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小说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第4章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顾仪萧衍的书名叫《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小说《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作者为漠小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主角为顾仪萧衍,这本书内容合理,情节上没有太多的漏洞,文笔不错。值得慢慢品味

完结版小说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第4章阅读

待到王贵人吃过第一口,顾仪身边的桃夹才敢往顾仪碗里夹菜,并且只敢夹摆在面前的菜。

全是烧饼,豆沙馅的,肉馅的,芝麻馅的。

顾仪学着其余人的模样,矜持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咽下。

说实话,管饱是管饱,但有点干。

她抬头想以眼神暗示一下桃夹,给她端杯茶,目光却在空中与王贵人相接。

王贵人望着顾仪,见她身上一袭水色青衣,停下竹著,说:顾美人身上的衣料旧了,本宫恰有相同成色的布料,不若赏给顾美人,穿在身上,想来,定是不差。

顾仪放下手中竹著,给主管送上一波赞美,谢贵人恩典,贵人无愧出身名门,慷慨体恤,我愧不敢受。

王贵人眉头微蹙,这个顾美人,什么时候这么滑头了。

不过区区一匹布,顾美人何须推拒。她转头看黄鹂,去,命人去取来。

半刻过后,一个宫婢即刻抱了一匹布来,成色尚好的水青色绸缎。

顾仪想起了书中剧情,心中一跳,继续保持着礼貌的职场微笑。

王贵人看了一眼绸缎,果然惊道:这匹布久未打理,竟落了灰。王贵人轻笑一声,丰腴的面上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只能劳烦顾美人走一遭,送去浣衣局。

一个宫中美人去下等宫婢出入的浣衣局,实属折辱了。

书中的顾美人,虽是领命而去,但是心中愤懑。

然而,顾仪不这么想,上级让你跑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她笑眯眯地,谢贵人赏赐,我速速前去。

说罢,真抱了那匹绸缎,福身而去。

这个顾美人这般能屈能伸?

王贵人疑惑了,她扭头去看齐美人,却见齐美人坐在凳子上坐得笔直,更像一根竹竿了。

王贵人顿觉无趣,挥手道:我乏了,都散了罢。

顾仪脚步飞快地往浣衣局走,桃夹个子小,腿短,一路小跑地跟着她。

美人慢些走,让奴婢抱着绸缎罢!

顾仪仍旧走得飞快,若不是脚底的木屐有些拌蒜,她都能跑起来,不必,我快些去,留下绸缎便回去。

她要避开女主角啊!得速战速决,情节一直在线,她得确保万无一失,不能遇上女主角。

原书里,顾美人愤懑,失意,不甘了好一会儿才磨磨唧唧地去了浣衣局,遇到了女主角。

而她要靠与时间赛跑,完美避开遇上女主角的时间线。

顾仪走得更快了,宫廷庭院多廊腰缦回,浣衣局在西面一角。

一路健步如飞,走到浣衣局门口,背上都走出了汗。

她随便指点了一个小宫婢,劳烦清洗此绸缎,洗好后送到秀怡殿偏殿。

小宫婢认出她头饰的品级,屈膝道:美人折煞奴婢了,何来劳烦,奴婢洗好便送去秀怡殿给美人。

顾仪见她面容清秀,警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宫婢答:奴婢初彤。

不是女主角。

顾仪笑了笑,好,初彤,此事将交由你了,之后你送来秀怡殿给我。

初彤福身,接过绸缎。是,美人。

顾仪心中大石落地,再不耽误,转身就走。

一路上也没有遇到别的出众的小宫婢。

稳了。

顾仪成功避开了与女主角的相遇。

当天晚上,睡得香甜。

中间又隔了一日,浣衣局的小宫婢才将水青色绸缎捧了来。

她悬着的小心肝,落到了实处。

过了今晚,这搬进秀怡殿的第六日就算是平安渡过了。

偏离剧情,就彻底稳了,不会死了。

顾仪点了晚膳加餐,吃点垫底,打算今夜就不睡,熬到第二天黎明,迎接新生。

许是见过她吃烧饼,膳房今夜送来的宵夜,还是烧饼。

一口一个的大小,顾仪先尝了一个,芝麻味浓郁,好吃。

她于是又吃了第二个。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殿外忽然传来一声高扬的叫喊:皇上驾到。

顾仪吓得一抖,烧饼吞下喉咙的时候,卡住了。

她怎么吞也吞不下去,急忙去喝水的时候,茶水壶也空了。

此时屋中偏偏一个人都没有!

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烧饼还是卡在喉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她只觉呼吸愈发困难,她张开嘴欲吐可眼前白光一闪,她就没了知觉。

顾仪一觉醒来,人还是躺在秀怡殿西偏殿里的木榻上。

她摸了摸喉咙,奇怪的是,不疼。

桃夹撩开了床帐,美人醒了么?

她点点头,任由桃夹伺候她洗漱。

皇上昨天来秀怡殿了么,是翻到了王贵人的牌子?

现在人呢?还在秀怡殿么?要不要想个办法避一避不去秀怡殿用早膳了?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皇帝在,王贵人应该也不会召她们用早膳罢

顾仪正想得入神,头皮一紧,却见桃夹往她梳好的发髻上,插了一个铜步摇。

桃夹笑嘻嘻地开口问道:主子,今天是六月十五,是翻牌的日子,主子要打点一二吗?

顾仪怀疑自己听错,不死心地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桃夹不明所以,仍旧一字一句地重复道:今天是六月十五。

顾仪怔愣地张开了嘴

难道她真的被烧饼噎死了,这是重头再来

被烧饼噎死的宫妃,她是不是大幕朝第一人

可是,如果死了,她不会要一直重来罢

这是什么恐怖的宫斗小说!

明明她都避开了死亡导/火/索女主角,怎么还会被烧饼噎死?

顾美人三章之内必死无疑吗!

桃夹见她面色煞白,忙问道:美人,你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哪里都不舒服!

顾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身却见王贵人派来的宫婢已经到了偏殿门口。

贵人请二位美人到殿中用早膳。

顾仪等了片刻,才站了起来,谢贵人恩典,这就去。

重来就重来,她这一次就试一试走回原本的情节线,去和女主见一面,且看可行不可行!

顾仪脸上带着微笑,走进了秀怡殿正殿。

齐美人已经到了,见到她,点了点头,说:你来了。

顾仪笑道:齐美人今日的唇色桃花似的,甚美!

齐美人仍旧羞涩地笑了笑。

王贵人仍旧姗姗来迟。

摆上来的早膳,在顾仪面前的还是烧饼。

她这次却没有动筷子。

桃夹只好硬着头皮给她舀了一勺稍远一些的银耳羹。

顾仪喝过一口羹汤,耳边听王贵人道:顾美人身上的衣料旧了,本宫恰有相同成色的布料,不若赏给顾美人,穿在身上,想来,定是不差。

顾仪放下手中竹著,谢贵人恩典。

半刻过后,一个宫婢即刻抱了一匹布来,还是那一匹成色尚好的水青色绸缎。

王贵人看了一眼绸缎,说:这匹布久未打理,竟落了灰。只能劳烦顾美人走一遭,送去浣衣局。

顾仪没有废话,答了一个好字。

这一次,她慢悠悠地走去了浣衣局,甚至中途还停下来赏了一会儿景致。

夏日荷塘,开满了粉嫩的荷花苞。

桃夹跟在她身后,美人还是奴婢来捧绸缎罢。

顾仪笑笑,王贵人既让我送去,便是让我捧,你跟着我便是。

桃夹低声问:美人,不气闷?

顾仪摇头,王贵人是一殿之主,品级在我之上,有何气闷的。

桃夹点头,美人通透!

原书中,顾美人愤懑了许久才去浣衣局遇上了女主角赵婉,于是顾仪在御花园中多站了好一会儿,左右无事,只盯着一盆白菊发呆。

桃夹见状,忙道:美人若是喜欢此菊,今日奴婢便差园中花匠送一些来秀怡殿供美人观赏。

顾仪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巳时一刻。

顾仪终于磨磨蹭蹭地走到了浣衣局门口。

浣衣局大门是道拱门,她在门口站了站。

片刻过后,一道人影走了过来。

是个身着宫装的少女,即便宫婢宫装上身是死亡芭比粉,襦裙是青葱色,她仍旧穿出了柔柳扶风的飘逸感。

头发乌黑,肤白若雪,一双眼睛水波潋滟。

确认过眼神,应该是女主!

要是这都不是女主,顾仪只能说,浣衣局里藏龙卧虎。

顾仪试探性地叫住了她,你过来,我有匹绸缎交予你。

赵婉见到浣衣局外立着个有品级的宫中美人,有些惊讶,盈盈一拜道:美人,吩咐便是。

顾仪将绸缎捧给了她,你洗好后送到秀怡殿偏殿。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赵婉:奴婢婉儿。

顾仪:可是赵婉?

赵婉面露惊讶,美人为何知我姓赵?

稳了,就是女主角!

顾仪微微笑,我猜的。

赵婉:她拢了拢手中的绸缎,福身道,既如此,奴婢告退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27 20:25
下一篇 2022-08-27 20: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