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宠妻:夫人马甲多又野小说全文独上西楼免费阅读

这本《第一宠妻:夫人马甲多又野》小说,是由作者独上西楼写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第一宠妻:夫人马甲多又野》,是独上西楼所写,书中的精彩故事:

第一宠妻:夫人马甲多又野小说全文独上西楼免费阅读

邢文峰一副自以为为邢芷好的样子,末了还怕邢芷不理解他,又默默的叹了口气。

“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女儿,我当然是要为你好的,你听爸爸的话,爸爸不会害你的。”

邢芷看着手中的文件,没忍住,被气笑了。

一个十几年都没有管过她的人,现在张口闭口说爸爸女儿的。

她这位好爸爸,脸还真是够大的。

陈妈站在旁边,看见邢芷拿着南大的文件笑,忍不住鄙夷的撇了撇唇角。

真是个没见识的。

当年大少爷可是南大抢着要过去的!

哪像她,想上个南大,还得靠老爷捐了栋楼,给买回来!

见邢芷认真的拿着文件,在手中翻来覆去,很舍不得放下的样子。

她忍不住讽刺。

“这么重要的东西,邢小姐可要好好放着,要是丢了可就麻烦了,毕竟这些老爷办的挺不容易的。”

“你说的对,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当然得好好收着。”

她微微一笑,“毕竟这可是我亲爱的爸爸,好不容易帮我弄来的呢。”

她把‘亲爱的爸爸’五个字咬的极重。

透着一股浓郁的讽刺。

陈妈一点都没听出来。

并且非常得意。

“邢小姐知道就好。”

“真是羡慕邢小姐投了个好胎,要是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捷径可走。”

“邢小姐就好好珍惜吧,毕竟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邢小姐还能过多久。”

……

邢芷吃饱喝足,拿着重要的文件上了楼。

她进门,随手扔在旁边。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邢芷伸手拿过打开,是廖筠尧发来的短信,问她在不在忙,有个事情要帮个忙。

此时是晚上八点。

她浏览完信息,随后懒洋洋的靠在墙上,打了个电话。

刚响一声,电话就被接通了,里面有个男声大喊道:

“芷爷,江湖救急,我原本接了单生意,但是临时有事,能不能帮我接下?”

“什么生意?”

“今晚九点,景悦酒吧。”

“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我前几天,欠他点人情,这会不好拒绝,他价格给了两倍,接吗?”

“人情,重吗?”

邢芷懒洋洋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懒意,跟只小猫一样。

“倒也还行,就是顺手帮了我一下。”

对面廖筠尧笑了一下。

“我当时这不想着,有钱不挣是傻蛋吗?而且我最近缺钱啊,不得多接点活吗?”

“行,接。”

邢芷也没犹豫,“地址发我。”

“行勒,我立刻给你发,晚上九点,你可千万别忘了。”

“知道了。”邢芷笑着说完,随手切断了手机。

邢文峰和汪雨就住在楼下。

汪雨大概实在是很不想让她回邢家。

隔着一层楼她都能听到汪雨还在跟邢文峰发脾气。

隐约还夹杂着她的名字,又哭又闹,楚楚可怜。

邢芷冷冷扯了下嘴角,没说话,她随手将手机塞进兜里。

顺着窗户抬头朝对面看去,邢家住的地方是个别墅区,大约是为了隐私考虑,每栋别墅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从她房间看过去,斜对面有一栋别墅,里面一片黑暗,显然并没有人在。

邢芷没看多会,停留了两秒,就收回了视线。

她伸手从柜子里拿出个包,从里面掏出个电脑。

外型就是市面上最普通的一个老式电脑,特别笨重,又旧又破,十分寒颤,跟这装修豪华的别墅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她盘着腿坐在地板上,快速输入一串代码,随后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地图,上面一块亮着红点。

邢芷记下位置,顺手发到手机上,又将别墅四周的监控全部控制住,随后将电脑放好直接从三楼跳窗离开。

她离开的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

景悦酒吧里,贺林诚沉着脸坐在那,旁边胡乱放着好几个空瓶子,里面歌声整耳欲聋,他听的脸色越发阴沉。

旁边一个寸头看着有点痞气的男人坐在他旁边。

“林诚,我不是听说,今天要把你那便宜妹妹接回来吗?”

“这个点你不在家陪小妹妹,怎么跑到这里来喝酒了?”

“是啊,该不会是你那小妹妹不怎么招人喜欢吗?我听人说,那小妹妹挺牛的,特别混,身边跟一水的小流氓,很大姐大的。”

另一人说着有些好奇,凑到贺林诚面前。

“你那小妹妹长得怎么样,跟小流氓混在一起,是不是也挺流氓的?”

旁边有一人骂道:“程凛,彭超,你们两能不能把嘴闭上,就你们两话多,没看见林诚心情不好吗?”

寸头也就是程凛无辜的说:“穆慕,我也没别的意思,我这不就是好奇嘛!”

“谁能想到林诚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多个小妹妹,听说也就才二十来岁,小的很。”

贺林诚此时最不想提起的就是邢芷。

他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邢芷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再加上她以前那点不着调的破事,越发觉得耻辱。

他从小到大,顺风顺水,虽然不是邢文峰的亲儿子,但是有汪雨在,邢文峰对他也没有一点不好,再加上他自己足够争气,一毕业就进了公司,给邢文峰挣足了面子。

他事事要强,什么都做到最好,现在突然莫名其妙来了邢芷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小混混,简直就是他完美人生中的一粒老鼠屎。

他沉着脸,猛地将酒杯扔在桌上,在嘈杂的酒吧里,都惊起一阵不小都动静。

“你们他妈能不能闭嘴。”

他突然发火,三人面面相觑。

得,看来贺林诚是真讨厌他那小妹妹。

程凛想,这小妹妹能让贺林诚这么讨厌,搞不好就是纹个大花臂,头发染的五颜六色,长得极丑的女流氓。

趁着贺林诚喝闷酒的时候,他快速在群里转发。

没一会,南城里跟他们混在一起的人都传开了。

邢家接回来个小太妹,大花臂,长得丑,还是个不着调的女流氓,简直不忍直视。

……

此时,被四处传遍了小太妹名声的邢芷,顺着导航到了景悦酒吧。

她听着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轻轻皱了下眉。

也没犹豫,伸手推开了门。

酒吧里灯光暗,宽大的帽子,几乎将邢芷整个人给遮住,藏在昏暗中。

她侧头在整个酒吧看了一圈,随后伸手往下拉了拉帽子,顺拐角的楼梯上了楼。

邢芷办完事,就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直接去了酒吧一楼。

她正打算从旁边的暗道离开,正好看见被好几个人围着喝酒的贺林诚。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2 09:20
下一篇 2022-07-12 09: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