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太太又奶又萌最新章节列表温知羽霍司砚_霍太太又奶又萌全文免费阅读温知羽霍司砚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霍太太又奶又萌小说免费观看

霍太太又奶又萌最新章节列表(温知羽霍司砚)_霍太太又奶又萌全文免费阅读(温知羽霍司砚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霍太太又奶又萌小说免费观看

小说介绍

《霍太太又奶又萌》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温知羽霍司砚,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霍司砚放下手中的笔。无心工作。他眼前总是闪过刚才温知羽眉眼弯弯的模样。半晌。霍司砚离开办公桌,走到小床边上。耳边传入温知羽的呼吸声。很浅,却让他耳朵微痒。她睡着了,睡相并不好,侧身半趴着,一条腿随意搭在被子上面。平时看着乖巧安静,睡着时却没半分乖巧样子。霍司砚看着她搭在被子上的腿。裤子微微往上卷起,露出一小节腿。纤细的脚腕泛着白。霍司砚刚才看见她坐在床上,低头揉自己的小腿。才跑了八分钟,就能累成这副模样。他从不知道,有人会这样娇气又娇弱。…

免费试读

霍司砚放下手中的笔。

无心工作。

他眼前总是闪过刚才温知羽眉眼弯弯的模样。

半晌。

霍司砚离开办公桌,走到小床边上。

耳边传入温知羽的呼吸声。很浅,却让他耳朵微痒。

她睡着了,睡相并不好,侧身半趴着,一条腿随意搭在被子上面。

平时看着乖巧安静,睡着时却没半分乖巧样子。

霍司砚看着她搭在被子上的腿。

裤子微微往上卷起,露出一小节腿。

纤细的脚腕泛着白。

霍司砚刚才看见她坐在床上,低头揉自己的小腿。

才跑了八分钟,就能累成这副模样。

他从不知道,有人会这样娇气又娇弱。

霍司砚坐到床上。

他动作从没有过的小心,轻轻抬起温知羽的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霍司砚抬手覆上她的小腿,动作极其轻柔地按了起来。

一下又一下。

期间,他听见温知羽舒服得哼唧出声,被他按着的腿,不时轻蹬两下。

霍司砚目光随意地看向她的脸。

温知羽并没有醒过来,睡得很香甜。

她翻了身侧躺着,红彤彤的脸颊压在枕头上,怀里抱着那只很丑的玩偶。

长发铺散开,有头发散落在她脸上,把她半边脸都遮住。

霍司砚把头发撩开,让她的脸全部露出来。

并不是多好看的一张脸,却让他越看越喜欢。

甚至有些移不开眼。

霍司砚低头,吻她的额头。

温知羽迷迷糊糊地有些许意识,她总感觉酸软的小腿舒服了不少。

好像,有人坐在床边。

可是她不害怕。

“霍司砚。”

她呓语出声,嗓音又轻又低。

“嗯。”

温知羽听见模糊的一句“嗯”,是冷冷淡淡的声线。

她听出来了,是霍司砚。

温知羽再次沉睡过去。

……

接下来几天。

温知羽早上都被霍司砚压着去慢跑。

就算他有时候不回家,也要让她给他发视频和照片,全程直播给他看。

证明她没有偷懒,有乖乖地听她的话,按他的要求每天跑步,每天吃他让林管家炖的补品。

这天。

温知羽算着时间,明天就是她爷爷的生日宴会。

她给霍司砚发了微信提醒他这件事,并且告诉他,她得提前回阮家,今天不能给他做午饭。

沈氏集团顶楼。

桌上的私人手机一直在震动。

丁景茗目光随意地扫过去,看见微信消息。

他笑了笑。

霍司砚结束视频会议,从会议室里出来。

手机恰巧又震了一声。

丁景茗道:“看来,你和温知羽发展得很不错。”

霍司砚坐下,拿起手机。

丁景茗饶有兴趣地问:“你们这是在谈恋爱?唔,你迟来的初恋?”

霍司砚把合同丢过去。

丁景茗手指轻压在文件上,翻开,笑道:“先谈工作。”

等两人谈完生意上的事,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丁景茗把签了名盖上公章的合同推过去。

他撑着下巴,突然开口:“借着你的关系,阮致远最近和老黄走得很近。”

霍司砚抬眸。

“老黄手上有个大项目,”他轻叹,“阮致远果然是老狐狸,看来他对你的信任也只是打个对半。”

霍司砚不置可否。

丁景茗道:“要不要让人和老黄打声招呼?”

霍司砚道:“阮熙曼在国外的项目出了问题,资金有缺口。”

丁景茗吊儿郎当的脸色瞬间变了,身体立即挺直。

他差异道:“真的?那阮致远还敢搅和进国内两个大项目里?一旦阮家国内公司和海外公司同时资金链有问题,阮家真的得破产。”

霍司砚语气冷淡道:“如果成功,阮家资产会翻三倍。”

丁景茗抚额:“阮致远可真是天生赌徒……等等。”

他看着霍司砚,脸色怀疑道:“阮家海外公司项目出事,不会是你插手的吧?我记得你国外有朋友,生意和阮家这块有重叠。”

霍司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丁景茗什么都懂了。

他吸了吸气,哑然道:“你这是睡着人家女儿,还盯着人家手里全部的资产。”

霍司砚翻阅着文件。

“要是阮家真的出事,我妈就能上门为星河求娶阮熙曼了,”丁景茗摊手,“毕竟我妈最满意的儿媳妇是阮熙曼,温知羽只是第二个选择。”

霍司砚目光沉沉地盯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丁景茗仿佛没看见他的冷脸,从笔记本里调出几张照片,示意对面的霍司砚看。

笔记本的屏幕里,自动播放着不同女人的照片。

这些女人无一不是单纯娇弱的类型,眉眼间的气质和温知羽有几分相似之处。

“放心,都是自愿的,干干净净没有经验的小姑娘,保证听话乖巧,”丁景茗道,“都是温知羽的替代品,你可以选一个,或者全部要了也行,反正你养得起。”

霍司砚脸色瞬间阴沉。

丁景茗笑道:“以前我以为你只是想吞下阮家一小部分的生意,可是刚刚我发现,你是想将整个阮家都吞了。”

霍司砚:“你可以滚了。”

丁景茗啧了声:“不急,我有份礼物要送给你。如果你成功把阮家彻底搞废了,温知羽以后不可能跟你,你趁早找替代品。反正女人多的是,玩起来差不多。”

他的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丁景茗道:“进来。”

门被人推开。

一个穿着浅蓝色连衣短裙的女人走进来。

女人看着温顺乖巧,性子绵软,气质打扮上完全是温知羽的翻版,眉眼更是和温知羽有五六分相似。

她的头上,甚至还戴着一个粉色的水晶小发卡,和霍司砚特意让设计师重新给温知羽做的是同样的款式。

丁景茗漫不经心地笑着说:“阿衡,这是我为你精挑细选的礼物,你可以从她开始试试。或许试过之后,你会发现她比温知羽更听话,玩起来更带劲。”

说完,丁景茗看了眼站着的女人。

女人上前几步,眼神羞怯地看着霍司砚,嗓音低柔软糯:“霍司砚。”

软软的声音,几乎和温知羽的一样。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3-05-29 02:00
下一篇 2023-05-29 02:2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