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本是无凭语

小说主人公是江熙禾李墨轩的书名叫《相思本是无凭语》,小说《相思本是无凭语》作者为佚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相思本是无凭语》主角为江熙禾李墨轩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相思本是无凭语

夜深。

江熙禾躺在榻上,怔怔的望着头顶的床幔。

玉泉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刺痛着心。

成婚三年,李墨轩从未碰过自己,如今却去了倚春楼!

想到这儿,江熙禾再难安枕,起身下床。

推开窗,冷风携裹着雪吹进来,彻骨寒冷。

这时,远方亮起一道昏黄的光。

仔细瞧,只见两个人影一前一后款款走来,后面那个人影格外高大。

江熙禾一眼就认出,那是李墨轩。

他回来了!

一瞬间,心底涌上的喜悦将之前所有的苦都压了下去。

她连斗篷都没来得及拿,只穿了内衫就跑了出去。

“墨轩。”

李墨轩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瞧见江熙禾身上单薄的衣裳皱了皱眉。

却只是说:“臣见过公主。”

呼吸间,酒气飘来,淡淡的,却提醒着江熙禾他之前去了何处。

她嘴角的笑容落了落:“我之前去都尉府寻过你,你不在。”

李墨轩愣了片刻,随后只说:“有要事在身,还望公主见谅。”

闻言,江熙禾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再烧起。

他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所谓的要事是什么?可否告诉我?”她沉声问。

李墨轩看着这般奇怪的她,好像懂了什么:“公主既已知晓,何须再问?”

他的话中满是冷漠,不见丝毫愧疚。

江熙禾的心像被针扎了一般,疼痛丝丝缕缕弥漫散开。

她强压着,想要再说什么,却被人抢先开口:“臣累了,先回去休息,公主自便。”

话落,李墨轩转身就走。

从头到尾,他未曾说过一句关心江熙禾的话。

冷风袭来,寒气顺着单薄的鞋袜席卷了全身,江熙禾止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看着李墨轩的身影渐行渐远,一颗心慢慢冷却下来。

给李墨轩引路的下人提着灯笼回来,看到还站在原地的江熙禾,上前劝说:“公主,小的送您回去歇息吧。”

江熙禾回过神来,盯着他看了好久,才转身走回了卧房。

不知过了多久。

江熙禾疲累的睁开眼,只觉得浑身滚烫。

一旁玉泉瞧见她醒来,连忙端了杯热茶给她润喉:“公主,您可醒了!您昨夜发了高热,太医说是染了风寒,这几日要您好好休养。”

江熙禾点了点头,却想起昨夜和李墨轩的对话,眼底一片黯然。

“李墨轩可是又去都尉府了?”她问着,却也猜得到答案。

成婚三年,他每日清晨起身便离开,不会在府中多留片刻。

不想玉泉却回:“驸马爷正在饭厅用早饭,可要奴婢去将人请来?”

江熙禾一愣,摇了摇头。

她将杯子放到一旁,撑着无力的身子下床:“我过去瞧瞧。”

雪覆盖了整个地面,脚踩上去咯吱作响。

江熙禾带着玉泉刚出院落的门,就远远的瞧见李墨轩脚步匆匆往外走去。

玉泉刚想开口唤住,就被江熙禾阻止了。

她看着背影都难掩急切的人,吩咐玉泉:“备马车跟上去。”

江熙禾想,他这般急,怕是宫里出了什么事,自己跟过去也许能帮上些忙。

可当马车停下。

江熙禾下了马车,看着眼前陌生的院落,一时竟不知自己该不该进。

“公主……”玉泉轻声唤道。

江熙禾看了她一眼,抬步走进去。

院落内。

一男一女相携而站,才子佳人,好不般配。

如果,那男子不是李墨轩的话……

江熙禾直直地看着,可当目光落到那女子身上时,满心震惊。

陈冰言,她不是死了吗?!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8 21:08
下一篇 2022-07-18 21: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