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念儿张新竹小说徐念儿张新竹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徐念儿张新竹小说_徐念儿张新竹小说徐念儿张新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徐念儿张新竹小说)徐念儿张新竹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徐念儿张新竹小说)_徐念儿张新竹小说(徐念儿张新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我听着丁阿姨在厕所哇哇的吐,眼前闪过我妈嘬着床单上的血,以及她握着菜刀,喝着黄鳝血时的样子,再联想她说看到那女孩子的模样,大概明白她当时看到的了什么,胃里也是一阵阵的抽抽。张新竹瞥了我一眼,忙拿着保温杯,去厕所照顾丁阿姨。过了好一会,丁阿姨洗了把脸,连喝了几口水,可脸色也依旧铁青。我看着她:「对不起。让您想起这么不好的事情……」怪不得她一看到那个坛子的图片,就急匆匆的走了。丁阿姨朝我摆了摆手,又连…

免费试读

我听着丁阿姨在厕所哇哇的吐,眼前闪过我妈嘬着床单上的血,以及她握着菜刀,喝着黄鳝血时的样子,再联想她说看到那女孩子的模样,大概明白她当时看到的了什么,胃里也是一阵阵的抽抽。

张新竹瞥了我一眼,忙拿着保温杯,去厕所照顾丁阿姨。

过了好一会,丁阿姨洗了把脸,连喝了几口水,可脸色也依旧铁青。

我看着她:「对不起。让您想起这么不好的事情……」

怪不得她一看到那个坛子的图片,就急匆匆的走了。

丁阿姨朝我摆了摆手,又连喝了好几口水,这才道:「当时有派出所和卫生所的同志,就将那女孩子和带走了,可她妈却硬是抱着那个坛子,塞给那女孩子,说那坛子是她的骨血,一定要那女孩子带着,一定不能离开那女孩子。」

丁阿姨脸色发涩,接着道:「可当时那女孩子都要死了,谁信啊。就将那坛子推开了,她妈就死死抱着那坛子大哭,骂我们,要害死她儿子。」

她说着,又捧着保温杯,不停的搓转着。

我看着晃动的保温杯,接过来去接水。

丁阿姨却盯着我包着的五指,轻声道:「后来那女孩子在医院没抢救过来,她身上全是寄生的无皮蛇,身上的肉也被吃得差不多了。她妈肚子里的孩子也胎死腹中了,引产出来的时候,是个手脚都没有的怪胎。」

没有手脚,那岂不是脑袋以下就是身子,那不就是……

我想到那瓷盆里,那些泡在血水中的无皮蛇,如果变大,没有手脚,会不会也是这样。

那我妈肚子里的,会不会也是这种?

张新竹听着也抿了抿嘴:「那坛子呢?」

「这事当时闹得挺大的,那坛子后来就被徐家村的村长要去了,说是砸了埋了,但我调走的时候,还听说有人在找那个坛子,想生儿子。」丁阿姨脸带苦笑。

冷声道:「他们说那人打下来的怪胎,就是个儿子,如果不是我们拉走了那个女孩子,让那孩子胎死腹中,一定能生下来的。」

丁阿姨脸上带着自责:「我就后悔啊,当时知道他家大女儿不见了,就该接着找的,那女孩子也不会被活活的蛇钻,被她妈咬的,折磨死。」

「不过就是一个坛子,他们就这么相信,舍得用自己女儿的命来换儿子吗?」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我爸妈想生儿子的执念是从哪来的。

可我也见过他们的疯狂,所以知道对于那些想生儿子的人而言,只要能生儿子,什么都是可信的。

现在还有送血去香港检测胎儿性别的呢!

丁阿姨瞥了我和张新竹一眼,轻声道:「我老伴是在报社工作的,喜欢刨根问底,后来问过这事。那坛子啊,据说是挖了一个很大的蛇窝,趁着群蛇交配,浇了汽油,将蛇全部烧成灰。」

「用蛇的骨灰,再掺着那些不能生下来,被流掉的……哎!就是骨血为泥,蛇骨为灰。」丁阿姨手又开始抖,轻吸了口气:「反正材料本身就没一个正常的,还有那个所谓的送子娘娘,给了一个保证生子的血蛇头,镶嵌在坛子里面,所以才叫骨血蛇坛。」

「就是我写在本子里,在坛子里面的那个血蛇头吗?」我本来想拿本子的,但见丁阿姨确实很害怕,也就没有再拿了。

「里面我没见过,但那坛子外面,大概是这样。」丁阿姨只是幽幽的叹气。

看着我道:「这东西就是用女儿的血肉养蛇魂,根本生不出什么儿子,你妈这样子,打电话报警也查不出来什么的,你就一定离你妈远点,避开她!」

我想着我妈握着血淋淋菜刀的样子,朝她点了点头。

张新竹却拎着烧开的水,还真打算拔鸡毛,被丁阿姨给制止了:「你们想知道的也知道了,快走吧,等下我老伴就要下棋回来了,当初他知道这事后,几天几夜都没睡,别让他晓得这坛子又出来了。」

张新竹立马朝我打了个眼色,跟丁阿姨笑嘻嘻的道了谢,带着我走了。

我走到门口,想了想,扭头看着丁阿姨:「那对用过骨血蛇坛的夫妻,后来怎么样了?」

丁阿姨瞥了我一眼,嘲讽的呵笑:「能怎么样?那个儿子没生下来,到计生办闹了好久,说我们草菅人命,说是我们害死了她女儿。」

「她身体也亏得厉害,后来没有再生。不是前面送走了三个女儿吗?人家找了一个小的回来自己养着,这几年听说又把前面两个找回来了,现在三个女儿,每个月强制给钱养老,还让小女儿招郎上门,过得可好咯!」丁阿姨说着有点烦躁的朝我挥了挥手:「快走吧!」

我听着只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张新竹拉了我一把,示意我走,这才魂不守舍的出来。

等到了车上,张新竹这才瞥着我道:「那个血蛇头,可能才是关键,那东西好像很厉害。我带你去找余学他姐夫,他挺厉害的,还认识一只很厉害的黑猫,猫抓蛇也很厉害,有他们在,你不用怕。」

我将坐着的包挪了挪,看着自己包着的手指,抬眼看着张新竹:「我以为丁阿姨说的那对父母,至少那个当妈的会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12-25 04:10
下一篇 2022-12-25 04: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