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婚后夫人要离婚》小说完整章节拼婚后夫人要离婚免费阅读

这本《拼婚后夫人要离婚》小说,是由作者小贰货写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

《拼婚后夫人要离婚》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小贰货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拼婚后夫人要离婚》小说完整章节拼婚后夫人要离婚免费阅读

宋莹惊恐地看着宋安之,转头就跑。

宋安之轻点脚尖,眨眼间就握住了宋莹的肩膀,狠狠一个过肩摔。

啊!!!

宋莹疼得哇哇大哭。

保安们终于有反应了,跑过来搀扶宋莹,“小姐,你没事吧?”

“你们是眼瞎啊?我这样子像没事吗?还不赶紧送我去医院!”宋莹疼得龇牙咧嘴,不忘冲着宋安之大声嚷嚷,“你给我等着!宋安之!我不会放过你的!”

宋安之好笑地掏了掏耳朵,不急不缓说,“谁送她去医院,谁就被开除了。”

保安们扶着宋莹的胳膊一僵。

宋安之懒得再管,整理下衣服进了电梯。

会议室里,股东大会已经开始十分钟了,宋宁远正加快会议进程,生怕宋莹拦不住宋安之,让她过来捣乱。

宋安之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气场又飒又野地走进来,“抱歉,我来晚了,麻烦宋先生让让位置,这里不属于你。”

她铿锵有力地赶人,身后跟着几名资深律师,为首的就是给宋安之母亲纪如雪立遗嘱的那位。

宋宁远尴尬地坐在座位上,起来不是,不起来也不对。

他握了握拳头,强撑着气势说,“安之,这里是公司,你别闹了,有什么话回家说。”

“我今天来说的就是公事,王律师,麻烦你当众宣布下我妈遗嘱的内容。”她敲了敲宋宁远的桌面,“宋先生,相信你也不想被我以极其不和谐的手段请出去,你说呢?”

她一身干练的黑色职业装,站在宋宁远跟前,气场强大得跟当初的纪如雪如出一辙。

宋宁远脸色阴沉,不得不起身。

宋安之心安理得地坐在宋宁远的位置上,面色清冷,“开始吧。”

王律师播放纪如雪的遗嘱,同时大声诵读。

简单来说就是把手上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全都给了宋安之,为了防止宋宁远心怀不轨,纪如雪有一份加密文件,如果宋宁远敢伤害宋安之,将会被全部公之于众,到时候宋宁远会一无所有。

宋宁远气得脸色铁青,可是对于纪如雪口中的机密文件,他有几分忌惮。

“各位都听清楚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宋氏的董事长,谁不服气现在就离开,你们手上的股份,我出市场价格双倍购买。”

“宋安之,你这是干什么?在座的都是公司元老,是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礼?”宋宁远训斥。

宋安之淡淡瞥他一眼:“这里是公司,麻烦叫我宋董。”

“这份材料是我述职报告的其中一部分,各位可以看看。三年前我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回来之前在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排行榜第一的公司任职执行董事。在座的各位可以看看我的履历和业绩,相信宋氏在我的带领下只会比原来更好,而不会比糟糕的现在更加糟糕。”

宋宁远傻眼了,他怎么不知道宋安之这么厉害?

“这都是你乱编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证书可以查,电话可以打,也只有宋先生这种鼠目寸光的人才会不懂这些。”随后,宋安之翻阅了财务总监交上的报表,冷笑一声,“这种低级的作假手段也只有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人才会相信,这种东西交上来就是浪费时间。”

“你!”

宋安之看一眼瑟瑟发抖的财务总监:“两条路,自己辞职,移交法办。”

“我、我辞职!”

财务总监吓坏了,迅速离开办公室。

财务总监是宋宁远的左膀右臂,就这么被宋安之几句话吓跑了,宋宁远不甘心。

“宋安之,你闹够没有?你想做董事长?你看看你外面的风评,你够资格吗?花天酒地,打架斗殴,还害死了你没出师的弟弟……你有什么资格做董事长?”

宋安之似笑非笑:“虎父无犬女,你都好意思坐这里,我怎么就不好意思了?”

她打开电脑,随便敲了几个键,硕大的屏幕上就出现宋宁远在酒吧鬼混的视频,不仅仅有宋宁远,还有好几个在坐的股东。

她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问,“我有资格吗?”

视频上涉及的股东尴尬极了,纷纷低着头。

“既然各位都没有意见了,从今天开始宋先生就从董事长办公室搬出去,以后宋氏有我带领……”

“我不同意!”宋宁远阴沉着脸,严肃说,“我不同意你拿股东的利益开玩笑,你想坐稳这个董事长?可以,但必须经过考验。”

宋安之勾了勾唇,就知道宋宁远这个老狐狸没那么容易被赶走。

“说说看。”

宋宁远拿出一份文件:“城南的文旅项目陷入搁浅,你真要有能力就去处理好。”

宋宁远话音刚落,股东们心里开始敲小鼓。

城南项目可是个烫手山芋,宋宁远自己都处理不了,这是故意为难宋安之。

宋安之接过文件往旁边一丢:“丑话说前面,项目我要是处理好,你再不让位,看见那份加密文件了吗?宋先生,好好掂量掂量后果。”

说完,她拿着文件洒脱朝外面走。

倒不是妥协,而是她自己也清楚,就算她合法继承了公司,眼下也很难服众,她正好需要一个漂亮的项目来让自己站稳脚跟。

离开宋氏,她给孙岩打电话,“给我查下城南文旅项目怎么回事,五分钟给我结果。”

城南。

安虞正坐在优雅精致的茶台前烧水泡茶,对面坐着一脸清冷的厉凉臻。

“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有事耽搁了。”厉凉臻慢慢品尝,袅袅青烟把他没什么表情的脸色熏出几分柔和。

“有事?”安虞满眼促狭,“别告诉我去参加了你老岳父的二婚婚礼,硬生生把红事变白事。”

厉凉臻淡淡抬眸看他一眼,没说话。

“看来传言是真的了,你这刚回来就迫不及待跟人小姑娘领证,那丫头长得是有多漂亮,让您老人家动了凡心?”安虞喝了口茶,盯着厉凉臻,一脸八卦。

“娶她,能请来神医牧宝。”

安虞身子一僵,表情都跟着肃穆了,“这丫头还有这种能耐?”

说起宋安之,在安虞脑子里只有一个活生生的定义——

祸害。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31 11:12
下一篇 2022-08-31 11:1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