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顶配老公不太乖红袖》葛覃非茗小说免费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葛覃非茗的《顶配老公不太乖红袖》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

小说叫做《顶配老公不太乖红袖》是葛覃非茗的小说。内容精选:

新上《顶配老公不太乖红袖》葛覃非茗小说免费阅读

车厢内一路无声,喻轻轻觉得肩上的男人外套有千斤重,她手指紧紧攥着手机,试图转移自己放在男人身上的注意力。

嗡。

一阵突兀的震动,再次打破了这来之不易的寂静。

喻轻轻心里发狂,表面却云淡风轻地拿起手机。可待她看清来电号码,她的小心脏瞬间由抓狂变为一片死寂。

时间缓缓转过几秒,喻轻轻面无表情地呼了口气,果断接听电话,语气冲得有些败坏:“干嘛?”

第一次见喻轻轻发脾气,傅锦楼收回正在看文件的心神,注意力匀给了她几分。

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喻轻轻冷哼一声,嗤笑回应:“郑初慕,你是不是有病啊。想我?那你不如去死,在阴间想我好了!”

“……”

“哦吼,所以呢?”喻轻轻一时忘了自己所处的环境,语态愈发刻薄:“别和我废话,我……”

话音未落,男人温热的手掌贴了上来,喻轻轻倏地抿住唇瓣,目光聚焦在两人的皮肤接触之处。

傅锦楼修长的手指圈住喻轻轻纤白的手腕,面容淡漠,徐徐道:“别生气,不想说就挂了。”

“啊?”喻轻轻视线上移,定格在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上,在他暗邃深沉的注视下,她心跳加速地对着手机道:“以后别联系我,不然我找娱记爆你料,造你谣。”

她恶狠狠地挂断电话,顺手把这个久未联系的号码拉入黑名单。

怎么说呢,有点儿晦气。

……

安静的车厢内,喻轻轻两耳间都是自己疯狂的心跳声。扑通扑通,仿佛分分钟要跳出心口。

不知是因为她对郑初慕动了气,还是因为……傅锦楼刚刚那忽然亲昵的举动,亦或是他的温柔关怀……

这时,傅锦楼收回了手,他身体退后,慵懒地靠着椅背,漫不经心地开腔:“前男友?”

“……”

喻轻轻的眼底划过一丝心虚,她目光微微躲闪,斜睨着他,实话实说:“虽然是,但分手两年多了。”

两年很久,久到她差点忘记这号渣男。

傅锦楼闻言松了松眉宇,神情淡然地收回视线没再说话。

车厢内的气氛大起大落,自傅锦楼沉默起安静再次来袭,静到喻轻轻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喻轻轻散漫惯了,一旦闲下来,她除了发呆就是阖眸养神。但傅锦楼不一样,他名下有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他是沛城名誉双享的首贵,是分分钟出入账无数资金的大商人。

不知何时,傅锦楼的双腿已然交叠在一起,膝盖上展开一份文件。他好像在做批注,不停地用钢笔勾画。

喻轻轻的生活与商界根本不搭边儿,她自然是对傅锦楼的工作一窍不通。

保持淑女的优雅做派很累,喻轻轻想到自己已经暴露了真实的脾气秉性,她彻底卸下了面具,懒洋洋地背靠着椅背,缩在了车厢一角。

只是,她的目光全然放在了眼前的男人身上。

看着他硬朗的侧颜轮廓,喻轻轻再次赞叹,傅锦楼长得真好看。

视线愈发放肆,喻轻轻的目光落在了傅锦楼的下颌线上。

完美啊完美!

线条清晰的下颌线以上,傅锦楼的唇形也很漂亮,与一般男人不同,他的唇色很红,就给人一种……很好亲的感觉……

看着看着,喻轻轻的脖子开始缓缓前倾,似乎想再细细研究。可她太认真了,以至于和傅锦楼撞上了视线。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喻轻轻的喉咙明显上下滑动了一下,唾液吞咽声在静谧的车厢内尤为明显。

他发现了她在偷看……

一瞬间,喻轻轻满脸都是被男人抓包的尴尬和窘迫,她再次咽了口唾沫,嗓子发涩,没话找话道:“傅总……不抽烟吧?”

虽然亲近的机会屈指可数,但傅锦楼身上的味道很清香,没有丝毫的烟草味道。

喻轻轻甚至无法想象,每天在商场社交场合运筹帷幄的男人竟然不抽烟。

在喻轻轻的凝视下,傅锦楼低沉的嗓音淡淡开口:“抽。”

“不可能吧。”喻轻轻下意识质疑,“你身上一点烟味都没有。”

闻言,傅锦楼深深看她一眼,低声道:“事后会抽。”

“……”

“!!!”

喻轻轻暗道一句她又在自掘坟墓。

“怎么了?”傅锦楼的唇角泛起上扬弧度,手拄着座椅,身子微微前倾,呼吸喷腾在喻轻轻耳边:“喻小姐想闻?”

淡淡的热气,呼得喻轻轻肩颈处生起一阵酥麻。心中似生了暧昧的涟漪,烧得她脸生红晕,话都说不利索:“咳咳,我就是……觉得傅总……很干净……没别的意思……”

“……”

一句冠冕堂皇的解释,喻轻轻自认为虎口脱险。

“咳咳。”游宋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尴尬地出声打断:“少爷,到了。”

喻轻轻闻声望向车窗外,果然,眼前古色古香的豪宅正是傅家老宅。

想到傅家爷爷奶奶的诸多礼仪要求,喻轻轻下意识开始整理衣服和鞋子。

“我们到家了,夫人。”

男人沉稳浑厚的声音响起,喻轻轻猛然转过头,看着不知何时下车,已经立在车旁,一身清隽气质的傅锦楼。

他倾着身,对着车内摊手的动作优雅至极。

喻轻轻一时间有些恍惚,此时体贴入微的傅锦楼仿佛真的是与她恩爱的丈夫。他们不是虚假的设定关系,而是真实的、互相扶持的夫妻。

她的各种乱想还没结束,没想到直接被傅锦楼无情点破,“家里人多,喻小姐得给戏啊。”

戏……

对啊,他们合作的目的,就是她要帮他演戏……

喻轻轻深深地呼一口气,心里鞭策自己不要再想男人。

她还年轻,不着急恋爱。

更不要在这种没有前路的感情里留恋,她不能想入非非。

喻轻轻抬臂搭上傅锦楼的掌心,借着他的搀扶,十分顺利地站稳。

……

客厅内装修风格古典,一进门便闻到散溢的茶香。

垂眸看着被傅锦楼握住的手,喻轻轻弯唇浅笑,姿态乖巧地站在他身边。

“爷爷奶奶,姐姐姐夫。”傅锦楼率先叫人。

得到傅锦楼的暗示,喻轻轻紧跟着她名义上的丈夫,一一向厅里的长辈们问好。

其中一位气质娴静,满身富含书香气的女人,对她微笑:“你就是轻轻啊,果然如阿锦所说,担得起绝代佳人。”

喻轻轻闻言一愣,随即目光探向身边的男人,眸色有些闪烁。

真假?

傅锦楼还会和家人夸赞她?!

“大姐。”傅锦楼脸上浮现一抹异样,瞳眸微缩,声音明显沉了几分:“玩笑话听听就好,不必当真。”

“……”

玩笑话!

傅锦楼这是当众拆他自己的台,打她喻轻轻的脸咯!

虽然配不上绝代这形容词,但她可是连续三年摘得亚太最美面孔冠军。

用网友的话说,绝美花瓶……

“一个小明星罢了,妈妈你又何必与她客气。”

一道清脆贯耳的声音响起,喻轻轻循声抬起头,目光聚集在二楼楼梯处。

那女孩一头保养极好的黑发垂于胸前,鹅蛋脸上五官精致,看起来像高中生,但又有着与年龄违和的好身材,整体给人感觉又纯又欲,妥妥的一美人坯子。

美是美极,但,喻轻轻不认识她。

眼看着这小美女走到傅锦楼身边,甚至毫不避嫌地搂住他臂弯,仰起头语气不平:“小舅,娱乐圈的美人总是人外有人,她这张脸并不拔尖儿,你怎么会看上她啊。”

不难听出,语气中尽是嫌弃。

喻轻轻一口气未平,一口气又起。不等傅锦楼的回应,她直接跨一步过去,生硬地拉开了那女孩揽住傅锦楼的手,宣示主权道:“小舅妈在这儿呢,外甥女不如来和我撒娇吧。”

“……”

岂料,那女孩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她再次挽住傅锦楼的胳膊,浮笑向喻轻轻示威:“他是我小舅,我是他抱大宠大的。”末了,她从上到下睇了喻轻轻一眼,语气轻蔑:“你又算哪根葱!”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2 10:26
下一篇 2022-07-12 10: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