她刚踉跄着爬起来想跑,就被门口的保镖冷冷的推了回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8 16:46
下一篇 2022-08-18 16:4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