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杭景萧北辰全文免费阅读-林杭景萧北辰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萧北辰才从外面回来,大丫头云艺走上前来替他解了雨衣,递给一旁的小丫鬟,看着萧北辰的脸色也还不错,略迟疑了下,才道:“三少爷,有人找你,我让她在会客厅里等着呢,等了一个下午了。”…

《林杭景萧北辰全文免费阅读》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性格鲜明,值得一看。

林杭景萧北辰全文免费阅读-林杭景萧北辰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萧北辰望着她,看着那白皙轻透的面颊在廊檐下的光芒中仿佛是浮着一层柔柔的光,乌黑的长睫毛如蝶翼,却还是挂着晶莹的泪珠,洁白的耳垂下却带着一副剔透小巧的珍珠耳坠,流苏般垂下来,颤抖不定,知道她已经慌张到了极点,他无奈,低声道:“你这样,真是让我没办法了。”

她别过头去不说话,只是那样轻轻的一个动作,一颗滚烫的眼泪便从她的脸上落下来,落在他放在她肩头一侧的手背上,泪水的热度浸入他的肌肤里,倒好像是深深的烙进去了,让他的心,怦然一动。

七月末的一日,天气难得清爽,圣颐教堂女子学校放学的铃声才刚刚敲过,萧书仪兴致勃勃地给木兰社的新社员讲解章程,林杭景取了书包,独自一人走出学校,才刚走出圣颐女子学校的大门,忽听得经过自己身边的女学生都小声地议论着。

“他站在那干什么呢?”

“谁知道,可能是等人吧。”

“我早上来的时候就看他在这等了,怎么都这时候了还在。”

女孩子这样的议论叽叽喳喳地简直是没完没了,林杭景默默地低了头,随着人流走着,也只是不经意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却一下子被定在那里,只见牧子正靠在学校的高墙一侧,从他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睛里透出的目光穿过从杭景身边走过的一个个学生,定在了林杭景的身上,林杭景轻轻地咬紧嘴唇,鼻子一酸,就要流出泪来,牧子正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来,他低声道:“跟我走。”

林杭景的手被牧子正拉起,他拉着她朝着前方一路奔跑着,林杭景来不及想些什么,他的手暖暖的,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这样的感觉,倒好像是一个瞬间得到自由的囚犯,唯愿这样在风中跑下去,他有她,她也只有他。

牧子正带着林杭景一路来到临江江畔,江风吹来,草随风动,牧子正回过头来看着林杭景,他鸭舌帽下的眼睛炯炯乌黑发亮,有着一种下定决心的郑重其事,他说,“我带你回上海。”林杭景只是一怔,明明已经听清却又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什么?”牧子正一笑,转身面对着望不到边际的临江,将双手放到嘴唇边,用尽全力地喊道:“林——杭——景,我——带——你——回——上——海!”

他喊的竭尽全力,喊声中有着一种认真的豪气,等到他再度转过头来看着林杭景的时候,那一张轮廓清晰的面孔上便有着明亮的笑意,“我跟你一起去上海,就在这里上船,等到了上海,我扎风筝,你描风筝,我们一起青菜豆腐,过一辈子。”

林杭景的眼眶蓦然一湿,眼泪涌出了眼眶,顺着那白玉无瑕的面孔滑落下来,牧子正慌了,忙上来牵着她的手道:“你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林杭景只是摇头,抽噎了半天,方流着泪抬头说了一句话,“你不生我气了?”牧子正摇头,道:“我只信你的话,你说要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我就陪着你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其余的我不管。”林杭景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却嫣然一笑,“那我们什么时候走?”牧子正笑道:“师傅跟我要了三十个风筝,等我做完这三十个风筝,拿了工钱,我们就在这里坐船去上海,你看好不好?”九月,又是一年秋雨连绵时,这一日傍晚,天气一阵阵发凉,冰冷的雨丝打在了芭蕉叶上,噼哩啪啦作响,花汀州园子里的一棵枫树也染着几分红意,雨水打在窗上,留下长长的水渍,却也泛着冷意。

萧北辰才从外面回来,大丫头云艺走上前来替他解了雨衣,递给一旁的小丫鬟,看着萧北辰的脸色也还不错,略迟疑了下,才道:“三少爷,有人找你,我让她在会客厅里等着呢,等了一个下午了。”

萧北辰看着云艺的表情,略略一怔,倒笑起来,“我不过和许子俊他们逍遥了几日,还没干什么呢,难不成余老夫子这就打上门来了?”

云艺却微微一笑,道:“三少爷只去会客厅里看看,就知道了。”

萧北辰看着云艺只是卖关子,也不问了,转身便朝着那会客厅走去,那会客厅的门虚掩着,他只伸手一推,那门便在他的眼前开了。

她一袭雪青色衣裙,立领上绣着清雅的花簇,只站在落地窗前,听到门声,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静静地回过头来,长发柔丝一般在她身后垂落,那一双眼瞳黑白分明,犹如两泓清潭,含着透彻的清逸。

四目相对之下,他无声地望了她片刻,却别过头去,也不走进去,只靠在那门框上,慢慢地拿出一支烟来咬到嘴里,另拿出打火机按下,一道幽蓝色的火苗腾地从他的眼前升起,他略微低头去点烟,却不知怎地竟被呛住,连着咳了几声,淡淡的白烟消失在空气中,那打火机上的火苗也立时灭了。

他竟是微微恼怒,转手将那打火机并烟都扔了出去,却还是沉默着,外面的雨噼哩啪啦地打在了落地窗上,成了这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他终于开口说,“沈晏清出了什么事?”

林杭景知道他心思缜密,用不着拐弯抹角,她心急如焚,也没法子拖延下去,直截了当地说道:“有人绑架了他,对方只留下一个牌子,上面刻着一个‘枭’字,是龙枭帮的人。”

萧北辰还是靠着门框站着,只是那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不易为人察觉地光芒,很快便敛入眼底,恢复如初,只问了一句,“多久了?”

“六天。”

他却是一笑,唇角多了丝嘲弄的意味,道:“林妹妹还真是沉得住气,这都六天了,你才来找我,你这是要他死还是要他活?”

林杭景却是一默,半晌才道:“我知道他现在还活着,但如果你不救他,他就真的活不成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30 17:12
下一篇 2022-08-30 17: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