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第1章 入王府盗龙蛋全章节阅读

糯米紫的《第1章 入王府盗龙蛋》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

《第1章 入王府盗龙蛋》由糯米紫所写的一本精彩小说。下面为大家带来精彩内容:

[完结]第1章 入王府盗龙蛋全章节阅读

“喂!”拓跋紫盯着被他握住的手,心里特么地想: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啊喂,你怎么能牵得这么的自然。

冥北凉没理她的目光,把她拉到软榻上,将肉团子也放到软榻上,淡声道:“帮孩子把衣裳穿上。”

肉团子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

拓跋紫本来不想给他穿的,可却被这孩子看得心都快化了。

她就奇怪了,她向来不太喜欢小孩的,怎么对这孩子,她却好像有一股发自内心的爱一样。

要是以往,她早拍拍**走人了,可这次……

叹了口气,她用力把手从某位王爷手里抽回来,坐到软榻上给肉团子穿衣裳,又给肉团子的头发用小金冠束起来。配上他一身金色的袍子,整个人金灿灿的,可爱死了。

肉团子的衣裳刚穿好,拓跋紫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是王府管家领着一排婢女端着食物沿着阶梯鱼贯而上。

管家安排婢女将食物在露天的玉桌上摆放好,便过来请冥北凉,“王爷,饭菜已经备好,可以用膳了。”

“嗯。”冥北凉淡淡应了一声,一手抱起肉团子,另一只手很自然地牵过拓跋紫,往桌椅边走去。

“喂,王爷,你这样老牵着我不太好吧,我们并不怎么熟。”拓跋紫扭着手,在这么多人面前被牵着手,她还真是忍不住老脸一热。

“都有儿子了,怎就不熟。”冥北凉把她按在座位上,挥手让管家和婢女退下,“这里不需要你们服侍。”

管家应了声是,带着婢女下去。

“你刚才说什么?”拓跋紫觉得自己肯定幻听了,连连强调,“王爷,这是你儿子,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三年前,你可去过蓬洲灵山?”冥北凉淡声问,将肉团子又递到了她怀里。

拓跋紫接住肉团子的手僵住,疼痛闪过心头,但很快就恢复了常色,也淡淡回了一句,“未曾去过。”

冥北凉淡淡“哦”了一声,唇角微勾,意味不明。

拓跋紫顿时就没了吃东西的欲望,将肉团子重新塞回给冥北凉,站起来告辞,“王爷昨晚答应过放我离开的,在下现在就告辞了。”

说完,不管冥北凉有没有答应,她面色如常,却走得飞快,不给冥北凉任何可以拦住她的机会。

蓬洲灵山是她刚刚穿越过来的一场恶梦,她极不愿提及。

而冥北凉,她恐怕以后得远远地躲着,这趟御王府,她真不应该来!

“哇……”一看拓跋紫离开,肉团子放声大哭起来,两排眼泪飞射,双手朝拓跋紫离开的方向抓。

“乖,不准哭,父王很快带你去找娘亲。”从未哄过人,冥北凉哄着儿子,动作僵硬搞笑。

随后,他朝空中喊了一声,“影一。”

一条黑影从滕王阁后面飞掠而来,单膝跪地,“王爷。”

“暗中护送她平安到家。另,查一下她三年前可去过灵山。”

“是,属下遵命!”

影一很快消失不见。

拓跋紫刚下滕王阁,就迎上一双嫉恨的目光,是楚柔柔。

“别以为你帮了凉一个大忙,就可以留在凉身边,这么多年他身边只有本王妃一人,足见本王妃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她高高在上地提醒道。

“既然你知道,紧张什么?左右他心里只有你,我也不想跟他有纠葛,我只想出府!”拓跋紫没心思多言,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放肆!”楚柔柔却拦住她的去路,“谁允许你这样跟本王妃说话的?我是御王妃,给本王妃跪下!”

去路被拦,拓跋紫心里不舒服,眼神有些冷了,“御王妃是吧?我帮了御王这么一个大忙,他不重金谢我,我已经不嫌他小家子气了,你居然还要我跪你?”

她偏头想了想,“这样吧,既然你是他的王妃,就由你来替他谢我,但常言道大恩不言谢,经你提醒,我倒觉得你可以跪一下我,当谢我,免得我哪天不开心,把今儿的事给说了出去,那就不好了。”

跪她?

这女人居然敢威胁她,简直是不把她和冥北凉放在眼里!

“来人,把这个女刺客抓起来!”楚柔柔大声喊。

一个女人而已,安个刺客的罪名杀了,冥北凉知道后也不会对她怎样。

立即就有侍卫围了上来。

越想走越有人拦着,拓跋紫这下脸彻底冷了,盯着楚柔柔似笑非笑问:“御王的孩子不是你的吧?”

楚柔柔脸色一变,“王爷就我一个妃子,自然是我的!只是我的孩儿苦命,生下来身体不好,一直睡着,今晨才醒来!”

“哦,你也知道他今晨醒来。”拓跋紫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让所有人都听到,“听着他的哭声,你这个母亲一点急着去看他的意思都没有,很难让人觉得你不是后娘啊!”

楚柔柔愣了一下,的确,作为一个母亲,孩子因病睡了三年,刚刚醒来,又在哭,她不急着去看孩子,而是在这里抓刺客委实说不过去。

狠狠剜了拓跋紫一眼,楚柔柔马上转身向滕王阁上跑去,那着急得像**着火的样子看得拓跋紫好想笑。

不过她现在没心思笑,而是对着其他人扬声道:“我是你们王爷的贵客,你们王爷的实力你们最清楚,如果我不是他请来的,不可能从滕王阁上下来。”

所有侍卫都觉得有理,踌躇着要不要动手抓人,而这一踌躇,拓跋紫已经不见了人影。

一出御王府,拓跋紫便觉得有人在跟着她,她三绕两绕的,没能把人甩掉,后来察觉出那人对她没有恶意,便放心回了家。

“野种就是野种,怎么长都不像我们拓跋家的人!”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一道傲慢且目中无人的声音。

拓跋紫皱眉,谁敢一大清早来家里找茬?

她拎着裙摆加快步子踏进院子里,就见原来在院子里浆洗衣裳的李嬷嬷紧张地望着屋内。

见拓跋紫回来了,瞬间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赶紧迎上来,“阿紫,你可回来了,你这一夜都去了哪里?你爹爹在屋子里等了你一宿,你娘和你弟弟也担心了一夜!”

拓跋紫心下感动,却只问:“里头怎么回事?”

“是二小姐。”李嬷嬷说,“三皇子醒过来了,三皇子可算有情有义,一醒来就问起阿紫你,拓跋家得知此事,便派了二小姐过来接您跟老爷夫人回家。”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8 10:54
下一篇 2022-07-18 10: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