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师尊真不想搞事情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玄幻:师尊真不想搞事情》,主角为魏沧澜宁婵小说精选:…

《玄幻:师尊真不想搞事情》主角为魏沧澜宁婵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玄幻:师尊真不想搞事情

墨衣男子和青衣少女自然就是魏沧澜和李瑾。

客官们的嚼舌根,他们二人怎么可能听不到。

李瑾端坐着木桌前,秀眉紧锁,看向对面的魏沧澜小声道:

“师尊,他们说的陈妤就是……”

魏沧澜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中却是恍然大悟。

对啊!

《问仙》游戏设定中,他的大弟子陈妤遭遇就是如此悲惨。

这就是玄幻网文中,经典的主角模板嘛!

背叛流开局!

只不过是男女身份对调。

一般都是男主角被狗男女背叛,被夺走修为!

放在他大弟子陈妤身上,就是女主角被夺走修为。

说到修为被夺,魏沧澜脑海又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

记得这段剧情里貌似还牵扯到两邪两魔的身影。

具体是怎么回事,他记不清了。

他不可能什么剧情设定都记得清晰万分。

至于两邪两魔,设定就很简单了。

这个星域不单单是只有正派,肯定有魔道邪道。

两邪是两个邪门,媚狐宗与驭妖楼。

两魔是指毒魔宗与鬼门。

四个门派独立存在,但又共同听命于一人——鬼门掌教、魔道女帝。

记得游戏里魔门女帝是唯一能和宁婵五五开的存在。

但二人并未实际交手过。

估计实战四六开,宁婵六。

魏沧澜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当务之急是要接大弟子回山门,安抚她受伤的小心灵。

人家不像咱。

她是真天才,是跌落神坛。

咱是特么铁废物,装大尾巴狼。

那能是一个概念吗?

所以呀,找到她之后一定要好生对待,可不敢乱搞,可不能最后走向老子惨死的结局。

魏沧澜在心里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

“师尊,我们什么时候去接陈妤?”

饭菜已经上来,李瑾知道魏沧澜好酒,就先给他倒满一杯烧刀子。

“不急,今日飞沙宗在午时举行典礼,陈妤必然在场,我们那时前去便可。”

“弟子知晓了。”

李瑾点点头。

魏沧澜心里却在坏笑。

为什么要在人家举行典礼的时候去?

因为那时,肯定是陈妤最为窘迫的时候。

试想一下,昔日的天才陨落,宗门、家族还有旁人看她的眼神必然复杂,有人会冷眼嘲讽,有人会落井下山。

她遭受最悲惨的事也莫过于此。

届时,他魏沧澜再现身,救她与水火之中。

呵呵,废人?

这废人我苍星门要了!

这不就给她装逼的机会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带入魏沧澜的身份,此时他心中甚至有些愤怒。

敢欺负老子魏沧澜的弟子?

真不知道老子是谁?

我什么身份啊?

我可是佛门蝉子!

苍星门的传奇师尊!

呃……

不好意思。

入戏太深。

魏沧澜赶忙在心中告诫自己,别太跳脱,别太高调。

自己就是个炼气的菜鸡,别瞎装比,小心被戳穿!

于是,他低调地低下头,看着斟满的酒杯,淡淡地喝上一口。

“哇,这个男人是谁?好几把帅!”

忽然,酒肆中有顾客见到魏沧澜惊呼一声。

“是啊,连喝酒的动作都那么优雅潇洒!”

“此人到底是谁?一刻钟!一刻钟我要这个男人的全部信息,本女要强娶!”

“唉,和他相比,那个妙龄书童都显得不那么养眼了。”

李瑾秀美不自觉地跳了下。

凡夫俗子,你们说谁是书童?

你们才是书童?

全家都是书童!

魏沧澜不仅吸引异性的目光,就连同性的眼球也停留在他身上无法移开。

更有龙阳之人暗暗咋舌:

“男生女相,此等美人,真乃人间一绝,不枉我来这小酒肆一遭。”

“倘若在软塌之上,这不就是人间尤物?快哉快哉!”

魏沧澜听着,感受龙阳人的目光,暗自打个寒战。

你想跟老子脆皮鸭?

滚尼玛的!

老子把你几儿噶了下酒信不信?

一群沙口,典中典!

“咯咯咯……”

这时,李瑾却是抿嘴轻笑,笑声如风铃般悦耳。

“嗯?瑾儿笑什么?”

魏沧澜抬眼寻问。

“师尊……不好意思,只是想到您如此俊美,连男人都如此爱慕,实在是忍俊不禁……”李瑾说得有些害羞,双颊绯红。

魏沧澜没说话,只是回以淡然的笑容。

一种处变不惊,看云卷云舒的气质瞬间上来了。

但心里却是妈卖批。

果然,李瑾你涮老子是吧?

等哪天我就从系统那整一本什么《欲钕心经》、《房中术》,深夜找你好好修炼一番!

魏沧澜摇摇头,看了看外面的日头,见李瑾没什么胃口,反正她都辟谷了,就说道:

“走吧,时候不早了,飞沙宗的典礼快开始了。”

“好的,师尊。”李瑾点点头,然后朝小二摆摆手,结账走人。

……

正午时分,飞沙宗的典礼在郡城的广场举行。

一时间街道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虽然飞沙宗是个三流宗门,但在这不大不小的郡城当中,其名声也算是响当当。

不少当地家族都想将自家后辈送入飞沙宗。

然而除去内定招收的弟子,飞沙宗对外宣称只在郡城收一名弟子。

这就让无数人都争破脑袋。

典礼如期开始,高台上飞沙宗的长老朗声主持现场,让无数年轻人来到他身侧的玉石前。

玉石一人高,通体黑绿,其作用就是检测在场年轻人的修为。

确保他们修为的真实性。

再将修为最高者收为弟子。

其实之前飞沙宗就有人给陈妤测试过实力,所以就定下她是弟子。

可惜昨夜出了那档子事,这个名额肯定不是陈妤。

毕竟没有哪个宗门要一个废人。

……

在长老的主持下,一个个年轻人陆续上高台,把手放在玉石上。

“炼气后期!”

每检测一人,长老便会高喝一声。

“筑基前期!”

又有人检测完,脸上带着激动的神色走下高台。

有些年轻人来检测实力也未必是真想进入飞沙宗,而是来确定一下自己的修炼成果。

算是一种自我认可。

长老点点头,继续让年轻人检测。

只是这时,忽然台下人群中传出不小的骚动。

只见一男子穿着华丽,步伐轻松而来。

“是、是秦家的公子,秦羽!”

“他今天穿得好像结婚了似的,怎么一身大红?”

“呵,你不知道吧,听说他昨夜就突破到筑基后期!”

“开什么玩笑!昨夜不是发生了那事吗?”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21 22:22
下一篇 2022-08-21 22: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