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在靠近于淳安樊以律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主角叫于淳安樊以律的书名叫《当爱在靠近》,是作者薇景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淳安啊!”何海东可怜兮兮地开口。于淳安叹气,看了眼四周。早高峰人来人往的大厅,她一进门就已经被人看了好几眼。这会儿再加上何海东,影响可想而知。她二话没说,朝着楼梯间走。…

很久都不曾看书,在无意间看到《当爱在靠近[番外]》这篇小说,我就被深深的吸引了,男主和女主的爱情很美好,女主的心也很善良,非常喜欢看!

当爱在靠近于淳安樊以律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第二天一早,于淳安前脚刚迈进海瑞的大门,何海东就突然从大厅的一角蹦了出来。

照旧那一身黑衣鸭舌帽,臭气逼人。

“淳安啊!”何海东可怜兮兮地开口。

于淳安叹气,看了眼四周。早高峰人来人往的大厅,她一进门就已经被人看了好几眼。这会儿再加上何海东,影响可想而知。

她二话没说,朝着楼梯间走。

何海东紧跟了过来。

门‘咣当’一声扣上,于淳安冷冷地看着何海东,上下打量他。

“淳安啊……我真是你爸!”何海东用这辈子都有过的没真挚表情,看着女儿。

于淳安收回审视的目光,开门见山。声音平静,面无表情。

“你是不是我爸不重要。不过就算你是,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么冒失的来堵人,当然是带目的来的。要钱?还是得了什么绝症?”

何海东呆滞。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只会抹眼泪的小女娃,如今已经世故成这个德行。

“淳安啊……”

他刚想再做出一副苦情脸,于淳安出言制止。

“行了,有话直说。我很忙。”

何海东当然不甘心,却还是懂得看人眼色。反正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用什么方式还不是一样。

“那个……爸最近,手头–”

“要钱?”于淳安打断他,淡淡地说:“要钱我是没有,除非你去法院起诉我不赡养你,否则一分钱也拿不到。还有这事儿要是真闹到法庭上,也就请你先把这么多年欠下来的赡养费先一并还清再说。”

“你、你这孩子,怎么说这种话呢!”何海东干笑,眼睛贼溜溜。他才不会傻到把这事闹到法院!

于淳安不耐烦,“好了,我说得就这么多。以后再来我叫保安了。”

“哎!你这孩子!叫什么保安啊!我是你爸,还不能来看看自己的亲闺女了?”何海东摆出一副大人脸,好像于淳安是小孩子正在闹脾气似的。

于淳安沉下脸,盯着何海东那双浑浊的眼睛,摇头道:“你是怎么活到这个份上的?”

何海东一窒,看见女儿眼里满是鄙夷。他张了张口,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稍微愣神的空挡,于淳安走出楼梯间。

何海东被关门声惊醒,随即大声骂了句娘。接着一拳凿在墙面上,重重地踢起台阶。恶狠狠的眼神,看着非常瘆人,像是要把人给吃了似的。

于淳安出来后搭电梯来到七楼。同事们陆续抵达,大家寒暄一番,就各自坐回位置开始工作。

老实说她的情绪很难不受到影响,但刚才这些跟她之前要面对的事情比起来,也确实没什么。人很奇怪的,对挫折这东西,也很容易习惯起来。

昨晚上她没工夫细想,但早晨被樊以律送来上班的路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的都是何海东的点点滴滴。她以为自己忘了,但实际上那只是大脑的保护机制暂时不让她想起来罢了。

眉眼,身形,甚至连声音,她都记得。虽说随着年龄很多东西会变,但怎么变也都还是那个人。

何海东当年抛弃她们母女时的豪言壮语,显然没有兑现。时隔二十一年后又重新露面,为的也绝对不是父女亲情。她倒是不怕被缠上,只是担心会给樊以律惹麻烦。

无论初衷怎么样,她现在已经被冠上樊以律的女友之名。何海东出现的时间点太寸,目标只怕是她那个大款‘男友’。这情形虽然不能跟中彩票后莫名出现一堆穷亲戚相比,但实质也差不太多。

别说何海东,就连于凤华最近都动了要换房子租住的念头!虽然口气婉转,但又有什么区别呢。

债主们更是夸张,好像她已经嫁进豪门,身家过亿似的。不但对她还清欠款信心十足,竟然还想破坏协议,有心要再多加几分利息。她表示震惊,他们竟然笑笑说这些钱对她来说还不是小意思!

于淳安每天都觉得自己道行不够,尽管她已经努力视而不见,平心静气的让自己面对周围的一切。可有些时候,心里还是会觉得烦躁,甚至悲凉。

她不能表现出来,这些是属于她自己的情绪和烦恼,在面对樊以律的时候,她没权利让他去一并承担这些。毕竟他已经帮她很多了。

至少从目前赚到的钱数来看,他的确在履行自己说过的话。

她不能贪心,也不能犯蠢,更不能让何海东这样的人缠上他。

……

何海东一回到位于城郊的出租屋内,一个体态丰腴的中年妇女就急巴巴地冲了过来。

“怎么样!见到了吗?”

何海东往凳子上一座,‘唉’了一声。

“怎么?她不认你啊?”妇女皱眉。

“倒是没说不认。就是这钱恐怕没原先想的那么好得手。这丫头现在精得很,有点儿软硬不吃的架势。”何海东眯眼分析着这两天的观察。

妇女小眼一亮,说:“你傻啊。她能有什么钱,既然她没不认你,不就好办了?咱们的目标是那个樊大公子!”

何海东瞪她,点上一根烟,叹气道:“我知道。那姓樊的我见了,看着绝对不是善茬。还得再好好想想对策才行。”

“想什么对策!既然不是善茬,那就来软的呗。我看网上说他对你那闺女好得不得了,天天接送!哎,你不是跟了他们两天,真的还假的?”

何海东琢磨了会儿,点头道:“这两天倒是都在一块儿。”

“这不就得了!姓樊的肯定正迷着你那闺女,这时候来软的最好使。他随便吃顿饭的钱,就够咱们花上一阵儿了。这眼看就要交房租,你可得抓紧!”

“行了行了,整天催!我这不是在想辙呢!”

“行,我不管!下礼拜东屋那老太太来收房租的时候,你去跟她说!”

“说什么!下礼拜我一准儿把钱弄来!”

“好!我等着!”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8 21:28
下一篇 2022-07-18 21: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