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纯阳之体开局娶画皮新娘

《我纯阳之体开局娶画皮新娘》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恒白弱麝,《我纯阳之体开局娶画皮新娘》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

作者仲夏夜猪皮冻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我纯阳之体开局娶画皮新娘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我纯阳之体开局娶画皮新娘

天圣朝,东南境边陲,小渔村。

“你这该死的扑街仔!”

“村长家的女儿有什么不好!”

“不就是,傻了点,肥了点还有生了孩子随她们姓么!”

“她家还不要聘礼,你有什么资格选择,自己都吃不上饭了!还要求这么多!饿死你才好!”

“我不管,今日你必须去村长家提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爹娘死了,自然是我们做主!”

穿着麻衣,面容黝黑,身材健壮的妇女怒目圆睁,跳着脚对着苏恒破口大骂,身边站着一位背着手,贼眉鼠眼,不停打量院落的消瘦汉子。

刺耳的怒斥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站在院落中间,脸色惨白,瘦弱如同牙签的苏恒瞥了瞥嘴,不屑的看了一眼面容扭曲,犹如恶鬼,不断跳动的妇女。

心里如同明镜似得,他知道自家婶婶为什么生气。

还不是收了村长的钱,没办成事,被村长一家责问,便跑到他这里来发难?

要苏恒给那个肩比腰粗,腰比胯粗,胯比腿粗,出生之时还因为脑袋朝地,如今年近三十,智商还大概在七八岁的样子的女人做赘婿?

那真不如赶紧跳海,溺毙了自己!说不得还能穿越回去。

作为一名穿越者,苏恒自己都觉得是不是给广大穿越大军丢了脸!

穿越七天,无车有房,父母出海,客死海上,所有财产,大米半缸,酸菜一把,夜夜惆怅!

嫡亲叔婶,想要占房,纹银三两,卖给村长,嫁给傻姑娘,当做赘婿郎!

心中苦笑,看着瘦弱的自己。

又看着粗壮的婶婶撩起袖口,奸笑叔叔很合时宜的从背后掏出麻花绳。

苏恒知道了,这两鸟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想要今天强行逼他就范!

打也打不了,跑又跑不过,想到不过村长家那颗歪脖子树倒是不错,是个自挂东南枝的好去处!

就在这时!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明显是有很多人在急速靠近。

“请问这里是苏大强居室么?”

一个好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赫然是一个背着行囊,身穿绫罗绸缎,身材婀娜多姿,长相秀丽的女子!

身后跟着一大群吃瓜村民,探头探脑,议论纷纷。

“你们说这仙子般的姑娘,找苏恒他们家做什么?”

“真的好美…是不是苏恒的远方表妹?过来省亲?”

“那是不是我有机会,不瞒大家说,从小我和苏恒穿一个裤子长大,改日请他吃酒,说说媒?”

“呵呵!美得你,要选也是选我!”

没办法,小小破落渔村,出现这等姿色女子,已经是天大新闻。

看到这么多人在场,婶婶即使脸皮再厚也不敢当场下手。

叔叔则是舔着脸,走上前去,不知在哪里找到一个破蒲扇,轻轻扇着,装作羽扇纶巾风流潇洒的模样。

快步走向前去,对着女子说道:“这里是苏大强家,我是他弟弟苏二强,前些日子我大哥死了,这处院子便过继给了我,姑娘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

说罢还缕了缕十七八天没有洗头的纠结在一起的头发。

丽人却是没有答话,她觉得苏二强的眼神十分恶心,不停的在她身子各处乱瞄,微微退后几步。

看到站在院子中间一脸好奇打量她的苏恒,顿时眼睛一亮。

从背着的小行囊中拿出一幅画卷。

仔细对照两眼,迈着小碎步跑到苏恒面前,微微福了一福微笑着漏出一口好看的白牙:“敢问可是苏恒,苏公子?”

一股好闻的气味扑鼻而来,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胭脂水粉。

苏恒眨了眨眼睛,面色有些微微发红,两世为人,他还从没有和这种姿色的女孩纸如此近距离接触过。

微微退后一步,说道:“我是,请问姑娘有何贵干?”

女子更加高兴了,轻轻说道:“敢问苏公子父亲何在?”

却是连叔叔苏二强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苏恒对着在不远处暗自神伤的叔叔努努嘴:“像他说那那样,前几天出海生了点意外……”

“啊!这样啊!”女子有些惊讶,随即轻轻说道:“苏公子请节哀……”

又从行囊中掏出一份信件,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羞涩的说道:“妾身是新平府余杭县白氏族白弱麝苏叔父曾在军伍中曾与家父白飘较好,两人在当时已约定两家若生子女则互为秦晋……”

又是羞涩的看了一眼苏恒,微微低下头:“家父三年身死前,要求妾身守孝过后尽早寻至苏叔父家中,与苏公子完成大婚.……好.……好.……为苏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这是婚契!”

说到后来竟是连话都说不出,只是低着头,看着脚尖,两只小手在腹部衣领处不断搅动。

苏恒仿佛是被巨大的惊喜砸到,前身父亲确实有过军伍经验,但是这遭婚事却是从来没有说过,可能是忘记了?

苏恒心下美滋滋的,仔细瞧了瞧面前女子,只觉得越来越漂亮。

“你成不了的!你连吃饭都有问题,哪来的钱娶亲!你还是乖乖给我去娶了村长家女儿吧,就凭你,哼哼!”

这时,婶婶尖叫一声,滚滚跑来,本来就见不得别人好的她,自然不会让苏恒好过!

“就是!就是!”

“他有什么资格?”

“姑娘看我怎么样?”

白弱麝见状,面色也是慢慢变冷,冰冷的目光如同冰碴子一般,刺过在场众人,让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即使彪悍如婶婶,一时间,竟也不敢说话。

只听她冷冷说道:“我与苏公子之事,与尔等何干?请莫要多言!”

转向苏恒时,又换了一个面孔,变为柔柔弱弱的模样,娇俏的大眼扑闪:“苏公子已有婚配?”

苏恒摇摇头。

女子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满意的回答,微微拍着胸脯,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公子另有婚配,原来只是如此,家父在余杭有一些产业,来此地之前均已被妾身售卖,公子看这些可够?”

说着又从行囊中拿出大把银票,好家伙,最低面值都是百两的!

一把塞到苏恒手中又是低头羞涩道:“妾身早已将自己看作苏公子的人了……妾身的便是苏公子的.……”

不仅白给还倒贴?

苏恒,震惊了!

叔叔婶婶,震惊了!

吃瓜群众们震惊了!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白弱麝再次开口:“苏郎……我希望今晚就成婚同房……”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4 11:16
下一篇 2022-07-24 11:1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