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朝阳郡主唐晚

小编给各位带来的最新小说《穿成恶毒女配朝阳郡主唐晚》讲述的沈长安楚延华李勉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

作者汤圆不圆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穿成恶毒女配朝阳郡主唐晚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穿成恶毒女配朝阳郡主唐晚

夜深宵禁时分,长安街上却熙攘嘈杂。骑兵在两旁护驾,秦王骑马飞驰在青石铺的街道上,哒哒的马蹄声惊了临街的人家,有人推开窗小心看出去,只见秦王殿下怀里抱着个裹了披风的姑娘,疯了一样挥着鞭子催马,士兵举着火把小跑在后面,浩浩荡荡一行人,直叫人心发慌。

妇人赶紧啪的一声把窗紧紧地闭上,低声哄着自家孩儿:快睡罢。

只是不知明日起来又是怎样一番雷霆风雨呢。

第二日上朝之时,圣上没来,他身边的领事大太监齐如海先尖声尖气的点了几位重臣,皮笑肉不笑的道:大人们请随咱家来吧?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圣上这是弄那一出儿呢?

御史台的柳大人跟在齐如海身后,先是小心探了探公公,圣上这是……

齐如海不做声。同被点到的马大人眼珠子一转,掏出来一个极精致的白玉鼻烟壶往齐如海手里塞:公公告诉我们一声,圣上问话我们也好有个准备不是。

齐如海转过身来,直接把马大人的手给推了回去。面白无须的脸上透出点儿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来,意有所指的打量着几个朝中大臣。

咱家劝诸位大人,后宅不宁,何以为圣上效劳呢!

说完这话,他不肯再多说一句,只留几人互相大眼瞪小眼,心里惊疑不定。

御书房里,圣上一只手撑着头,面色阴沉的看着几人。那马大人仗着自家长女马贵妃受宠,先上前一步:圣上招臣等前来……

话没说完,一块玉镇纸就直直砸在他额角上,当场就见了血。

都给朕跪下!

随着雷霆震怒,几人俱抖若筛糠,直接跪伏在地上,大呼:圣上息怒!

敢…敢问皇上…臣等错在何…又是那马大人,他平日里凭着闺女便很是吃香,虽不得皇帝重用,也不曾这样当众给下过面子。

你还敢问!皇帝一抬手,又是一摞厚厚的折子被扫落下来,去问问你家次女,昨日率众公子小姐,做了些什么恶毒不堪的事!

马大人被问得心头一震,他不知道小女儿做了什么让皇帝震怒至此,但听到是跟许多人一起,他马上回头去看另外几位大人。

柳大人浑身发抖,隐约猜到了什么。

昨日他家柳四下学回来就有些不对劲,恍恍惚惚的,他也没多留意……

想到这里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若他能问一句……

没等他开口认错,圣上已经红了眼,低吼道:可怜朕的平阳,昨夜折了手骨,淋了大雨,至今高烧不退!

还云里雾里的另外几人总算是明白了。

自家不懂事的小崽子竟是伤了平阳郡主!

镇国公府里,侍女来来往往脚步匆匆,补品甜品药汁子一趟一趟的往房中送。

这厢楚长安尚不知今日朝堂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只病歪歪的躺在床上,就着花朝的手一小口一口的喝着汤药。

花朝眼泪汪汪的,在她皱眉喝完药之后马上挑了一颗糖渍樱桃送进她嘴里。

那些个天杀的小蹄子,看把我们郡主害的,一定要秦王殿下狠狠惩治他们才好!

从她醒过来,花朝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这狠话了。

楚长安含着甜蜜的糖渍樱桃,含糊不清道:哥哥回去了?

昨日是秦王把她带回来的,她烧晕过去之前拼着一口气说了几个名字,然后就烧得人事不知了。花朝与她说她烧糊涂了的时候一直喊哥哥,喊得秦王殿下心软的不行,愣是守了她一整晚才离开的。

没呢,花朝又送了一颗梅子给她,秦王殿下去听宫里来的人回话了。

楚长安拿着梅子啃的手顿了一下,还没仔细问呢,帘子被掀开,却是李勉大步走进来了。

娇娇醒了?

春江跟在他身后端了茶进来,李勉拿起来一口饮尽,挥了挥手让春江花朝退下,直接坐在了床边。

哥哥。楚长安的声音还是很虚弱,一张小脸儿苍白,两只眼睛因为发烧有些亮晶晶的薄泪。

李勉爱怜的抚了抚她的头发,别怕,哥哥给你讨回来了。

原主的记忆里,他们兄妹自小感情就好,李勉拿她当嫡亲妹妹疼宠,是后来她屡次作妖陷害女主,李勉才对她失望彻底冷淡的。

但现在还是个好哥哥。

哥哥说什么讨回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自然是告诉父皇,由父皇出面做主了。李勉一脸淡定,咱们皇家的郡主也是他们能随意欺侮的?

楚长安不由扶额。

这算什么啊,小孩子打架完事儿告家长?关键是她这个家长掌握着生杀大权啊!

本来还想自己亲自给他们点教训的,这么一来显得自己胜之不武似的。

不过…

楚长安弯了弯嘴角有人撑腰的感觉实在是爽爆了啊!

她殷勤的把搁在一旁的蜜饯盒子凑到李勉跟前,哥哥吃果子。

今天也是更加坚定了抱大腿决心的一天呢!

这边镇国公府里如何其乐融融暂且不提,另说那几位在皇帝面前吃了挂落的,个个憋着一股火气回到家就是一通发作。

马大人一脚踹开正厅的门,闻声从内室出来的马夫人一见自家老爷这么大火气,再定睛一看额角上明晃晃的挂了彩,不由失声尖叫起来。

老天爷啊,这是哪个杀千刀的下这黑手!

马大人太阳穴突突的跳,反手一个巴掌就抽在了马夫人的脸上。

雷霆雨露皆君恩,你个无知妇人胡说什么!

马夫人被打的眼泪汪汪的,自知说错了话,也不敢还嘴,只委屈看着马大人道:

老爷在朝堂上被发作了,回来就冲我撒气!

哈!马大人冷笑着,目眦欲裂:你问问你那好闺女,她爹是为什么挂的彩!

马夫人心头一跳,只当是马贵妃在宫内做了什么错事惹了皇帝不快,急急忙忙道:菲儿犯什么错了?

马大人懒得跟她多说,朝外面候着不敢进来的嬷嬷大吼:去!把二小姐给我叫来!

那嬷嬷自是一阵小跑把尚洋洋得意的马平茹唤来,马平茹一进屋,就被她爹迎面踹了一脚,直接两腿一软噗通跪倒在地上。

老爷!茹儿做错了什么你好好说就是,何必下这样的狠手!

马夫人哭着扑倒在懵懵的马平茹身上,一心护着自己的小女儿。

马大人犹自嫌不够,抄了鸡毛掸子在手里,上去就是一通乱抽,也顾不得是抽在谁身上,娘俩一并哭叫,好生热闹。

打得累了,马大人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眼鹰隼一样盯着地上哀哀哭泣的娘俩,粗声道:明日,我带你登门与平阳郡主赔礼道歉,你若再敢出幺蛾子,就削了头发当姑子去!

马平茹这才知道她爹缘何发这么大火,一时气上心头,哭着大喊:你还是不是我爹!她楚长安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为我撑腰!我偏不去!

圣上待平阳郡主如同己出!你这是在欺君!马大人把那鸡毛掸子使劲向着不肯悔改的小女儿扔出去,马平茹躲闪不及,竟在脸上留了一道印子,当时就高高的肿起来了。

欺君二字压下来,娘俩都不敢出声了。

隔日,楚长安见到的就是两只眼睛肿的如桃儿一般的马平茹。她瞧着马平茹脸上妆粉都没能盖住的红肿,一时之间竟不知是该解气还是如何。

郡主,如今您可满意了?马平茹阴沉的盯着她,让楚长安背后悄然爬上一丝凉意。

亡我之心不死啊。

楚长安微笑着看她,不太满意,她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看自己吊着的断臂,我可是断了一只手。

马平茹一怔,咬牙道:你别太过分!

马大人您看如何?她不理马平茹,转而向着一脸菜色的马大人说。

下官明白了。

楚长安目送着两人出去,没到半日,春江就来回话道,马平茹意外摔断了胳膊。

这马大人是个狠人啊。不过她也没觉得自己很过分。她可什么都没说,都是马大人自己领会的。

春江花朝也都觉得理所应当,甚至还觉得郡主太仁慈。楚长安突然觉得她俩愚忠些也没什么不好,至少郡主做什么都是对的还是让人挺爽的。

她在家吃吃喝喝躺了两个月,手伤恢复的出奇快。期间宫里源源不断的往她这里送各种补品,李勉也一得空就往这里跑,看她吹了冷风要啰嗦两句,看她贪凉多吃了凉瓜也要啰嗦两句,甚至连她多在院子里转了半日也要唠叨她赶紧回床上躺着。

马平茹没了消息,不过据李勉说,是让她爹送回祖籍了。另外几个少爷小姐,听说马平茹赔了她一条胳膊,纷纷备了重礼,一人一封悔过书,在她房前跪着,阵仗仿佛受欺负的是他们一般。

楚长安也不想多计较,收了礼摆了张冷脸送客,众人战战兢兢在家等了几日发现郡主好似真没让他们赔个胳膊腿儿的意思,这才又上学去。

楚长安觉得自己差不多好了,就百般求着长公主要上学去攻略病娇,这都俩月不见人了,还怎么攻略!

下课后,楚长安又追着楚延华出去,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三丈远,直到行至没人处,楚延华回过身来看着她,她才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敢问平阳是哪里得罪了先生吗?

楚延华脸上是他一贯的和煦笑容:并无,平阳缘何有此一问?

那先生当日为何见死不救?

女子的声音清亮,平静无波,毫无怨怼,但还是让楚延华的笑容僵了一下。

她竟知道!

谁也没说话。半晌,楚延华的嘴角耷拉下来,常常挂着的虚伪的都令他自己恶心的笑容彻底不见了,冷着张脸,轻轻地嗤笑一声。

郡主今日是来问罪于楚某?

这小变态终于不在她眼前装了。

楚长安觉得有些欣慰。

千层套路之二:让自己特别。

当她脱离了众生,小变态在她面前不必伪装君子,她就已经变得特别了。

风很轻柔。蝉鸣嘲哳。

游戏开始。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8 21:06
下一篇 2022-07-18 21:0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