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战神王妃全文阅读_叶沛凝尉迟寒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战神王妃资源带给大家,作者云溪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重生战神王妃_此书可谓开创了一个社会都市类小说的巅峰作品,构思新颖,条理清晰,行云流水,人物耿云沐青性格刻画极其丰满。

重生战神王妃全文阅读_叶沛凝尉迟寒小说免费阅读

叶沛凝点了点头,微笑着沉默了。

这个话题过于沉重,如同她的复仇,漫漫长路等着她。

前一世她没有守护好叶家,这次她发誓不会再让叶家受半点伤害。

谁都不能!

“好了,你去休息吧,看看你,这两个月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叶英豪揉了揉叶沛凝的脸。

而就在叶沛凝要回房的时候,小厮突然来报。

“祁王府那边派了人过来,说是祁王殿下腿伤加重,请大小姐前去看看。”

叶沛凝这才想起,当时祁王来求亲时,她和祁王说过,能治好他的腿,她差点忘了这回事。

“凝儿,这么晚了,要不为父同你一起去?”叶英豪知道祁王腿有旧疾,若不是情非得已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请叶沛凝过去,但是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了,怕是会她二人的名声不好。

不过他二人早晚成婚,也不怕什么流言蜚语。

叶沛凝知道叶英豪的担忧,摇了摇头,道:“您尽管在家中休息就是了,女儿去去就来。”

说起来,祁王对她有恩,就算三更半夜她已经睡着了,如果祁王派人来请,她也会去的。

为了不耽误,叶沛凝让小云赶紧拿上她的医药袋,两个人骑马前往祁王府。

不一会儿,叶沛凝赶到祁王府时,只见上次的暗卫——孙盟正在门口候着,见到叶沛凝连忙行礼,道:“王妃。”

“不必多礼,快带我进去。”叶沛凝提脚就进了祁王府。

孙盟径直带叶沛凝去了尉迟寒的房间,叶沛凝一见到尉迟寒便连忙走了过去。

“祁王殿下,你的伤势如何?”叶沛凝开门见山。

尉迟寒此时正坐在床上,也不见得有多难受,反而一脸笑意地看着叶沛凝。

“我的王妃这么着急我吗?一听说我腿伤加重了,这么快就来了?”

叶沛凝没好气地看了眼尉迟寒,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过叶沛凝也不和他计较,认真地查看起伤势。

“叶小姐,你有什么办法救治祁王殿下?”

叶沛凝看了眼在床尾站着的一个老人,刚刚正是他提问。

“他是我的老师——袁先生,你直说无妨。”尉迟寒似乎看出了叶沛凝的为难。

“听说过玲珑赋吗?”叶沛凝轻声道。

叶沛凝有着第二层身份,作为影煞阁的少阁主,阁主曾经教了她一套绝学“玲珑赋”,这套绝学能治好很多积郁多年的顽疾,为了学习这功夫,叶沛凝当时吃了不少苦,但是后来也帮了很多人。所以叶沛凝才会说她能医好尉迟寒。

“玲珑赋?你怎么会?”袁左道疑惑。

“我师父教的,你们先出去吧,等下我会为祁王殿下救治。”叶沛凝神色凝重,一直关心着尉迟寒的伤势,倒是没有发现袁左道的惊讶。

所有人出去后,叶沛凝深吸口气,道:“殿下,等下我施展玲珑赋,过程会有些疼,时间有点长,还希望你能忍住。”

叶沛凝以为尉迟寒不能习武,身子柔弱,怕他受不起这种“换骨”之痛。

“无妨,你尽管弄。”尉迟寒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了叶沛凝。

叶沛凝得到回答后便不再迟疑,她将银针摆了出来,方便等下用。

玲珑赋施展起来分为三个层次,所以说需要进行三次,半月一次。

叶沛凝专心扎针,玲珑赋使用需谨慎,这不小心扎错了穴位那就麻烦了。

两个时辰后,叶沛凝才将银针收回,这次的医治也就暂时结束了。

“殿下现在感觉如何?”

“很好,这次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甚至比起之前感觉更好,相信最后结束了,一定能下地行走,健步如飞。”尉迟寒运功感受了一下,这话说的倒是实话。

叶沛凝伸展了一下筋骨,突然想了起来,她记得要问尉迟寒他的腿是怎么受伤的,又怎么会知道玲珑赋可以救他。

说起腿伤,这还是早些年的时候,被奸人所害导致双腿留有隐疾,虽得到袁左道的全力救治,但是终究还是有点遗憾,后来又经鬼医救治,得出结论,只有找到前朝皇室洛氏一族绝学“玲珑赋”才能根治。

没想到叶沛凝居然会这绝学。

“你说玲珑赋是你师父教你的,你师父是何人?”尉迟寒试探道。

“我师父就是一隐世高手,他避世不出,传的我一身武艺。”叶沛凝对她师父确实不是很了解,不过影煞阁阁主隐世这事确实是真的。

尉迟寒没问出什么,自然也不会再傻着多问。

叶沛凝见天色已晚,便行礼告辞。

“对了,多谢殿下派人护送,不知殿下的手下,可有叫凌寒的人?”叶沛凝原本都要出门了,突然转身问道。

尉迟寒一愣,微笑道:“手下人众多,倒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不如待我询问后再回答王妃?”

“好,那就打扰殿下休息了。”叶沛凝紧紧盯着尉迟寒,没看出他有什么异样,这才离开。

待她走后,尉迟寒松了口气,而袁左道进来便问:“你可问出了什么?”

尉迟寒摇了摇头,把他二人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袁左道。

袁左道疑惑了,若非前朝皇室,不可能习得这绝学。

“也许是前朝皇室中存活下来的人,叶小姐有缘见到,认了当师父,为了不让这绝学绝迹,叶小姐便学了?”尉迟寒摩擦着扳指,猜测道。

袁左道点了点头,也就只有这个理由。

不过,袁左道回神后,直接一巴掌拍在尉迟寒的肩膀,“说说吧,为何私自出府?”

尉迟寒认错已晚。

“小姐,你没事吧?”小云扶着叶沛凝,经过一晚上的运功,叶沛凝早已经是精疲力尽,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小姐这么晚一直待在祁王府,只怕要被人说闲话了。”小云扶叶沛凝上马车后,说出了她的担忧。

昨夜他们骑马而来,小云料想叶沛凝身体虚弱,这照顾的非常周到。

“怕什么?我会在意这些吗?”叶沛凝轻轻一笑,苍白的脸上透露出她的倔强。

虚名这些东西,她早就看透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7 18:17
下一篇 2022-07-07 18: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