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了夫人的马甲「免费小说」安歌沈南星全集阅读

爆了夫人的马甲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安歌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爆了夫人的马甲_是一本很好的小说,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豪门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爆了夫人的马甲「免费小说」安歌沈南星全集阅读

安歌迎风,眼睛有些涩的难受,她伸手捏了捏鼻子。
男人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车在一个小巷子口停下,一时间吸引了不少目光。
安歌打开车门,下车,她略一歪头,有些不怎么美好的记忆涌上心头。
“怎么,沈总也来这样的路边摊吃东西?也太接地气了吧。”安歌吐槽了一句,随手拆了一颗泡泡糖,来缓解内心的不舒服。
这是接近城郊的一条美食巷弄,她很小的时候在这里度过一个夏天。
那个时候养母就在后面摆摊,她没少吃苦。
“我知道一家店,炒粉鸭头特别好吃。”沈碎浅声道,他也是从最低端爬上去的,又不是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
吃过路边摊有什么稀奇。
安歌径直往前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她其实很厌烦那个养母,那人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捏她,在养父的面前却装作很温柔和善。
从前养父还能护着她半分,后来养父出车祸没了,养母更是变本加厉,她烦躁的时候,总拿烟头烫她,烫的安歌瑟瑟发抖。
可在外人的面前。
养母总是表现的对安歌很好,一回家关上门便是拳打脚踢,幸好那段日子持续不长。
后来啊。
安歌再出现的时候就足够还手,吊打养母。
那消失的三年,没有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
“怎么不进去?”沈碎在身后说道,这个时间点来吃饭的人不多,老板看着两个人站在门口,赶忙出来迎接了。
安歌僵了一下,突然觉得没什么胃口:“不饿了,我们走吧。”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安歌低着头径直走了。
男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就好像能够看穿她的内心一样。
“你很伤心,老爷子没有站在你这边?”其实沈碎并不善于安慰别人,起码对付快要哭鼻子的小丫头,他是手足无措的。
安歌凝眉,顿住脚步,她摇摇头,倒也是难得的乖巧。
“沈爷爷一番好意,可他的愿望对我来说根本就是鸡肋,有没有一个温暖的家,从来不是我的目标。”
“嗯?”沈碎倾身,眉头微微挑起,“老爷子这个人总是做些糊涂事,不过家这个词,对我来说也很冰冷。”
他勾唇,笑得妖邪,侧过身,目光越过马路,他的侧颜尤其好看。
安歌怔了一下。
“其实抛开原生家庭,你还有另外一个可以选择的家,不是吗?”沈碎回过头来,盯着安歌看。
女人的心里被盯得有些发憷,他在说什么?
安歌蓦地抬头,浅声道:“这么麻烦的东西,我向来不喜欢。”
她嘴硬的很,家这种陌生且遥远的东西,根本不适合她!
沈碎收回了手,眼底隐隐有些失落,他调笑着说道:“走吧,送你回去。”
安歌的心里也有些奇怪,她以为沈碎会说些什么,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两人的交谈也很简短,之后便再也没有说过什么话。
一直到楚家别墅,沈碎都没有再说一句话,有些话太过轻浮,他还不能确定安歌给他的是新鲜感,还是心动。
楚家。
安歌也不知道沈家老爷子最后又说了什么,但是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异常的热络。
就是一贯对她冷脸的吴妈,也是笑脸相迎。
“小姐回来了啊。”
“先换鞋,等会筒骨就好了,妈妈特意下厨做了一些好吃的。”王恬蕊笑着道,嘱咐楚念禾去给安歌倒水,这一家子忙碌的很。
安歌很不习惯,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她的神色清冷,不知道这份殊荣能维持几天。
楚念禾一改之前处处怼安歌的神色,她笑着上前,就跟最开始见面时候那么温柔的笑。
“姐姐看看这水够不够热,要是觉得凉了的话,我去给你换杯热的。”
“不用了。”
安歌没有喝水,径直上了楼。
楚念禾站在原地,有些失落。
“没事的,慢慢来,安歌总能习惯的,沈老爷说得对,咱们就是太疏远安歌,不能给她家的温暖。”楚一行拍了拍楚念禾的肩膀,“只要以后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我知道了,爸爸。”楚念禾吸吸鼻子,浅声道,“这次姐姐能放过我,我已经很感恩了。”
“傻孩子,以后再怎么冲动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了。”
王恬蕊说道,把餐具都摆好了,还真是尽心尽力。
可惜安歌没什么胃口,吴妈喊了好几次,安歌都没有下来。
她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翻看着那些皱巴巴的纸片,全都是以前养父写的家长评语,那个憨厚的中年男人留下的仅存一些字迹。
都被安歌很好的保存在这个相册里面,一张张,歪七扭八的。
却把安歌看的热泪盈眶。
她坐在地上,与门外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笃笃笃。
王恬蕊弄了一整根的筒骨上来给安歌吃:“多少吃点吧,饿着对身体不好,以后你想吃什么,穿什么,都跟妈妈说,妈也知道亏待了你,我们会尽可能的补偿。”
“放下吧,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安歌这么说道。
王恬蕊走过来,看着那脏兮兮的东西,眼底却是有些嫌弃:“这些旧东西都丢了吧,妈给你买新的。”
她其实很不想安歌带着从前的印记。
“我说让你出去。”安歌冷声道,她懂什么,又不是东西越豪华,越贵,越好。
这些都是她珍藏在心里的记忆,也是安歌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地方,也是唯一一处可以被触碰到的柔软!
王恬蕊见她心情不太好,也就没有多说了:“你记得吃啊。”
她转身离开。
安歌深呼吸一口气,把东西收好,收敛了眼底那些情绪,她很快地打开电脑,快速浏览了一下最近要买的东西。
鼠标接触到了界面,莫名看到了楚二爷的拍卖品,他回来了?
安歌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
沈家老宅。
沈碎还没下楼,就听到楼下热火朝天地在讨论楚家的事情。
沈夫人阴阳怪气的开口:“老沈这出手阔绰啊,三个亿买一条项链?”
沈建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对劲,但他没有说话。
老爷子咳嗽了几声,拐杖重重落地:“少说几句,三个亿都是捡了便宜的,这种事情你以为闹出去很好听,也就我去卖个老脸了。”
“您还知道自己是个老头子啊。”沈碎从楼上下来,神色不太好。
他这模样,就跟要替安歌出气似的。
沈老爷子气得直嘟囔,指着沈碎:“就你这臭小子,别人家的事情你最上头!你就巴不得看别人家门不幸!”
“要是我真有心出手,早把她送进去了。”沈碎冷声道,并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席间沈南星一句话不敢说,也是心有余悸,他怎么都想不到楚念禾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跟她从前的形象实在是天差地别。
“你真以为自己很有本事,安歌好不容易被楚家找回来,还没享受家的温暖,你就想拆散,你这个男人安得什么心,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六根清净?”
老爷子的话匣子一下子就开了。
沈碎抬头:“你看重的东西,人家未必看得上,你下次少管闲事,每次都要我善后。”
沈三爷语气当中透着浓浓的不耐烦,但也由着老爷子去了,很多时候他也由着老爷子折腾。
但这一次显然很不爽。
“老三,少说几句吧。”沈建低声道,:“这件事情是我没有考虑清楚,我已经楚小姐回心转意,谁知道那个楚念禾那么可恶。”
沈建把话锋转到了楚念禾的身上,说那个女人年纪轻轻,怎么就做这样的事情。
“楚家连这个小单子都接不住,闹出这么大的乌龙,我看以后还是谨慎选择。”沈建也不太痛快。
三爷蓦地抬头,眼里有些嘲讽:“三个亿就想捡漏,你也挺有趣的,给那个小明星置办豪宅一口气拿出也不止这么点吧。”
“……”沈建没有说话,他没想到沈碎今天竟然破天荒的教训起自己来了。
从前沈三爷都是懒得浪费这些口舌。
“还有你说楚念禾的不是,问问沈南星会不会痛快?”沈三爷一人之力,搅动了整个饭桌,“听说你跟楚念禾在恋爱?”
沈南星一僵,所有人全部看着他,在等他说这些话。
“我……”
“哪有啊,南星还是单身的。”沈夫人慌忙说道,“前几天那个白总过来,说是要介绍他女儿给南星认识呢。”
沈南星低着头,一言不发,也不敢在这个桌面上顶撞什么。
沈建这次倒是欣慰:“那种人品有问题的家贼,还是别要了,万一哪天真的出事,你后悔都来不及。”
“嗯。”
沈南星闷闷的,可也明白家里人不看好的爱情,他再怎么坚持都不会有结果。
而且楚念禾做的事情,实在太令人失望了。
沈南星想问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什么。
他约了楚念禾见面,想把事情好好说清楚。
沈南星苦口婆心,甚至于语气都有些偏激,他好像很难得对楚念禾发火,从小到大就这样。
在他的心里,楚念禾一直跟仙女一样。
“你缺钱,你可以跟我说啊,为什么要去偷东西,我可以帮你的!”
沈南星一上来便是一番质问,问的楚念禾懵的很,她以为沈南星是听到什么,起码会安慰自己几句。
从前沈南星都是这样,无条件站在她这边,可是这一次,楚念禾发现自己错了。
“不是的,南星,你先听我解释,我不是为了我自己。”
楚念禾都快哭了,要不是因为这是公共咖啡厅,她都要已经哭了。
“所以你还是做了小偷,不是吗?”
“我是为了爸妈,他们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想看着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倒了,姐姐要是早点帮忙,我也不会误入歧途。”
楚念禾轻声道,害怕情绪太激动,会引起别人注意。
“姐姐跟他们才是一家人,我一个养女姑且能做到这个地步,可是姐姐她为什么那么心狠,就明着看楚家倒了,她就高兴了?”
楚念禾深呼吸一口气,她的手,瞧瞧的摸过去,勾住了沈南星的小拇指。
她慢慢抬头,去探寻男人脸上的神色。
发现沈南星此刻的神色其实没那么夸张,她的心里稍稍的放下心来。
“我是用错了办法,我这几天一直在跟姐姐道歉,也在帮她做事情,南星,这个世界上所有人误会我,我也不想你误会我。”
沈南星来势汹汹的怒火,就被她这几句轻飘飘的话瓦解了。
“我现在很认真的在忏悔我的过错,想要弥补姐姐,只要她愿意,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也想楚家好啊,南星,你说句话啊。”
楚念禾着急的很。
沈南星深呼吸一口气,反握住楚念禾的手,他还是原谅了这个女人。
“我知道你为难,你缺钱跟我说,知道吗?”沈南星拍了拍她的手,“你之前不是想去拍戏吗?我问过我爸了,他最近也没什么计划,他的戏多数是为了捧岑涣,你要是去肯定会受岑涣的委屈。”
沈南星说得很委婉,他其实也不想楚念禾走这条路,可是没办法。
被S大退学之后,楚念禾一直在想别的出路。
她也是劝说了沈南星很久,才让他松口,她想进娱乐圈,起码这是另外一条路子。
“可是我……”
“我爸名下的公司,就是为了岑涣而存在的,你最好不要去,你也知道我妈不喜欢那个女人。”
沈南星说道,他没有说沈建其实很不喜欢楚念禾,而是用这样的说法给规避过去了。
“好吧,我再想个办法吧。”
“你之前不是说认识肖瑾吗?”沈南星轻声道,“你要真的愿意,我去帮你求求肖瑾,正好今晚有个局。”
楚念禾的心里不太舒服,其实她看到出来沈南星的委婉,他一个沈家少爷,凭什么去求肖瑾。
可为了楚念禾,沈南星愿意的。
“好吧。”
“今晚你跟我一起去,我们私下约的一个局,不用穿的很正式。”
沈南星交代了几句,楚念禾便匆匆回去了。
她想要向上的机会,名媛圈内,她的名声尽毁,早就没了立足的地位,倒不如趁着还年轻,赶上现在的大热趋势。
……
云城最大的娱乐场所,盛世帝豪D包厢,安歌早就来了,她坐在旁边调整机器,准备上手打碟。
肖瑾在她身旁来回的走。
“等下我女神来了,你好好表现。”
“……”
真当她是个无情DJ?
“记得把钱结一下就行,盛世DJ那么多,你找我来干什么?”安歌无语的很,这人美其名曰怕她一个闷在家里闷坏,让她出来玩,可一来安歌就知道是陷阱。
“我上次不是传给你一张照片吗?”安歌蹙着眉头,白皙的手指落在机器上,“你不知道白橙跟沈碎的关系,你还敢下手,到时候被剁了喂鲨鱼,我可不给你上坟。”
“呸,你那什么照片,糊成那样,什么都看不出来,你要说那是外星人我都信!”
肖瑾吐槽安歌的手,抖得跟帕金森似的,顺便拿出手机,调出那张照片,让安歌死个明白。
“看到了吗?”
肖瑾无语的很。
安歌蹙着眉头:“你这是不信我?”
这狗男人,迟早弄死他,这么多年兄弟真的白当了,连她的话都不信。
“我信啊,但我也相信我女神。”
“滚你丫的,少特么在我这里犯花痴。”安歌一脚踹了过去,她站起身来,无语的看着这屋子里的钢琴,“你不是要开趴,为什么还要放这东西?”
安歌伸手掀开了琴盖。
恰好这个时候,门外进来两个人,女人穿的很是雍容华贵,第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想笑。
安歌蹙着眉头:“你请她来干什么?”
安歌看着身穿礼服的楚念禾都觉得丢人。
“我没请啊,怕是沈南星喊来的,真是无语。”肖瑾叹了口气,“不过她现在对你应该很规矩吧?”
两人说话间,沈南星已经领着人过来了。
沈南星倒是自来熟,为了推销楚念禾不遗余力,看到屋子里有钢琴,他赶忙说道:“念禾钢琴弹得很好,就让念禾先来热个场子吧。”
楚念禾微微一笑,尽可能做到眼睛里面没有安歌,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了她的心情。
“还是不要献丑了。”
楚念禾心里却是得意的很,想要肖瑾看到她的闪光点,这一把钢琴简直上天助她。
“可不是谁都会弹钢琴的。”肖瑾完全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你要来试试就试试。”
楚念禾也就没有推脱顺势上前。
安歌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紧蹙着,这女人还真是在哪里都不忘出风头。
“念禾有意进军娱乐圈,肖瑾有没有好的建议?”沈南星轻声道,“你最近不是在搞一个选秀吗?她合适吗?”
肖瑾眉头皱地跟川字一样:“她有什么才艺?”
耳畔楚念禾的琴音阵阵,却并不能入人心。
“就这一手钢琴,还不能吊打吗?”
“钢琴的确可以,但是这样的不行,起码……”肖瑾微微一笑,指着安歌,:“超过她!”
开什么玩笑?
安歌一歪头,满眼的杀气,这世上能超过她的都不多,更何况这里?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1 17:42
下一篇 2022-07-11 17: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