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笔记

《凶灵笔记》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凶灵笔记》,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陈羡翠翠小说精选:…

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平淡的感情,但确让人感动,很好的一篇文章,推荐《凶灵笔记》这本书。

凶灵笔记

我按照爷爷书上的方法,超度了这两个鬼。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回到了招待所的房间里,一头扎在床上,感觉一阵疲惫。

那个白小甜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快要九点了。

我急急忙忙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往纸条上写的地址赶去。

德清路99号。

我向前台打听了一下,好在德清路离这儿并不远。

走路十五分钟的距离。

从酒店这儿穿过一条小巷子就到了。

忽然,我看到前方有段路格外的热闹,好多人围在那儿。

我凑了过去,原来是前方发生了坍塌事故,一个男人被压在一块石板下。

据说人已经死了,但是尸体弄不出来。

里头站着好几个警察还有医护人员,正对着石板下的男人一筹莫展。

“诶,你说可怜不可怜,人死了,尸体还弄不出来。”旁边一个大妈惋惜的长叹一口气道。

确实挺可怜的,我惋惜的想。

准备绕过去继续赶路。

忽然,我看到人群里站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约莫三十上下的样子,气质出众,西装革履,身量极高,站在人群里一眼就望到了,非常惹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总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可是我确实没见过这个男人。

令我注意的是,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小铃铛。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对我咧嘴笑了笑,然后摇晃了两下铃铛。

空气中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铃铛声。

这铃铛声音很古怪,像是要钻进人的脑袋里似的。

我脑子一下子变得浑浑噩噩。

忽然,人群里一阵惊呼,把我拉回了现实。

那大妈猛地掐住我的手臂,“快看!人又活了!“

原本动弹不得的男人的尸体竟然从石板中直直的伸出一只胳膊。

旁边那几个医护人员见状,立即抬着担架把男人拉了出来。

那男人出来以后,像是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

我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又朝着人群里那个男人望了过去。

男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就在这时,一旁的医护人员遗憾的摇摇头说:“没气了。”

人群一阵唏嘘,很快就散开了。

只有我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刚刚那个男人摇晃了一下铃铛,男人就动了。

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心里不禁一阵发毛。

我怎么看,刚刚那个男人都像是在用铃铛操纵那男人的尸体。

不过我并没有时间细想,便匆匆赶去了曹玄事务所。

曹玄事务所在德清路的尽头,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里。

周围冷冷清清,根本没有什么人经过。

与其说是事务所,不如说是一间小屋子,门口挂着一个招牌,上面写着曹玄事务所。

墙上还贴着一张纸:24小时营业。

就在我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一只手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转过头,发现竟然是之前在路上看到过的那个操控小纸人的男人。

那男人见我,咧嘴笑了笑,道:“怎么,难道你就是那个林麟介绍过来的小子?”

难道这个男人就是事务所的老板曹玄?

我赶紧点了点头。

“进来吧。”曹玄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设施非常简单。

正厅除了一张办公桌和一个书柜和一张沙发,几乎就没别的东西了。

两侧有几个房间。

曹玄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他目光犀利的盯着我道:“听林麟说,你是尸村唯一存活下来的人?”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曹玄想问什么。

忽然,曹玄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激动的双手握住我的肩膀:“到底发生什么了,小倩哪去了?”

盯着曹轩激动的脸,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他给我如此熟悉的感觉了。

这张脸,竟然和小倩有七分相像。

“你难道是..?"我震惊道。

“没错,我是小倩的堂哥曹玄。这一年来,自从尸村消失后,我一直在寻找小倩的下落。”曹玄有些痛苦的抱着头说道。

原来他就是以前小倩和我提过的一直生活在城里的表哥。

曹玄苦笑一声:“我母亲不顾曹家的反对,嫁给了身为普通人的父亲,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没再回去过,只是我和小倩还偶尔保持联系。可我没想到,就连小倩也生死未明。”

我想起小倩,心里头也是一阵伤感。

保安我黯然开口道:“对不起,我也很想知道小倩和村民们到底去哪里了。”

曹玄紧紧盯着我,“这一年,你都在哪里?”

之前我没有和警察说实话,但曹玄是小倩的家人,我自然不会去欺瞒。

我简单和曹玄讲述了一下我被关在棺材里之前发生的事。

曹玄边听边皱起眉头,面色非常凝重。

听完我的讲述,曹玄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

“没想到,尸村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曹玄深深的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店里头来了一个中年男子。

那男子眼睛红红的,双眼布满浓厚的血丝,一看就是好几天没睡好的样子。

男人看见我们,嘶哑着声音开口道:“听说你们这里找人很灵。”

找人很灵?这是什么意思?

我疑惑的看了眼曹玄。

曹玄笑了笑,说道:“您说说具体情况。”

那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原本我是不相信你们这一套的,但我的儿子的尸体一个礼拜都没找到,没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曹玄示意男人继续说下去。

“我的儿子林深,在上一个礼拜,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临镇王家庄的一个水库里游泳,我儿子水性很好,所以我没太担心。可我真没想到,他竟然再也没有回来。”那中年男人边说,边红了眼眶。

我虽然同情这男人的遭遇,可我不明白这事应该去找打捞队,为什么找上这来了。

那中年男人似乎察觉到我的疑惑,继续说道:“林深在水库里溺亡之后,我派了一支打捞队去寻找我儿子的尸体,可是一个礼拜,都没有找到我儿子的尸体。”

听完男人的话,我心里非常惊讶。

这水库又不是大海,也就这么点面积,怎么就找不上尸体了?

曹玄听完,淡淡的说道:“定金五万,事成之后二十万。”

我倒吸一口冷气,觉得曹玄完全是在狮子大开口。

那中年男人倒是没有犹豫,直截了当的说道:“钱不是问题,只要你们替我找到我的儿子!”

曹玄咧嘴笑了笑,朝我说道:“陈羡,走,去王家庄!”

我和曹玄坐上了车,前往王家庄。

在车上,我忍不住问道:“曹哥,你说你之前那个铃铛.”

曹玄似乎意料到我想问什么,他咧嘴一笑,朝我说道:“那时刚好路过,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发出轻微的鼾声。

我见状,只好闭上嘴巴,也闭眼休息。

王家庄离这儿两个小时的车程,下了车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我们拦了一辆的士,说去王家庄。

没想到,那师傅听到我们要去王家庄,立马变了脸色:“两位小兄弟,那王家庄,可去不得啊!”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9 10:03
下一篇 2022-07-19 10:0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