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他的小酥糖番茄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他的小酥糖番茄》是作者洛艺湘所撰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

《他的小酥糖番茄》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洛艺湘所写。精彩内容:

爆款小说他的小酥糖番茄全文免费阅读

机场门口人潮熙攘。

许翊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尖,避开苏糖戏谑的目光。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放在耳边,等了一会儿,那一头传来声音,许翊说:“你现在过来白云机场找我,很急,速来。”

他挂段电话,没过多久,一辆酷炫的机车就卷着地上的沙尘,“唰”地停在他们的面前。

车上的男人脚踩镶了两排铆钉的黑色短靴,跨步下地,蓦地脱了头盔,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彭风驰将头盔扣在机车上,歪头问:“这么急找我来干吗?”

“你……”许翊顿了顿,拧起眉问,“你怎么骑着这辆车?”

许翊原本是想着彭风驰家开的酒店就建在这个机场的附近,所以想让他就近载他们一程,可现在看来,是许翊疏忽了,忘了彭大少向来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这车不错吧?是不是足够狂酷炫拽帅,我新买的!”彭风驰自豪地仰起一张俊脸,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许翊突然觉得自己心好累。他揉了揉眉心,彭风驰看出了他的“疲态”,立刻说:“我就知道你坐那么长时间的飞机,肯定是累了。这不,我刚在酒店训完员工,接了你的电话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哥们儿我够义气吧?”

“特别够义气,我都快被你气死了。”许翊冷冷地说。

苏糖听完憋不住笑,发出“扑哧”一声。彭风驰转过身,这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苏糖。

“哎,有美女!”他眼睛一亮,立即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苏糖。

“美女你好,鄙人是帝豪酒店的CEO,平时喜好交友,吟诗作对,偶尔还爱喝喝红茶,看看歌舞剧什么的。”

“她是我的,收起你的歪心思。”许翊脱口而出,立刻惹得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他。

彭风驰察觉出了猫腻,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慢悠悠道:“你的?”

许翊的脸色僵了僵,他望向远方的某一处,不自然地说:“嗯,我的……朋友。”

苏糖看向许翊,见他不自在地咳了两声,不禁偷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呢,敢说不敢当啊。

许是看出许翊的心思,彭风驰挑起了眉,决定先放他一马,秋后再算账。

于是,他扬起嘴角说:“既然是朋友,那就更要经常来玩嘛。”

苏糖翻看了下他的名片,不禁问:“酒店有什么好玩的,难道去开房?”说完,苏糖才发觉自己说错了什么。天哪,这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毛病,难道是会传染的吗?

她咬了咬自己的牙,恨不得去天上找大罗神仙要一颗后悔药吞下去,收回刚刚说的话。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所以,苏糖就听到彭风驰爽朗的笑声响起:“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需求的话,欢迎光临。”

“闭嘴。”许翊微怒,随即他伸手跟彭风驰要了机车钥匙。彭风驰被许翊怔住了,乖乖地给许翊,可接下来,他发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这明明是自己的车,怎么许翊坐上去了,那个叫苏糖的女生也坐上了后座,那自己呢?

彭风驰不满地叫道:“我怎么办啊?”

“走回去。反正你家酒店离这儿又不远。”

“你跟我说事情紧急,我立马就开车过来了。”彭风驰气得吭哧吭哧地说,“真没想到,小许许你有异性没人性,恩将仇报,忘恩负义啊。”

苏糖被“小许许”的昵称怔住了,连许翊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他咬牙切齿地说:“我说过,别这样叫我。”

彭风驰见状,大呼委屈,说许翊不仅过河拆桥,还冷血无情,连名字都不让人叫了。他将自己能想到的成语全都用上,可许翊只抿着薄唇,淡淡地说:“走回去,或者去机场找你那个心心念念的漂亮空姐,两者你选一个。”

“早八百年前的事了,后来又换了几个。”彭风驰摆摆手,叹了一口气,“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语毕,他的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丰腴、唇红齿白的美人。

苏糖这边还有些担心:“这样丢下他一个人,真的好吗?”话音刚落,彭风驰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们不用担心我啊,我一个人可以的!”

眼见着美人就要坐进自己的酒红色轿车,彭风驰赶紧欢喜地奔到那辆车前,迅速和美人搭讪。

“他这变脸的速度还真快。”苏糖感慨。

许翊不禁扯起嘴角:“我都说不用管他了,他这人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八个汉子都拴不住,可只要见着一个女的,他立刻跟她走。”

果然,许翊刚说完,彭风驰就坐上了那辆轿车。

车子不紧不慢地驶过来,经过他们的时候,彭风驰摇下车窗,朝他们挥了挥手:“我先走一步了,朋友们。难得这大好春光,可不要辜负了哦,BYE!”

苏糖目瞪口呆,恍惚间,许翊已经发动车子,载着她往回家的方向开去。

微风吹拂而过,他身上的衬衣外套被翩翩吹起。道路两旁的桂花树随风飘来了清幽的花香,苏糖嗅着香味,思忖了下,还是伸手拉住许翊的衣摆。

“抱紧了。”他清冷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霸道。

苏糖怔了怔,下一秒,就感受到车子开始迎风加速,她蓦地环上他的腰。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皂荚味,很好闻。

苏糖靠在许翊的后背上,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擂鼓般咚咚振动,久久无法停歇。

不久后,车子停在了苏糖的家门口。

许翊卸下头盔,说:“到了。”

后座的少女没有动静,许翊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她。只见她整个人靠在他的后背,双眼微合,长发软软地披在身上,一张小脸白皙水嫩,唇瓣像樱桃般红润,嘴角微翘,带着几分慵懒和娇媚。

不知怎的,许翊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他凝视着她,身子不经意地朝她靠近,却见她长长的睫毛突然动了动。

好似感受到周遭的温暖气息,苏糖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

她有些恍惚,因为许翊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所以她闻着闻着,就昏昏欲睡了。

看着她愣愣的样子,许翊不禁生出了几分戏谑之意。他望向她,眸光微动道:“你刚刚不会是在享受吧?”

“我哪有!”向来自诩脸皮比南墙厚的苏糖,禁不住红了脸。

“嗯,我信了。”许翊眼眸垂着,长长的睫毛覆盖在他的眼睑上,遮住了他含着笑意的眸子。

他信什么啊?苏糖忍不住抬头,四目相对,苏糖听到空气中“刺刺刺”的电流声和心脏猛烈跳动的声音。

他的眼波潋滟,眸色动人,仿佛有种摄人心魂的魅惑力。

苏糖的舌尖舔了下唇瓣,突然很想在许翊那张清隽好看的脸上吧唧一口。正想着,视线之内迎面走来了一个身影。

苏糖定睛一看,确认了眼神,是熟悉的人。

只见裴梨站在不远处,瞪大眼睛,提着超市的购物袋子,差点吓得掉到地上。

她听说今天苏糖回国,刚下班就专门跑去超市,买了各种苏糖喜欢吃的糖果、甜点和特产,打算慰藉一下苏糖的思乡之情。

可如今,苏糖正站在家门口,和一个身姿不凡的男人眉来眼去?裴梨大喜:敢情出了趟国,我们家小糖糖就有了艳遇啦?

于是,她赶紧凑到他俩跟前,正想开口问,“艳遇故事”的女主角却连拖带拉,一眨眼的工夫就跟那个帅哥说再见,随即将她带回了家。

裴梨眯了眯眼,单刀直入:“那男的是谁?”

“中国人。”苏糖打开购物袋,撕开了一包杧果软糖的外包装,不紧不慢地说。

“我有眼睛,知道是中国人!快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裴梨说,面上添了几分着急。

苏糖嚼了嚼嘴里的杧果软糖,耐不住她的敲打,最后口齿不清地招供了:“你认识。”

“我认识?”裴梨一愣,怪不得觉得有些眼熟。

她细细地想,不一会儿,少年曾经的轮廓伴随岁月的光影,最终和刚刚那张俊逸的脸交织在一起。

她“啊”地叫了一声:“他是我们当年聿京高中的那个男神学霸!”

苏糖吃完软糖,觉得不过瘾,刚拆了一袋猫耳朵放在手掌心,“啪”地往嘴里扔,却被裴梨的惊呼声吓到,手一颤,猫耳朵从她的嘴边掉了下去。

苏糖讪讪地捡起“阵亡”的猫耳朵,抿了抿唇,随即听着裴梨在一旁回忆道:“我记得他!以前我们班不少女生偷偷跑去隔壁班窗户边趴着,就为了看他一眼。他叫……许什么……”

“许翊。”苏糖吃了一口脆脆的猫耳朵,提醒道。

“就是这个名字。”裴梨莫名地兴奋,她靠近正在沙发上“葛优躺”的苏糖,问,“你怎么遇到他的?”

“就这么遇着了呗,缘分天注定,不用靠打拼。”苏糖直起身子,眼角一挑,送给裴梨一个自认为倾国倾城的媚笑。

裴梨朝她翻了个白眼:“你家许男神知道你这么自恋吗?”

对于她这个“你家”的称谓,苏糖表示很是满意。于是她弯着眉眼,拿起一根饼干棒咬了一口,嚼得嘎嘣响:“我有信心,我是啥样他都喜欢。”

裴梨摸了摸手臂,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半晌,她吁出一口气,说:“看到你们能够久别重逢,真好。”

苏糖看着她落寞的神情,知道她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当初上高中时,裴梨就将顾舜然放在心尖尖上,后来甚至为了他报考了传媒大学,想着以后如果他当了歌手便可以采访他。

柔情似水的少女情怀,最后如愿以偿地吸引了顾舜然这团热情的火焰。他拒绝了周遭蠢蠢欲动的女生,选择和裴梨在一起。可惜造化弄人,顾舜然最终没有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与裴梨渐行渐远,乃至分道扬镳。

苏糖抱了抱她,裴梨的身体软软的,比自己还纤瘦。

苏糖记得,裴梨以前一直是软糯文静的乖乖女。自从考上传媒大学,当了记者,爱上这个行业后,才逐渐变得开朗些。

曾经,她为了顾舜然选择进记者圈,可如今,她已然在职场中独当一面,从事着自己喜爱的职业,苏糖觉得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我们应该活在当下。别回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苏糖安慰裴梨,可说完,她却神思一顿。

是啊,这世上的聪明人向来都是朝前看的。所以,许翊不记得自己,也是能够理解的吧。

苏糖有些唏嘘,裴梨反过来安慰她:“你之前在学校只待了一年,跟他又不同班,他不记得你也是情有可原。”

也是,当初苏糖因为妈妈去世,小姨带着她转学去了香港。离开小城前,班里不少关系要好的同学都来家门口送她。而许翊因为去外地参加绘画比赛,所以她没来得及和他告别,两人就分开了。

可苏糖觉得,即便是短暂的相处,自己也一直记得许翊啊,可他却忘了自己。

“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公平。”苏糖咬着唇,想了想,走向了厨房,拿出冰箱里的嘉士伯啤酒,又取了两个玻璃杯,重新回到裴梨身边。

“算了,我们今晚什么都不要想,一醉方休吧!”苏糖边说边倒了两杯酒。虽然苏糖不嗜酒,但今天,她特别想试试醉了的感觉。

裴梨闻声点头,拿起酒杯倒入喉中。觥筹交错间,裴梨的脸色早已通红,她醉醺醺地对苏糖说:“男人都是这样的。”

“对,都是这样的。谁没遇到过几个大猪蹄子呢!”苏糖摇摇晃晃地举着杯子,和裴梨碰杯。可不一会儿,她就觉得浑身燥热,天地仿佛都在旋转。

头晕目眩之际,她吐出了最后一句话。

“许翊,其实我好想你啊。”

语毕,苏糖躺倒在了沙发上。

隔天早上。

苏糖晕晕乎乎地从沙发上醒来,连裴梨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望着满屋的狼藉,苏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过木地板,去盥洗间洗漱。

刷牙时,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许翊那张清隽的脸。苏糖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现在的她不仅需要醒酒汤,还需要相思病的解药。

所以,她思忖再三,决定给裴梨打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就有人接了,裴梨的嗓音有些沙哑,看来昨天喝得只比苏糖少一点儿:“大小姐你终于醒了,我早上叫你的时候,你睡得比猪还要沉。”

苏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说:“不好意思嘛,你今天上班没迟到吧?”

“踩点进的办公室,没事儿。”

“那就好。”苏糖顿了顿,试探性地问,“那个……我知道你们记者圈渠道多信息广,能不能……帮我查下许翊的个人信息啊?例如在哪里上班之类的。”

“咦,昨晚是谁拍着胸脯说,再也不跟他见面的,难道我听错了?”裴梨揶揄道。

“我……我昨晚就是喝醉了,瞎说的。”苏糖话锋一转道,“我要把他手到擒来,让他牢牢记住我!”

“知道啦,我现在出门采访,回去就帮你查,小事一桩。”裴梨笑了笑。作为江湖人称“记者圈百事通”的她,这点小活儿还是有信心的。

果然,第二天,苏糖便收到了裴梨的微信。她打开一看,第一行字写着:“许翊,武警特战部队,猎鹰突击队的队长。擅长狙击,有警队‘神枪手’之称。”底下还有他的单位地址什么的。

苏糖想了一会儿,将手头的特效化装设计稿搁在一边,起身走到自己房间的衣柜前,将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

她一件件地试,这件米色卫衣配浅蓝牛仔裤,不行,太普通了;这条红色抹胸长裙,不行,太隆重了。

她花了将近一个钟头,最后站在镜子前,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它了!”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穿着白色的泡泡袖衣衫,搭配一条粉色的百褶裙。长发飘飘,皮肤很好,樱桃色的唇瓣衬得她的小脸白皙又红润。

今天走的是甜美风,扮猪吃老虎,肯定能够攻城略地!苏糖喜滋滋地想。

她的眼睛弯成弦月,踏着轻盈的步子,出了门。可她没想到一到那儿,却遇上了“空城计”。

此时正值午休时间,陆勇穿着警服,坐在公安局的办公桌上,津津有味地吃着辣味鸭掌。他一抬头就看到公安局里进来了一个惹眼的漂亮女生,正朝四周东张西望。

陆勇定睛一看,手里的鸭掌差点掉了下来:“苏糖,你怎么来了?”

“许警官呢?”苏糖眼神瞥向里面的办公室。

陆勇拿纸巾擦了擦油腻的手,拧着眉说:“许队昨天出任务,受伤了,还挺严重的。”

原来,昨天许翊出去执行平暴任务,中途有小孩在附近,暴徒冲过来时,许翊为了护住孩子,被打伤了。

“我们送他去医院的时候,那伤口我看着都疼,可许队硬是没吭声。”陆勇肩头抖了抖,表情痛苦,仿佛受伤的那个人是他。

“是去了哪个医院?”苏糖紧张地急问道。

“市第二人民医院。”陆勇还没说完,苏糖就已经跑了出去。

她搭上出租车,催着司机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可待到她寻至许翊的病房时,却见某人正躺在病床上,一只手吊着石膏,另一只手气定神闲地拿着水果在吃。

“你怎么来了?”许翊抬起眼,眸中闪过一丝讶然。

“陆勇说你受伤了,还挺严重的。”苏糖轻声说。

许翊一听,拿着水果的手不禁顿了顿:“哎,他这人就爱小题大做。上次他为了营救一只小猫,被卡在了窗间,都能惊得嗷嗷叫。”

“可你都住院了,肯定不是小伤。”

许翊看着她忧心忡忡的目光,只觉得心里一软,语气里也多了几分温柔:“没事,别担心。”

他的眸子清澈如水,和着他温存的话,苏糖的心里微微放松了些。

下一刻,一个优雅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拿着病历单,语气却咋咋呼呼的:“左臂桡骨外展性骨折,伴有轻度错位。小翊,我平常就跟你说了,不要冒进,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你每次都不听,是把你老妈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王静如一边低头翻看病历单,一边气呼呼地朝儿子吼道。半晌,她抬起头,却见屋子里站着一个粉嫩可人的女孩。

王静如不禁眸光一亮,说:“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是许翊的朋友吗?”她的语气温柔,和刚刚暴脾气说出来的话大相径庭。

苏糖点了点头:“是的,阿姨,我是许翊的朋友,我叫苏糖。”

王静如一听,乐得笑了:“难得你这个臭小子有个女性朋友,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你带个女生介绍给妈妈认识认识。”

王静如朝许翊吐完槽,侧头看向苏糖:“真的只是朋友吗?”

苏糖噙着笑,脸上挂着浅浅的酒窝,王静如越看越觉得喜欢,正想开口问问,进一步了解一下女孩的喜好背景、生辰八字什么的,却听到许翊清冷的声音响起。

“妈,你是不是该走了?”

今天王静如请了一上午的假来照顾许翊,刚刚拿着病历单去问主治医生,得知他的确切病情后,一回来就顾着生气,差点把公司的事给忘了。

可这会儿,王静如还在生儿子的气,不禁抿了抿唇道:“你整天忙得脚不沾地,我难得过来陪陪你,你倒赶我走了?”

“是你刚刚接到公司的电话,那边催你回去的。”许翊说。

“那你就这么让我回去,没有半点舍不得?”王静如越说越来劲,“我们母子俩都多长时间没见面了,你上次去非洲那么多天,我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唯恐你在那儿出了什么事,那我怎么向你去世的爹交代啊……”

说完,她掏出了手提袋里的纸巾,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母亲大人,我错了。”许翊及时认错,随即吁出一口气。

这么多年来,王静如每回都这样,只要一提到许翊的爸爸就立刻哭鼻子抹眼泪,一刻不肯消停。

经过好一番安抚后,王静如才平静下来,重新补好妆,朝他们挥手离开。

“真是有点头疼。”许翊揉了揉眉心,他向来敢于在一线英勇奋战,可始终搞不定自己的老妈。

许翊觉得,他妈妈就像是一个天生傲娇的公主,永远哄不大。

苏糖坐在他的床边,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许翊疑惑地问。

“想不到人前威风凛凛的许警官,在妈妈面前就变成了温和顺从的小绵羊。”苏糖的眉眼一弯,露出一副“我抓到你的把柄啦”的表情。

许翊听完,眼睛眯了眯,随即伸出手指,朝她勾了勾:“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个秘密。”

苏糖微愣,抱着听八卦的心态,呆呆地靠近他。可谁知,他的身子倏地倾向她,他的鼻息轻轻浅浅地喷在她的耳边,清冷微沉的嗓音也带着极具魅惑力的磁性。

他说:“等我伤好了,你就知道我是小绵羊还是大灰狼?”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这句危险的威胁,许翊伸出手,蓦地捏了一下她的耳垂。苏糖登时浑身战栗,她不禁将视线移开,咬着唇说:“我……我不怕你。”

她的面上假装镇定,但颤抖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还有那红得像彤云的耳郭。

许翊弯起嘴角,气定神闲地躺回床榻上。他伸了伸手,想去拿床头柜上摆放的水果,却牵动了左臂的伤处。

他不禁“嘶”一声出口,苏糖立刻倾身上前问:“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伤处了?”

“疼。”许翊垂着头说。

苏糖记得,陆勇说过许翊刚送到医院时,骨头折了都不喊一声疼的。可现下想不了那么多,她侧过身子去拿柜子上的一盘水果。所以她没有看到,许翊望向她的身影时,眸中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苏糖将水果盘端到他的面前,问:“你想吃什么?”

许翊想了想,说:“你帮我剥个橘子吧。”

闻言,苏糖拿起一个橘子,仔仔细细地剥起来。不一会儿,她拿着整个圆溜溜剥好的橘子,掰下一瓣果肉递到许翊的唇边。

他的唇色有些淡,下颌线勾勒出他清隽的侧颜。他轻轻地咬下苏糖手里的橘肉,安安静静地咀嚼。

苏糖目光定定地注视他,问:“甜吗?”

“嗯。”许翊点头。

听到他说甜,苏糖自己也想试一口。于是,她扔了一瓣丢进嘴里,差点没酸掉了牙。

苏糖犹豫了一会儿,想着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着想,还是应该直言相谏。她小心翼翼地说:“要不,我带你去五官科,查查味觉吧?”

许翊一听,不禁失笑,朝她道:“傻瓜。”

苏糖愣怔,发觉他是在骂自己,立刻奓毛:“我是为了你好,你还说我傻?”

“你就是傻,小傻瓜。”

许翊蓦地笑了,他的眼底像是铺满了万千星辰,让苏糖不禁有些看呆了。

那一刻,许翊在心里默默地想,小傻瓜,因为和你一起吃,所以才觉得甜啊。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7 12:43
下一篇 2022-07-17 12:4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