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审判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陈凡陈青璇最新章节列表回忆审判_回忆审判免费阅读全文_陈凡陈青璇回忆审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回忆审判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陈凡陈青璇最新章节列表(回忆审判)_回忆审判免费阅读全文_陈凡陈青璇(回忆审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夜叉愣了一下,旋即也明白了过来,“是,六爷!”众人走出郊区,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上了来时的车,到了近天明的时候,陈凡等人终于回到了m县。…

免费试读

夜叉愣了一下,旋即也明白了过来,

“是,六爷!”

众人走出郊区,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上了来时的车,到了近天明的时候,陈凡等人终于回到了m县。

在阁楼上,陈凡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一个医生正在拿着镊子小心翼翼的将因为燃烧和陈凡的肉融到了一起去的燃烧物一块块的扯下来,

“唔!”

医生的每一次动作,都让得陈凡忍不住痛苦的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脑门上的汗珠不断的滚落,

他的嘴里死死的咬住一块毛巾,

医生的脑门上也满是冷汗,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看着陈凡这不可直视的背部,他的心都在颤抖,

而且最重要的是陈凡还不愿意打麻药,直接就让他上手,

他身为坤萨集团的御用医生,也属于坤萨集团的一员,他可是知道,眼前的这位乃是大夏修罗,坤萨六爷啊,

这要是哪里让这位主心里不高兴了,不痛快了,或者是让得他疼得受不了了,

他的小命可能都会玩完。

毕竟,

在坤萨集团这么长的时间,他可是见识到了,在坤萨集团,最值钱的是面粉,最不值钱的是人命。

他紧紧的盯着陈凡的背部,从脖子朝下的位置,都呈现了被灼烧后暗红色,这暗红色正在慢慢变黑,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面起了一个个的大水泡,水泡里面都是黄色的液体。

他用镊子夹陈凡背上的那些沾染物的时候,他都是万分的小心,他生怕一用力直接将陈凡背上的皮肉一起揭了起来,

夹起一块燃烧物,朝着垃圾桶一扔。

啪!

燃烧物掉在了垃圾桶里,可以看见垃圾桶里已经聚集了一小堆燃烧物,而且有的燃烧物上面,还沾染着红色的肉皮,

将燃烧物夹下来之后,一股暗红色的血液马上冒了出来,

医生连忙用纱布将血擦去,然后涂上酒精消毒水。

“啊唔!”

当酒精消毒水沾染到背部的时候,陈凡的身体突然猛的紧绷,这个铮铮铁汉的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他的牙齿死死的咬紧,额头上和脖子上青筋暴起。

脑海里几乎已经一片恐怖,他现在脑海里什么都没有想,有的只是快到极限的痛苦。

以前古代有着剥皮充草的刑法,

那他现在这算不算是在剥皮?而且还是处理过的剥皮。

就只差充草了。

看着陈凡这痛苦的样子,医生顿时害怕的停了下来,

“六爷,您还好吧?”

“唔!”

陈凡痛苦不已,紧紧的咬住牙关,他无法说话,只能哼给医生一个简单的回复。

而医生却是一脸懵逼,旋即更加紧张了,

不好了,不好了,要是他真的将这大夏修罗,坤萨六爷治出了什么意外,他绝对是十死无生。

先不说坤萨会如何,陈凡的这些手下恐怕都会硬生生将他撕碎。

“六爷,六爷,你别吓我啊,六爷?你说句话啊!!”

医生吓得快尿了,他伸出手轻轻推了陈凡一下,

“嘶!”

陈凡顿时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就好像脑袋忽然被一柄重锤狠狠的锤了一下,

脑瓜子嗡嗡的!

他死死的咬住了牙齿,恶狠狠的瞪向面前的医生,

要不是这个医生是从一开始就跟了他,他都怀疑这医生是不是别人派来的卧底,就准备挑这种时间弄死他。

“六爷!六爷,呜呜呜,六爷您说话啊,您别吓我啊!”

医生直接抓住陈凡摇晃了起来,要不是陈凡是趴着的,他恐怕要掐陈凡的人中了,

陈凡顿时又疼得龇牙咧嘴,脑袋都快要爆炸了一样,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带着哭腔道,

“你tm赶快弄,老子本来都快受不了了,你还推老子,你是要帮我整死?”

陈凡从牙齿缝里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句话,

“哈…………那个………..那个六爷,对不起啊,我以为,我以为你要不行了呢!”

医生悻悻的笑了一下,连忙收敛心神,还好,六爷没死!

那我也不用死了!

我全家都不用死了!

医生悄悄擦了眼睛还没干涸的泪水。

整理了一下情绪,医生继续动手,继续用酒精消毒水消毒,消毒完毕后,医生这才稍微停了下来,

此时陈凡的背上坑坑洼洼,满是一个个红色的伤口,狰狞的张着嘴巴,让人害怕,

只是看着就感觉毛骨悚然。

接下来医生拿起无菌纱布粘湿了一些水,轻轻的擦拭陈凡背上的大水泡,全部整理完毕后,

医生才给陈凡上药,然后用绷带轻轻的缠绕了起来。

最后,

医生在陈凡的手臂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以示一切结束。

“终于完成了!漂亮!”

医生看着陈凡手臂上的蝴蝶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听见医生的话,

陈凡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弛,他的精神也是瞬间放松了下来,他软软的趴在床上,张大了嘴巴,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有的只有剧烈的喘息声。

额头的汗水将头发打湿,直接粘在陈凡的额头上,看起来好不狼狈。

痛,

真的太痛了。

镊子剥皮,酒精消毒水消毒,这两种“刑法”的痛苦简直就是不当人子,简直就是谋杀!简直可以加到满清十大酷刑里面去了。

每一步都非常非常的痛,他甚至能够趴在床上不说话,能够听见他的皮肤被撕裂的瞬间发出的声音。

他甚至疼得痛觉都好像要消失了。

只能死死的咬住嘴里的东西。

精神上一放松下来,

他的意识瞬间就不清晰了,没有几秒,眼前一黑,他就已经昏倒了过去,也算是睡着了。

可是即使是昏倒,他的身体还是无意识的轻轻颤抖。

那股疼痛都刻在了肌肉的记忆里。

医生看到这里,

他的脸色陡然大变,瞬间变得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就要去推陈凡,可是刚刚伸到一半他就停住了。

他收回了手,然后伸出两个手指放到了陈凡的鼻翼下,当感受到充满男人气息的热气喷吐

在他的手上的时候,他终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12-07 21:00
下一篇 2022-12-07 21:2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