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免费小说涑茴全文阅读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是作者涑茴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

今天给你们带来涑茴的小说《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叙述精彩的故事。精彩片段: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免费小说涑茴全文阅读

我瞧着飞鸾说得有理。府里这么多姐妹,兰妆与她走得最近,素日里飞鸾待兰妆也是极好的,无缘无故怎会欺辱兰妆?昨夜下了一晚上的雨,现在都没停。想来是春玉伺候不周,让兰妆淋了雨,又怕被问罪,才栽赃到飞鸾头上。方才她冤告飞鸾,兰妆几次呵止她都充耳未闻,可见平日里就不尊主上,阳奉阴违。正如飞鸾所说,她若忠心侍主,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主子盯着风雨入寒而不加以制止?我看八成就是她撺掇的。如若不然,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方才叶飞鸾孤军奋战的时候她看戏,如今叶飞鸾把梅兰妆主仆俩收拾得差不多了,她又及时跳出来为叶飞鸾说话,不费吹灰之力又能卖叶飞鸾人情,一举两得。

叶飞鸾瞥了她一眼。

庶出媳妇却能掌中馈,在老夫人和三夫人的打压下仍能手握大权,自然不是软弱可欺的角色。

三夫人撇撇嘴,不再多言。

眼看老夫人绷着脸,无言以对,二夫人又道:可怜兰妆幼失双亲,素来性子软弱,却不想给这等恶奴钻了空子,这般欺主犯上,实在可恨。若是就此含糊而过,岂非助纣为虐?来日兰妆还不定要受多大委屈。母亲既疼爱兰妆,不若再重新拨个好的给她就是。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老夫人已是骑虎难下,她心中恼怒,烦躁道:你是当家夫人,你做主吧。

梅兰妆一惊。

二夫人已吩咐道:来人,把这个背主忘恩挑拨离间的丫鬟拖出去,杖毙。

春玉扑通跪下来,慌乱拉着梅兰妆的裙摆哭道:姑娘救我…

梅兰妆求情道:二舅母,春玉毕竟伺候我这么多年,今日也是一时糊涂,不若就饶了她这一次,让我带回去好好管教…

叶飞鸾则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如今就敢暗害主子,你若宽纵了她便是把自个儿的命给她轻贱了,知道的说你善良宽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意纵容。表妹,当断则断,否则后患…无穷。

她目光温和,眼底却尽是冷然尖锐。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梅兰妆心中惶然,踉跄后退两步。

叶飞鸾看似与她姐妹情深帮她肃清左右,实则借刀杀人断她心腹,她还得满心感激否则就是忘恩负义。最重要的是,这才仅仅只是个开始。

叶飞鸾已经知道她做的事,迟早要与她算总账。

梅兰妆惊疑不定,怒火攻心,慌乱异常,跌坐在凳子上,掩面哭起来。

旁人看在眼里,便是她因丫鬟背叛而伤心,又实在不忍苛责,故而落泪。

春玉何其了解自己的主子?看她那模样就知道这是要弃了自己,不可置信道:姑娘,姑娘您救救我,奴婢都是听您的吩…

话还没说完,梅兰妆红着眼道:春玉,你自小跟在我身边,惯来有主意,我对你满心信任事事倚仗,便是知晓你偶尔有失分寸,也不曾怪责。可你怎能如此陷害表姐?还以我的名义…若今日表姐因此受责,岂非让我良心难安?怪我从前太过纵容你,才养成你这般无法无天的性子。如今祖母和二舅母做主,我再不能徇私。你在我身边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放心,等你去后,我会好好安置你父母的。

她满脸哀戚不忍,一副主仆情深却不得不公事公办的模样,实则拿春玉父母性命威胁,叫她闭嘴。

春玉未说完的话就这样卡在了喉咙口,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梅兰妆,眼里均是愕然和愤怒,浑身哆嗦,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到头来却终是有所顾忌,不敢揭露。任由两个粗使婆子将她拖了出去,沉重的板子一下下打在身上,有多疼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婆子进来报,老夫人,春玉已经死了。

梅兰妆一个摇晃,眼中又染了泪。

可叶飞鸾看得分明,她垂眸的时候满目都写着阴冷怨恨。

从小伺候自己的丫鬟,说舍就舍,由此可见这女人有多狠。

戏看完了,叶飞鸾道:祖母,我瞧着表妹面色不太好,想来方才着了冷风有些不适,不若先让她回去休息吧。

老夫人点头,蔷薇,送表姑娘回春深居,再请个大夫来,为表姑娘切切脉。

叶飞鸾插嘴道:祖母,给我诊治的那位田郎中倒是有些本事,开的方子极好,前几日我病得那般沉重,几贴药下去便能起身了,可见他医术精湛。不若也照这个方子给表妹配几幅,好好调理调理,您也放心。

梅兰妆又是一僵,看向叶飞鸾的目光几乎惊恐。

老夫人嗯了声,也好。

叶飞鸾笑道:先前我病得重,子佩多抓了些药,还剩了两副,左右我也用不着了,呆会儿就着人给表妹送去,以免表妹寒气入体,沉珂积身。

老夫人还没开口,梅兰妆便道:表姐好意,我心领了,但表姐如今尚未痊愈,我怎敢用表姐的药?我不过就是身子骨弱了些,小小风寒而已,算不得大碍。这病有轻重,用药也可有度,万一有所差池,弄巧成拙,岂非枉费了表姐一番苦心?

说得也有理。

二夫人适时的出来打圆场,母亲,我这就差人请田郎中来给兰妆瞧瞧。

老夫人应了,揉了揉眉心,道:我乏了,你们都回去吧。

从畅心院出来,叶飞鸾和梅兰妆并行,梅兰妆道:表姐病了一场,性子倒是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

是吗?叶飞鸾笑笑,阎罗殿里走一遭,若再糊涂度日,岂非枉负了上天这一场恩赐?倒是表妹,需得打起精神来才是,若再这般柔善可欺,日后怕是少不得重蹈今日覆辙。表妹身子这样弱,可万万再伤心不得。若误了卿卿性命,表姑与表姑父泉下有知,不知该如何痛心。

梅兰妆霍然抬头,怒道:你–

叶飞鸾捧着汤婆子,依旧从容微笑,话音一转,前面就是分岔路口了,路上石子多,下雨天又打滑,表妹可要当心些,莫要再摔了跤落一身泥,病上加病可就不好了。

梅兰妆又想起自己今早被子佩泼了一身水的事儿,气得满头珠钗铃铛摇晃,面上风度几欲散尽。

叶飞鸾凑近她耳边,表妹如此防着我,是怕那药里也加了甘遂和藜芦么?甘草反甘遂,藜芦反玄参。你倒是真聪明,无声无息的就给我投了毒。左右我父兄如今不在侯府,你又有老夫人撑腰,即便将来事发,你也可以推脱旁人,或者干脆拉田郎中做替罪羔羊。

梅兰妆眼中慌乱和愤恨一闪而过,表姐说什么,我听不懂。

叶飞鸾笑意款款,眼神冷若冰霜。

这府里对我心怀恶意的不在少数,原本我也不敢肯定是你下手,故而以药方试探,不成想你痛失春玉后竟这般的沉不住气,立即就露出了马脚。

梅兰妆惊怒交加。

叶飞鸾已退了开开,用最温和的语气说着最森凉的话,我这个人向来小心眼儿得很,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还回去。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表妹,你可得小心防范,保不齐哪日我一个心情不好就翻了你春深居的窗,来个暗夜杀人。到时候,你只能去向阎王喊冤了。

说完这句,她便飘然离去,徒剩梅兰妆脸色煞白满目惊恐的站在那里吹冷风。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8 20:52
下一篇 2022-07-18 20: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