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头一梦的小说_不被喜欢的女孩刘徽痕霍扬小说阅读

《不被喜欢的女孩》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刘徽痕霍扬,《不被喜欢的女孩》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

作者到头一梦写的《不被喜欢的女孩》这本小说,故事构思

到头一梦的小说_不被喜欢的女孩刘徽痕霍扬小说阅读

班主任向老师在白板上抄完数学题目后去下面巡视一圈后,就有人说出了答案,不禁笑着问他:“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就很简单啊……”何虚壹回答的语气近乎傲慢。

刘徽痕即使捂着耳朵还是听见后面的人吧啦吧啦说了一通解题方法。

向老师听完更高兴了,虽然没见学生提出不懂,但还是将题目耐心讲解了一遍。

好好的独立思考被迫中断,刘徽痕把原因怪罪到何虚壹的头上,咬着唇侧头往后看何虚壹在哪,好给他一个眼神教训。

刘徽痕长期占据着第一排的位置,抬头是电视机和黑板,左边是说不着几句话的同桌小葵,很少回头看教室后面,或者说,她不敢。

她也不敢做出伸懒腰的动作,终日缩在座位上坐着,低头写作业或者看书。除去寒暑假读读名著外,其他的杂志和课外书基本不沾。

趁着全班的人几乎都抬头齐刷刷地看着黑板,不会有人注意她时,刘徽痕两眼冒火地扫视她后面的一颗颗头,那些人她都认识,但最多跟她说过一两句话,这么看着他们,刘徽痕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她搜寻了两三秒也还是没找到何虚壹在哪,却被一个女生瞥见,刘徽痕又羞又愧,转回头重重拿起笔轻轻摔在书上以示不满,她对何虚壹的讨厌由此增加了一分。

几乎各科的老师都对何虚壹青睐有加,每节课后他都会上讲台来跟老师交流几句,问两个问题。若有学生问老师问题,他也会在旁认真听讲,偶尔打岔。

无论是不受学生待见的英语老师,还是性格稳重的语文老师,或是给过刘徽痕榧子吃还说哭过她的地理老师,常常被何虚壹的话逗乐。

刘徽痕看不惯他的作风,如果不是初二换了地理老师,她心里肯定要对抗到底,然而他任职班干期间的贡献不可否认。

何虚壹还经常在晚自习前被值日班干点名说小话,有时又是冤枉的,因此刘徽痕的念头常常动摇。

可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跟何虚壹好好说话,他有次就被政治老师怼到说不出话来。

刘徽痕和同桌小葵在台下听了低头大笑,何虚壹半低着头聆听教导,看见她两个这样当面这样笑他也不吭声。被瞧见后,刘徽痕和小葵都不好意思,尽量克制住自己。

等到老师拿着教案踏出教室,他也蔫蔫的,低着头沉默离开,刘徽痕才和小葵继续把没笑的笑完。

初中时没有多少人肯搭理刘徽痕,觉得她思想和行为奇奇怪怪的,说话也让人难以理解。

刘徽痕碰壁多了,也就一心只在学习上,对于班级的是非恩怨全从室友的口中得知。

午饭时间,寝室里正在议论着举报班主任的事。

“如果我是邢璐就做不出这种事,她可能压根还不知道自己进校队是向老师跟负责的老师求了多少情才换来的名额,这分明是恩将仇报。”说这话的人是胡洁,她的嗓门粗大,情绪激昂,可算得上是寝室的官方发言人。

邢璐和刘徽痕曾经短暂同走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她常听邢璐愤懑不平:“很多进校队的人根本不珍惜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训练的时候懒懒散散的,我身高不就差个一两厘米怎么就进不去了,不想要给我啊!”

训练结束后,两人冷着冷着就不欢而散。

“我也是搞不懂她,平时谁看不出来向老师对她好啊,还有严佳也是,至于吗……”寝室长为班主任抱不平。

“她就是那次被叫出去说恋爱的事,跟班主任顶嘴后被打了一巴掌,心里就在筹划着这个事了。”霍扬轻描淡写说了两句。

刘徽痕不喜欢严佳,认为她平时盛气凌人,没几个人能被她正眼相看的。但是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来找她,恋爱也谈得风生水起,刘徽痕欣赏不来她的个性。

其他的人如唐薇还有小欣都沉默不言。

“谁能够去劝劝啊?万一向老师知道这件事怎么办?”刘徽痕预料到事情的后果,已经不太能听得下去。

霍扬白了她一眼,饶有自信道:“劝不了的,我和她同学好几年,她谁的话也不听。”

说完七八个人都沉默了。

这时邢璐走了回来,其他人立刻恢复生气忙活起来,该倒饭的倒饭,该洗碗的洗碗,寝室里只听得见水哗啦哗啦的流出声音。

晚自习前,刘徽痕因为中午听到的事没睡着,连连打着哈欠。

在嗡嗡的说话声中,严佳和邢璐一前一后上台了,其他的班干也从两边陆续走上去,站在她们身后。

“砰砰——”邢璐拍了两下讲台的桌子,喊道:“安静,大家安静,我要说个事,这个事跟大家有很重要的关系。”

严佳也用手作喇叭状喊话:“大家安静一下。”

教室的嘈杂声慢慢消失了。

邢璐和严佳交换了眼神,说:“这件事我们考虑了很多,也考虑了很久。就是,你们觉得班主任对我们真的好吗?据我所知,她不止一次想策反你们其中的谁,进而得到其他人的隐私,让你们出卖同学,这样怎么能够达到班级团结的目的?”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又愤怒地敲响桌子。

严佳接着说:“那天的巴掌甩得那么响亮,我估计你们都听见了,就不再重复前因后果。我想要说的是,她那样吼我,我回怼两句怎么了?我爸妈都从来没打过我,她居然就在走廊那里,估计整层楼的班级都听见了,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说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偏要用暴力?她根本不配不当我们的班主任!”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邢璐轻拍了她两下肩膀,从讲台桌上不知是谁放的纸巾抽出来两张递给严佳,小声宽慰几句,又对全班说:“如果再让班主任这样胡作非为下去,升学率指不定怎么低呢?难道你们想我们每次年级排名都是倒数吗?”

刘徽痕就坐在第一桌,听完两人的话后,心中觉得可笑,也真心为向老师感到悲哀。

邢璐扫视完全班,继续说:“现在趁着现在还有机会,我建议我们共同向学校要求换班主任,把全班人签过字的举报书送到政教处。这样的话到初三的时候有八成的可能会换班主任。大家可以考虑一下,等下我把这张举报书从第一组轮流传下去,想签的签,不想签的可以不签,但请务必好好考虑,这是关于关乎未来的重要一步。”

邢璐和严佳不再说话,静静看着座位上的人,观察他们的表情。

刘徽痕本来想找邢璐劝说几句,现在看来已经来不及阻止。她满是担忧地觑着邢璐,企图用眼神传递她的想法。

邢璐发现后,也回看刘徽痕一眼,不改其意。倒是刘徽痕不敢再看邢璐,焦急地盯着门口,害怕向老师这个时候进来。

白板旁边挂钟的指针缓慢走着,走过一段时间后,邢璐开始和严佳拿着举报书到第一组,准备让人签字。

何虚壹站不住了,让她们先别动,自己要说两句话。那两人答应了,在教室前门那看着。

邢璐探头出门外,撤回来问严佳:“你当真确定她今天不会来吗?”

严佳挑挑眉,眼中十分得意:“放心吧,她绝对不会来的。”

“为什么?”邢璐放不下心。

“我发现的规律。”

何虚壹在讲台上说:“我没有能力去干涉大家想什么,做什么,但作为班干中的一员,我也表明我的立场。我承认,是,向老师的确是有缺点,做出过过分的事。难道我们就没有吗?她为了我们付出的比我们能想到的看到的还要多得多。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某些原因,就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来。反正我是不会签字的。”

“被打的又不是你,你当然这么说了!”严佳气得要冲上台上去,被邢璐用力拉住。

看见这样一幕,刘徽痕身子不由得颤抖,万一她被报复、被孤立怎么办?

接着向含和另外一个女生也站出来说了差不多的话,说完时恸哭不已。

悲伤的情绪迅速扩散到整个教室,感染到了大部分人,教室里的气氛凝重起来。刘徽痕想当然地以为邢璐的计划必然失败,然而当邢璐把举报书放到她桌上的时候,上面还是有不少人留下了名字。

刘徽痕和同桌小葵都摆摆手,拒绝签字。她们还想看清上面签下的名字时,举报书早被拿到了下一桌。

果然向老师一整晚都没有来,次日上数学课时,刘徽痕看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心中更加难过,却也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一位政务处的老师暗暗警告他们班不该做出这种事,并透露学校不会因为他们的举报行为就更换班主任。听见这样的话后,刘徽痕稍稍宽了心。

但不少人状态上课心不在焉的,究竟让向老师察觉出了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3 08:16
下一篇 2022-09-03 08:1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