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小将军的黑月光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病娇小将军的黑月光》,主角为秦余顾青远小说精选:…

作者申姜不生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病娇小将军的黑月光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病娇小将军的黑月光

跟了半天,男子停在了河边一丛高高的水草边,时不时朝周围望望,也不知在等人,还是看有没有人跟着他。

他望过来时,趁着月光,秦余看见了他的脸。白杜松,他在这干什么?被杀死的人现在发现好好活着,正常人不应该害怕躲着吗?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一个人提着灯笼,掠过水草,向这边走来。

秦余往草深处缩了缩,看到来人的模样后,眯了眯眼睛,秦莲花,不,是秦荷花。这两人怎么会凑到一块?

一旁,白杜松看到秦荷花提着灯笼来了,立马上前去,熄灭了灯笼,你带灯笼干什么?

秦荷花翻了个白眼,整理整理了被草刮乱的衣裙。这路上这么黑,我要摔倒了怎么办?再说,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

白杜松看到秦莲花漏出的白花花的脚踝,又想起昔日两人的行为。顿时心猿意马,也不想秦余没死的事情,就要抱上去。小荷花,来,先让哥摸摸。

一边去。拍掉咸猪手,秦莲花瞪了白杜松一眼,摸什么摸,说好的坏了秦余那小蹄子的名声,就给你睡,你倒好,我人给你睡了,现在她倒活的好好的。秦莲花想起来就气,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白杜松。

白杜松一听就气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人,本来因为这件事他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这次秦莲花叫他来,他还以为可以爽爽,没想到这贱人竟给他脸色看。

立马抱住秦莲花,就要吻她。

秦莲花一看自己不可能逃脱了,转回身抱住白杜松,白哥哥,我错了,那还不是秦余那个小贱人气的吗?白哥哥,你帮人家治治她吗?。当然不是治治,最好弄死,跟她姐姐一样讨厌。

白杜松一声淫笑,哥哥帮你治治她不成问题,但你怎么怎么报答哥哥。

自然是任哥哥摆布。

秦余一看接下来就***了,准备起身回去。

突然听白杜松提到她的名字,又重新蹲了下去。

我记得这秦余可没害过你啊?你这可逮着不放。

哼,她是没惹过我。可她姐姐那个狐狸精抢了苏鲮鲤,还落了我的面子,让我抬不起头。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得跟个狐媚子似的。秦荷花想起那清风明月的男子,又看着身上的男人,感到恶心,对秦青芝充满了厌恶。都怪秦青芝。

转而又笑着对白杜松说,白二哥,你一定不要放过秦余。

白杜松突然感到一阵冷气,缩了缩脖子,应和道

:好,不过,哥哥今晚先不放过你。

草丛里的两个人又大幅度动起来。

秦余没想到原身死去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简直是莫名其妙。因为得不到原身的姐夫,就要杀了原身,什么魔鬼思路。

秦余无奈的想吐血,原身死的也委屈了,无妄之灾啊!这下找到真凶了,她可得借着这个好时机为原身报仇。

看了看四周,如果她大喊的话,不到两分钟就有人赶来,到时候这两个人的名声铁定毁了。也算先为原身讨个公道,至于报仇的事情,慢慢来。

幸好害怕遇到野兽,秦余带了点火的,她当然不会大喊,她又没疯。

找了小块有干草的地方点了火,猫着腰跑离事发地。到离事发地最近的那户人家时,秦余找了个小石子,扔向门口的那只狗。

村落里的狗一只叫了,其他的也跟着叫起来。汪汪汪,汪汪。

大家快起来啊!着火了,着火了。秦大狗听见狗叫,出来看看,就见不远处山坡上,有火光,连忙大喊。

桃花村顿时喧嚣起来,端着水,还有拿着尿壶的。

人群拥上去,立马就扑灭了火,然后看见草丛里两只白花花的身子。

大人忙捂住跟着的小孩子的眼睛,一会儿,在大家的议论纷纷下,白杜松和秦荷花穿好了衣服。等待审判。

秦荷花吓白了脸,这下她鲮鲤哥还怎么看她?

白杜松倒是无所谓,总归也不会打死他。只是他刚才怎么动不了,要不然也不会被堵在这。

秦厚朴看见自己女儿,当时就站不住了,孽女,孽女,我今个儿非得打死你。说着就要拿着手里的盆挥上去。

陈花马上扑过去,挡在女儿身前。

你让开,我今个儿非得打死她

。秦厚朴气的说话都抖着,你看你把女儿惯的怎么样了?偷人!我这老脸都让她丢尽了,你让开。

我不让,你要打死她就先打死我。陈花知道今天让开秦厚朴是真的会打死荷花。

就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秦天冬赶来了,后面还跟着秦余。

秦天冬问了一下,就立马拉住秦厚朴,秦二哥,你先冷静冷静。

你让我怎么冷静!啊?。秦厚朴到底还是给了秦天冬村长的面子,放下了手里的盆,瞪着秦荷花。

这都是什么事啊?秦天冬能做村长是还有一定能力的。短暂思索后,大家先别吵,让我说两句,这事实在是上不得什么台面,不过现在这么晚了,大家还是先回去睡觉。找几个人把这两个人关到祠堂,等明天请族长来断绝此事。

好吧。

啧啧,真是伤风败俗。

这秦老二的脸啊!怕不是都丢光了。

一会儿,人就走光了。秦余也被秦天冬赶回家了,秦莲花也跟着走了。

秦天冬让大狗几个人把白杜松和秦荷花绑到祠堂关起来。叹了口气,回过头想安慰安慰秦老二,就见人已经走远了,看着老二的身影,感觉人仿佛老了许多。

回到家,屋里亮着灯,秦余看见秦天冬回来,迎上去,爹,荷花姐没事吧?

秦天冬看着女儿的眼睛,想起白天的话,手按住女儿肩膀,对视着眼睛,乖宝,爹问你个问题?。

爹你这么严肃干什么?你问吧!秦余嬉笑。

好,爹问你,你还记得你晕到那天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到那边去。

一旁的苏木屏住呼吸,仅仅捏住手里的被子,等着回答。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7 13:30
下一篇 2022-07-17 13: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