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时遗忘你》小说_鲸落时遗忘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鲸落时遗忘你》,小说阮时颜纪谨琛讲述了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按照阮时颜的要求,接下来的一周时间,纪谨琛工作完,都要在翠园陪着她,直至一周结束。 阮时颜离开了纪氏集团,他没有任何的挽留,甚至也不会让郑超送一下自己。…

鲸落时遗忘你_非常好看的 ,书里面的情节一点也不拖沓,故事条理清晰,超喜欢这本小说。

《鲸落时遗忘你》小说_鲸落时遗忘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按照阮时颜的要求,接下来的一周时间,纪谨琛工作完,都要在翠园陪着她,直至一周结束。

阮时颜离开了纪氏集团,他没有任何的挽留,甚至也不会让郑超送一下自己。

纪谨琛的温柔,只在存在于赵心悦的身上。

阮时颜打车回了翠园。

自从阮时颜嫁给纪谨琛那天起,纪家就是婆家了。

他们一般只有重要事宜,才会回纪家。

不然,一般他们都会住在翠园,纪谨琛也很少回。

中途,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是我。”赵心悦讪笑道。

阮时颜动了动凉薄的唇,“你找错人了。”

她直接了断的挂断了电话,不给她一点机会。

离了纪家,她还能去哪里呢?

她的命是纪谨琛爷爷给的,她始终是欠着纪家一个人情的。

怎么报答纪家的恩情呢?

阮时颜不知道,望着穿外繁华的京都,一时恍惚。

她刚到了翠园,就看到有人已经等在了翠园的门口。

阮时颜一怔,没料到她居然找上了门。

她步伐缓慢的走向了赵心悦。

赵心悦远远的就看到了她的身影,“时颜姐姐。”

“别乱攀关系,我家里人都死了,你这样会让别人误会我阮家的人诈尸了。”

赵心悦额头旁的青筋暴起,不再伪装,“阮时颜,你都要跟谨琛哥哥离婚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如果没有我松口,你觉得这婚能离吗?”阮时颜笑了笑。

赵心悦也知道,纪谨琛的爷爷自她出现就很宠溺阮时颜。

就算纪谨琛的父母常年久居国外,也丝毫没有消减对阮时颜的喜欢。

“所以,赵心悦我劝你最好安分守己一些,要是我心情不好,这婚我就不离了。”

赵心悦气得涨红着脸,“就算你得到谨琛哥哥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

阮时颜嘴角咧笑,“所以,像你这样愿意知三当三的人,只配当过街老鼠。”

“永远上不了台面。”她一字一句道。

她本身就不爱闹事,但倘若别人硬是欺负她头上来,她也不是善茬。

“你!”赵心悦咬牙切齿道。

“你怎么来了?”纪谨琛俊冷着脸,声音不偏不倚的从赵心悦的身后传来。

“谨琛哥哥,你的药落在我房间了。”

赵心悦从包里掏出一盒治疗眼睛的药。

阮时颜也清楚的看到了,那是他随身携带的药。

所以,他昨晚是在赵心悦那边睡的?

阮时颜心寒,垂着眸,也不想再看着他们,径直进了翠园。

一大早刘妈就炖了鸡汤,眼瞅着阮时颜进了门,急忙上前搀扶,“哎呦,当心点小祖宗。”

刘妈是跟着阮时颜一起来到翠园的,这些年,阮时颜一直当刘妈是长辈。

刘妈也是真的心疼阮时颜。

她的脸上展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刘妈,我没事的。”

她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我炖了很久的鸡汤,你现在身体虚,就好好补一下。”

不等阮时颜拒绝,刘妈就已经从厨房将鸡汤端了出来。

为了不让她失望,阮时颜还是做到了餐桌上。

刚往嘴里送了两口鸡汤,她还没来得及夸,对面做了一个身影下来。

“你这人怎么变成这样了?”纪谨琛斥责的声音,扑面而来。

她怎样?

纪谨琛气愤的甩出了离婚协议书。

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阮时颜,全是她的错。

阮时颜拿着汤勺的手,都在止不住的发抖。

第一次,她对纪谨琛收起来温柔,“纪谨琛,你答应过我给我一周的时间。”

“今天,才是第一天,是赵心悦亲自上门找我的。”

阮时颜深情冷漠的对上他墨黑的双眸,“是不是,我生来就是很好欺负的?”

所以,才让赵心悦一次次的羞辱?

纪谨琛怔了怔,没料到一向温柔的她,居然会那么冷漠。

倒是,不像平时的她。

他怔了怔,“把字签了,你可以滚了。”

阮时颜拒绝,“不签,一周后我会签的。”

就在这时刘妈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少爷,你就让少夫人先吃完饭吧?”

她瞧着只不过去了纪家一天而已,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何况她还是个孕妇。

刘妈心疼不已。

阮时颜低着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冷哼了一声,“阮时颜,你的嘴里真是满口谎言。”

纪谨琛上了楼,直到听到卧室的关门声。

阮时颜如释重负的卸下了所有的伪装。

刘妈满是心疼的看着她。

她继而微笑着看向刘妈,“刘妈,你的汤太好喝了。”

眼泪“啪嗒”一下,落在了鸡汤里。

阮时颜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喝了一碗鸡汤之后,也吃不下饭了,便想回到楼上休息。

阮时颜敲了敲门,随后才进门。

见纪谨琛自顾自的敲打着手机键盘,她刚想要开口,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快步跑向了厕所,呕吐。

刚喝完的鸡汤如数又吐了出来。

阮时颜冲了厕所,摸了浴室的桌子上没纸了,她虚弱的唤着纪谨琛,“谨琛,帮我拿一下纸。”

随后,她反应过来,纪谨琛又怎么会帮她拿呢?

七个月前都没有理会过她,现在又怎么会呢?

她想歇会儿再起身,没一会儿,身旁递来了抽纸。

她仰头,发现正是纪谨琛递过来。

见她愣神,有些生气,“愣着干什么,拿啊。”

阮时颜扯出一丝笑意,“谢谢。”

纪谨琛没有任何的怜惜道,“你不用在我面前那么装,看着犯恶心。”

阮时颜自嘲的笑了笑,“你大人有大量再忍忍。”

他看着趴在马桶旁的阮时颜,鬼使神差的问了句,“你孕吐那么严重?”

阮时颜一怔,刚要点头。

就见他已经迈出了洗手间。

或许纪谨琛是在嘲笑她没用,生个孩子,孕吐反应还那么大。

也可能嫌弃,她呕吐有味道……

出了洗手间的纪谨琛,刚想要打电话给梁右询问,想了想过不了几天孩子就流掉了,便挂断了电话。

他告诉自己,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阮时颜好。

阮时颜在洗手间把胃酸都吐了出来,才觉得浑身舒服了一些。

出了洗手间,映入眼帘的是纪谨琛靠在床头翻看着手里的杂志。

阮时颜想着自己去隔壁睡,刚拿起被子。

纪谨琛冷漠道,“上床。”

随后,他补了句,“我们是夫妻。”

阮时颜嘴角有一丝欣慰,他终于承认他们是夫妻了。

只不过是快要离婚的夫妻而已。

阮时颜也不扭捏的躺上了床,看着她俊美的侧眸,看了好一会儿。

她浅声道,“谨琛,到时候你陪我去引产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2 13:42
下一篇 2022-09-02 13: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