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吴雪梅一品村夫最新小说阅读

主角叫陈飞吴雪梅的小说叫做《一品村夫》,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嗯,我打算等小悦回来,就先搬回家住两天!等她们上学走了,我再回来。吴雪梅声音有些萧索,还带着点苦涩的味道。说起来,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可是陈大石已经死了,那个家还是家吗?…

《一品村夫》讲述了陈飞吴雪梅平平淡淡的的爱情,很真实,却又不乏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很好。

陈飞吴雪梅一品村夫最新小说阅读

回家后陈飞感觉到又累又乏,就洗了把脸打算好好睡上一觉。。

这个点,东屋的灯早就关了,陈老蔫俩口秋收这两天累得够呛,早早就躺下休息。

他家是三间半房开两个门,西屋两间,中间一条走廊,陈飞和姐姐陈悦各住一间。现在陈悦的屋子住着吴雪梅,灯却还亮着。

陈飞皱了下眉头,他刚才看过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吴雪梅怎么还没睡?

他过去敲了敲门,轻声的问:嫂子,还没睡?

小飞啊,没睡呢,你有事儿?吴雪梅在里面回答。

没事儿,都这么晚了,看你屋里灯亮着,就问问!陈飞挠挠头,就想转身回自己屋。

这时候,门开了,吴雪梅探出半个身子来,有点责备的说:咋回来这么晚,还一身的酒气!

陈飞呵呵一笑:我和三炮唠唠嗑,说说收粮的事儿,又喝了点酒……

他说着忍不住在吴雪梅身上扫了一眼,发现她穿了件半透明的睡裙,因为是探着身子,两只鼓腾腾的肉球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

睡裙里没有穿胸罩,球球上的两点小颗粒微微凸起着,隐约还能够看到一抹粉红。吴雪梅没有生育过,两颗蓓蕾的颜色还很浅。

陈飞的心不禁怦的跳了一下,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吴雪梅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就说道:小飞,老孙太太是找你帮着整回来的?

陈飞点点头,这事儿没法和吴雪梅直说,还不如干脆不知声。

吴雪梅叹口气:这样也算帮赵桂芬忙了,要不她一人在家,也不是个事儿!对了,今天晚饭的时候,小悦来电话了,说是月底到家,还要带个同学过来!

我姐要回来了?陈飞顿时一喜,可不是,算算时间,再有两三天就到九月末了,国庆长假来了。

嗯,我打算等小悦回来,就先搬回家住两天!等她们上学走了,我再回来。吴雪梅声音有些萧索,还带着点苦涩的味道。说起来,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可是陈大石已经死了,那个家还是家吗?

陈飞知道吴雪梅心里的苦处,就连忙的说:嫂子,不用搬回去,到时候叫我姐和她的同学去那边住好了!这样搬来搬去的,多麻烦?反正她们呆几天就得走。

吴雪梅感激的看了眼陈飞,轻声说:谢谢你小飞!

嫂子,你说这话多见外?咱们是一家人,时候不早了,快去睡觉吧!陈飞故意打着哈欠说。

吴雪梅抿嘴一笑,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就连忙说:我差点忘了,王小五晚上来找过你,说你回来给他打个电话,好像挺着急的。小飞,你咋和这样的人打上连连了呢?

吴雪梅对王小五没啥好印象,她记得有好几次和王小五碰着,那家伙就往自己的胸脯和屁股上乱看。要不是害怕陈大石那火爆脾气,早就动手调戏了。所以看见陈飞和王小五走得近,不禁有点担心。

行,我知道了!陈飞就当做没听见:嫂子,快睡吧,这几天农活多,别累着。

吴雪梅叹口气,把身子缩了回去,关上门,接着里面的灯就灭了。

陈飞摇摇头,王小五除了好色之外,好像没啥别的恶行,至少比王老坦王富贵那种在背地里使坏要强得多。

想起背地里使坏,陈飞不禁自嘲的一笑。自己不也是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吗?

想了想,他没有回屋,而是由转身出了去,离屋子远了一些才掏出手机给王小五打了电话。

那边王小五还没有睡,看是陈飞的电话,就赶紧接了起来:小飞哥,老孙太太来找我了!

这倒是有点超出陈飞的意外,老孙太太在村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刁,跳神和小册子的事儿都是王小五整的,难道是找王小五算账?

她找你干啥?想到这里,陈飞就问。

王小五那边说:我也不知道,来了之后就说了一句话,说她再也不敢打桂芬姐了,求求我别在把她整公安局里去。看那样,好像是吓破胆子了。

陈飞一听,顿时松了口气,本来他还打算找个机会磕打磕打这个老刁太太,告诉她以后别对赵桂芬又打又骂的。看来现在倒是省心了,也不知道在公安局被吓成啥样?

王小五,这事儿多亏你了,有时间我请你吃饭!陈飞想想这都是王小五的功劳,就说道。

而且,他还打算等收粮的时候,找这小子帮忙。毕竟他是王老坦的侄子,村里人虽然都不得意他,可忌惮着王老坦,都得给几分面子。

小飞哥看你这话说的,只要你小飞哥开口,我小五上刀山下火海都不眨巴一下眼睛……这家伙电视剧看多了,说话一套套的。

陈飞笑骂道:得了得了,就这么屁大个地方,哪有刀山火海让你下?过完国庆我想收点粮食,你要是没事儿就帮帮我的忙,不会让你白干的。

好啊,啥白干不白干的,就是小飞哥你一句话的事儿!王小五喜滋滋的说,其实他比陈飞大好几岁,可谁叫人家下手狠,又混个社会呢?叫声哥也不会掉块肉。

陈飞摇摇头把电话挂了,想起王小五被自己几个大耳刮子打得猪头样,就不禁好笑。

转眼过了两天,到了九月底,陈悦打来电话,说是下午到县里,叫陈飞去接接她。

其实就是国庆几天假,她也不会带行李回来,主要是好几年没看到弟弟了,心里面着急看到而已。

所以中午吃完饭,陈飞刻意打扮了一下,就坐车去了县里。正好终点站是客运站,他倒是省了另外打车的钱。

陈悦坐的车是三点半到站,陈飞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检票口等。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8 18:37
下一篇 2022-08-18 18: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