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痴念可回首楚云落冥渊全章节小说完结版阅读

火爆新书《再无痴念可回首》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楚云落冥渊,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十九天宫琉璃台。冥渊到达前,长风司神将洒扫的仙娥打发离开,清点整理好各司所呈上来的公务卷轴,等待天帝陛下批阅。辰时一刻,天帝陛下准时踏入琉璃台,长风拱手行礼,退去隔间给冥渊泡茶。这些活原本都是负责琉璃台内务的仙娥做的,但冥渊处理公文时,不喜无关的人员在身边乱晃,于是,琉璃台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了长风。…

《再无痴念可回首》这书不错。只要楚云落冥渊不断更,我与各位书友同在。楚云落冥渊不要让我失望。

再无痴念可回首楚云落冥渊全章节小说完结版阅读

九十九天宫琉璃台。

冥渊到达前,长风司神将洒扫的仙娥打发离开,清点整理好各司所呈上来的公务卷轴,等待天帝陛下批阅。

辰时一刻,天帝陛下准时踏入琉璃台,长风拱手行礼,退去隔间给冥渊泡茶。

这些活原本都是负责琉璃台内务的仙娥做的,但冥渊处理公文时,不喜无关的人员在身边乱晃,于是,琉璃台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了长风。

“陛下,昨日突发异象,百花凋零,云落上神她……”

长风话还没有说完,冥渊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让醉仙宫以后不准再给落花宫送酒。”

楚云落是花神,她的灵气可以滋养百花,也会影响百花。

这次的事件,冥渊根本没放在心上,只以为楚云落又喝醉了,神元不稳。

长风想要提醒冥渊,这次的异象不同以往,但见天帝陛下不愿多谈有关于云落上神的事,只好闭上了嘴。

他们的天帝陛下和云落上神虽是夫妻,却是一对怨侣,因为冥渊心有所属,并不待见花神楚云落。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冥渊多看了他一眼。

“还有何事?”

“无事。”长风恭敬的行完一礼,后退几步,转身出了琉璃台。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午时,长风等在一道天门前,望着日晷上指针的偏移,有些莫名的慌乱。

自从冥渊和楚云落结亲以来,午膳都是楚云落特意准备好送过来的,然而今日比约定的时间迟了三刻钟,楚云落还没有出现,这很不正常。

忽然想到冥渊尽早吩咐醉仙宫的事,长风皱了皱眉,没再多等,步入膳阁让人准备好吃食。

片刻之后,清淡的膳食准备完毕,长风提着迟到的午膳送进了琉璃台。

冥渊忙起来几乎可以说是废寝忘食的,如果没人提醒,他估计一天都忘记吃东西。

“陛下,先休息一会儿,可以用午膳了。”

“先放着。”冥渊没有抬头,应完声,手下仍在奋笔疾书。

长风不敢多言,摆放好食物之后,放缓脚步退了出去。

等冥渊处理完手头上的紧急要务,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一旁桌子上饭菜早就凉了,他自认为对吃食不讲究,也就没让长风再去换。

可是拿起银箸尝了一口,他微微了蹙眉,感觉不对。

“长风。”

“陛下?”

长风推门而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不用冥渊交代,他已经猜到了大概,先是把冷掉的饭菜撤下,再让人准备新的。

然而,新的膳食呈上来后,味道还是不对。

冥渊虽贵为天帝,但他崇尚节俭,不愿再麻烦其他人,简单了用了一些,便不再吃了。

长风进来收拾餐具的时候,发现剩了许多,抬眼看到冥渊又重新批示公文,摇了摇头。

他只是冥渊身边的司神,天帝陛下的私事容不得他置喙。

忙完一天的工作,冥渊刚落下笔,水灵镜发出嗡嗡低鸣,冥渊眉眼缓缓的舒展开,拿出水灵镜手掌在上面一抹,镜子里出现一个娇羞艳丽的容颜。

“阿渊,你准备启程回宫了吗?”

看着熟悉的身影,听着她悦耳的声音,安抚了冥渊一天的烦躁,他扬了扬眉,勾起了唇角,“嗯,这就回去。”

“那我现在去宫门等你。”

“慢点走,别急,你身体还没有恢复。”

他的关心和宠溺,华芸十分受用,笑容甜美的应了一声,收起了水灵镜。

无人看到的地方,华芸脸上天真无邪的表情不见了,多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得意之笑。

重阳宫门外,华芸一边扯着衣摆,一边不停的朝远处张望。

她灵力低微,除了冥渊为了她特意规划的地方,不能随意乱走,否则会被仙宫的禁制气场所伤。

还有不少仙家是太雍帝君的旧部,站在花神那边,对待华芸的态度不是很好。

华芸十分记仇,她想着等有一天,她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冥渊身边时,一定要让那些曾经不屑,鄙夷过她的人好看!

不一会儿,冥渊便到了跟前,华芸眉眼带笑的快步迎上前,专注而期待的喊着他的名字。

“阿渊。”

冥渊走到她面前,声线柔和的说道:“等很久了吗?”

华芸笑着摇了摇头,“等你,再久也是值得的。”

说着,她的手自然而然的环上他的手臂,冥渊脸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又恢复过来。

她说:“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看的地方,阿渊陪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冥渊不说话,华芸当他答应了,两人招摇过市般的来到了青荷苑。

一路上接收了不少或羡慕,或嫉妒,或鄙夷,或仇视的目光,华芸扫了那些人一眼,记住了他们的脸,嘴角却挂着耀武扬威的笑。

他们心思迥异又如何,有冥渊在,谁都别想伤她一分,就连楚云落也是一样。

“噫,怎么会这样?前些天我听小小说这里接天莲叶无穷碧,荷花幽香,美不胜收的。”

说完,偷偷观察冥渊的神色,果然看到他脸色沉得可怕,她想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唉,虽然赏不了荷花了,但这里景色还是不错的,我们泛舟如何?”

凉风习习,拂过波光粼粼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岸边停靠着一叶扁舟,也不知是谁停放的,不过天帝陛下要用,自然也不用特意征求他人意见。

“阿渊,荷花怎么都谢了呢?云落上神都不管的吗?”华芸故意道。

“她,不知又在哪儿醉生梦死,身为花神连自己的职责都不顾,难堪重任。”冥渊冷着眸,“不说她,你的身体如何?”

华芸抚着被风吹乱的秀发,淡淡的笑着,“有你帮我调理,早就没事了。”

她瞧着四下无人,环境又好,便倾身慢慢的靠向扁舟另一头的冥渊。

他是很宠她,很照顾她,可华芸还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如果能发生进一步的关系,或许她就不会总是觉得不安了。

然而,看着她的红唇靠近,冥渊下意识的避开了。

他的脑海里始终响着一道清冷的声音——

“冥渊,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将来是什么身份,既然你答应了父君娶我,就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特别是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

“华芸。”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4 08:21
下一篇 2022-09-04 08:2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