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飞奔向你苏在在张陆让完结版全章节阅读

《当我飞奔向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当我飞奔向你》作者为竹已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苏在在张陆让,讲述了:…

《当我飞奔向你》讲述了苏在在张陆让平平淡淡的的爱情,很真实,却又不乏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很好。

当我飞奔向你苏在在张陆让完结版全章节阅读

看他迟到了还那么淡定,大概是个惯犯。

我可以守株待兔几天,一定能抓到他。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下课铃响了起来。

讲台上的老师将粉笔扔进粉笔盒里,视线在班级里扫了一圈:没交作业的自觉来办公室找我,下课。

学生立刻站了起来,懒懒散散的鞠躬: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知道张陆让上课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叶真欣一直忍到下课才敢回头问他:张陆让,你同桌干嘛去了?

他将身子向后靠,手上还拿着笔,骨节明显,弯起的弧度美好。

请假。

声音清越低沉,不带情绪,像是深夜里闷声下的雨。

叶真欣瞪大了眼,羡慕的嘟囔着:啊?干嘛请假国庆才刚过两天就请,也太爽了吧。

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答。

张陆让稍稍抬了抬眼,将桌面上的那本英语练习册拿了起来,翻到上次布置的那一页,看着十五道题错了十三道题的完形填空。

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前面的女生继续开口:怎么突然就请假了,语文课上还好好的。

无意识般的用手中的笔敲了敲桌子的边缘,平直的嘴角向下弯了些,眼里燃起烦躁的隐火。

浅浅的,几乎看不出来。

反应过来后,他看向叶真欣,轻声道:不知道。

她还在说话,话题已经扯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张陆让站了起来。

叶真欣一愣:你去哪?

他眉眼淡淡,没有回答,拿着英语练习册往门外走去。

另外一边,苏在在被姜佳揪着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路上,姜佳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对了,在在。

苏在在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扯出最后一片,然后将纸巾袋扔进洗水台旁边的垃圾桶里。

擦着手,她应了声:嗯?

校运会快到了,你要不要参加什么项目?

有什么项目?

很多啊,跳高,跳远,一分钟跳绳,十人十一足。

苏在在正想回答,余光注意到一个少年从办公室旁的楼梯走了上来,转身往办公室的方向走。

背影高瘦,发尖滴水。

她的瞳孔一紧,心中燃起不确定的紧张与惊喜,还未等她走过去,便看到那个少年手中的练习册掉到地上。

他弯下腰,露出侧脸。

不是。

苏在在有些失望,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句脏话。

想她一绝世大美女,竟然被一区区美男子扰了心神。

奇耻大辱。

见她没反应,姜佳还以为她是没有听到感兴趣的项目,便继续道:还有100米,200米,800米,还有铅球什么的。

苏在在表情恹恹,懒洋洋的问道:最多就800米了吗?

听到这话,姜佳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解的问:啊?你还想要更长吗?我觉得800米就能让我要死不活了。

临进教室前,苏在在不死心的转头再看了一眼。

办公室的门大开着,旁边的桌椅上,两个女生一站一坐,弯着眼笑嘻嘻的聊着天。雨水敲打在碧蓝色的栏杆上,几个男生正在打闹。

她收回了眼。

与此同时,一个少年从楼梯层走了出来,右转走进办公室。

苏在在坐到自己的位置,趴在桌子上,半张脸都埋在臂弯里,只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我觉得,800米太埋没我的体育细胞了。

姜佳嘴角一抽:你明明

没有一万米不要叫我参加。

放屁!姜佳大吼。

吼声太大,原本还在吵闹的班级顿时被震得鸦雀无声。

随后,一个男生凑了过来,调侃道:谁放屁啊。

姜佳表情严肃:绝对不是苏在在。

关瀚眉心一抬,眼里带了几分调笑:那是你啊?

是你。姜佳说。

苏在在摊了摊手:的确是你。

关瀚:呵呵。

他过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背锅的好吗?

姜佳一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捂住苏在在的半张脸,嫌弃道:关瀚,你能不能不要在众场合放屁啊。

关瀚拍了拍她的脑袋,横眉竖眼:你找死啊。

姜佳手上的力道没一点放松:找死也不闻!

很快,铃声响起,堆成一团的同学立刻轰散开来,回到自己的座位。

沉默了片刻后,姜佳将话题重新扯回刚刚那个:我记得你上次体育课跑了五十米就喘的跟狗一样,你跟我说一万米?

苏在在无辜的眨了眨眼:喘的跟狗一样?

你别一副不懂的样子,想让我给你示范?做梦!

然而苏在在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她伸出舌头快速的喘了几下,献宝似的问道:这样?

姜佳:你够了,别发神经。

没过多久,语文老师走了进来。

苏在在收起了玩闹的心思,听着语文老师的话摊开了课本。

她转头看向窗外。

树枝依然被大雨拍打着,稍稍弯了腰。细细碎碎的水滴顺着树叶的脉络往下滑动,下坠,掉落到地上。

还在下雨。

他没带伞,是不是又该淋雨了。

还没下课,姜佳就已经收拾好了书包,与宿舍另外两人,筱筱和小玉对好了眼色,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这样还不够,看到没有任何动静的苏在在,姜佳急躁的扯起她挂在桌子旁的书包,替她随便塞了两本书。

铃声一响,四个人就像是饿狼一般的冲向饭堂。

迅速的打了饭,找到个位置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小玉突然想起了件事情,问道:话说,你们有兴趣参加校园之夜的节目吗?我们班还没准备啊,就剩两个星期了。

她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这些都归她来筹划。

校运会持续两天一夜,白天是运动项目,晚上是校园之夜,即每个班出一个节目举办的晚会。

筱筱接了话:啊,你有想法了吗?

就是没有才问你们啊。

突然间,苏在在有了个念头。

要不她去表演吧,然后在末尾做个寻人启事

不过要怎么说啊!

说长得很帅很帅,今天大课间的时候迟到,路过小卖部吗!

或者是说,淋雨的时候格外禁欲诱人

妈的,她自己都觉得有病。

吃完饭后,筱筱和小玉先回了宿舍,苏在在陪姜佳一起去小卖部。

走到小卖部门外,苏在在没有什么想买的,便在外头等着姜佳。

身旁的人很多,小卖部外的三张桌子坐的满当当的,聊着天,牵着小手,吃着桌上的泡面。

人来人往,不免有肩膀与肩膀间的摩擦。

苏在在向角落的方向挪了挪。

远处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

那个男生的声音很粗犷,又嘹亮,十分引人注意:张陆让,你淋雨过来的?一起回去吧。

张陆让

不就是重点班的小帅哥吗?

苏在在顺着声源望去,被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群盖住了视线。

嗯。

音色格外清冽,比雨后的空气还要清爽。

她心神一荡,又想起了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少年。

他安静的从她身边经过,发尖好像还滴着水,鬓角处的发黏在了脸颊上。

水珠从那漆黑的发丝上一滴又一滴的掉落,染着发色,让苏在在瞬间觉得,那流出来的水也会是黑的那般。

双眸黑漆漆的,衬着净白的脸,格外亮眼。

苏在在低头看着手中的伞,眼睛有些失神。

恼怒的心情一下子就上来了,伴随着荒诞的想法。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知道自己长得有多勾人。

所以他故意淋雨,故意从她面前经过。

故意勾搭她。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28 10:44
下一篇 2022-08-28 10:4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