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桐桐写的小说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全本小说阅读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归嘉和晏柏寒)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这本小说虽然一开始有点乱但是感情细腻剧情有趣,狗粮也很好吃,作者子桐桐加油

子桐桐写的小说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全本小说阅读

那她就没法回到爹爹身边了

归嘉和被羞赧染红的面色逐渐变得委屈,眼眶里盛满了泪珠,不知所措。

紧接着背上的衣物被掀起来。

她脊背一凉。

夫君是要在这里行房事吗?

不!

这种羞情怎么能在外面做?

她砸着雪地挣扎:不行!不要!

脑袋摇成拨浪鼓似的。

面对她强烈的抗拒,晏柏寒顿住手里的动作,看到她被磕得破了皮的部位。

一大块淤青,中间渗出刺眼的血丝!

你背上磕青了。

他蹙眉,神色凝重。

归嘉和惊愕片刻,缓过神来。

原来是查看她的伤势

归嘉和小脸微红,灵动的眼眸飘忽不定,愣怔片刻,她轻轻开口:承蒙夫君关心

为什么要叫夫君?

晏柏寒面色凝重,盯着她红润的脸蛋。

这个女人一直喜欢的人晏凌,也从不承认她们之间的这桩婚事。可现在怎么突然接受这层关系了?

归嘉和眼里带着疑色,片刻后幡然醒悟。

原主和她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穿到这里,她应该入乡随俗,改掉说话方式。

那按这儿的称谓,就应该叫

她眸子一亮:老公!

晏柏寒黑着脸,顿时无语。

老公,我们快走吧,晏夫人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归嘉和灵敏地翻身,抬眼望去,木质高定轮椅破碎在一层皑皑白雪的地里。

她淡淡皱眉。勾下腰,一把搂住晏柏寒的虎腰。

晏柏寒眸色变得冰冷,满脸警戒。

你想干什么?

轮椅坏了,我背你回家。

清泉般的声音从她的唇中溢出,归嘉和学着幼时爹爹背她的模样,将马步蹲扎实,然后把男人往她看似柔弱的背上揽。

别怕,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她动作温柔,双手极力托住晏柏寒的身体,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

晏柏寒望了望背着自己负重前行的小女人,只见她步步维艰,额头渗着细汗,却又用力托紧他,缓缓往走下雪山

归嘉和是凭着原主的记忆找到小别墅的。

房子坐落晏寄主宅的西南方角,装修格调简洁,也只有一个佣人。

在原主的记忆里,晏家的大宅和将军府相差无几,有不少保镖、佣人。但自从晏柏寒结婚,就被变相赶出了大宅。

归嘉和内心生出同情和怜悯,扶着晏柏寒坐到床上,举止温和。

她满额细汗,气喘吁吁,正想歇着的时候,就看见手上沾了血!

而晏柏寒的面色愈发苍白。

老公,你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她手上的血是从晏柏寒的手臂上沾染的,只见他深色的衣物被鲜血浸湿,血液还在一滴一滴顺着胳膊往下淌着

老公,你坐好。

归嘉和沉着性子嘱咐,随后就到小仓库里拿出了医药盒,一路小跑回到卧室,都没时间查看自己的伤势。

她蹲到晏柏寒跟前,细心地挑出纱布和绷带,将他的长袖往上卷了几圈。

胳膊上露出被棍子打过的伤痕,皮开肉绽,鲜血不止!

除此之外,他的手臂上明显还有其他新伤旧伤,触目惊心。

归嘉和看得揪心。

她收回目光,身为大将军的嫡女,她不爱习武,却跟着大夫学过一点基本的包扎术。因此,给晏柏寒包扎的时候,她动作娴熟,又不失温柔,模样极其认真。

晏柏寒心中有一股异样的情愫涌上来。

下一刻,他面色又恢复凌厉。

不对,有问题。

这个女人突如其来的讨好,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就在她系好纱条的时候,晏柏寒眸色一凛。

归嘉和,你不用演了。

他声音冷淡。

啊?演、演什么?

我成全你和晏凌,离婚协议晚上就签。你别演了,我看着都嫌恶心!

她做这些,无非就是为了嫁给晏凌。

归嘉和在微怔片刻后,顿时湿了眼眶

离婚协议,就是休书。

爹爹说过,女人被休以后就是这一生最大的耻辱。她也见过爹爹休掉府中的小妾,当时小妾就哭得梨花带雨,跪地求饶,后来就被府中的某个夫人乱棍打死了

归嘉和落泪,拼命摇头,扬起无辜的小脸,一把抱住他的双腿!

不要!老公,你不能休我,我没有犯七出!

更何况,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归嘉和反应激烈。

这是晏柏寒预料之外的,她以为这个女人会将她狠狠羞辱一顿,然后无情离开,却没想到

我生是老公的人,死是老公的鬼!

归嘉和哭着嚎啕,却察觉到手中的东西异常冰冷。

是晏柏寒的腿

对,他没有知觉,根本不知道这双腿被冻得如同冰块一样!

归嘉和突然止住哭声。

老公,你的腿好冰。

她擦着眼泪。

大夫说过,双腿没有知觉的人,皮肤却被热和冷更加敏感。

因此要注重保暖,否则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归嘉和立刻从床上抱来厚但不沉的棉被,紧紧裹住晏柏寒的双腿。

先捂住。

说完,娇瘦的身影就快步走出卧室。

但是很快,她就抱着个暖袋回来了,她精心地把被子叠成两层,把暖袋放于中间的位置,以免晏柏寒被烫伤。

举止间尽是体贴温柔。

但这还没完,归嘉和又坐到地上,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双腿,还不断哈着气,精致的小脸微抬:老公,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他头一次感受到被关怀。

晏柏寒失神

好你个归嘉和,还在这里假情假意?

卧室门被人一脚踹开。

归嘉和侧头,就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缓缓走进来,面色不善,身旁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纯少女。

你这个心思歹毒的女人,还有颜面待在这儿?

莫名其妙的兴师问罪让归嘉和懵了。

来者是晏柏寒的继母,也就是她的婆婆。

归嘉和飞快的爬了起来,摆着手解释:我没有假惺惺。

晏夫人讥讽一笑。

还想狡辩?就是你这个贱人把柏寒带去雪山,还图谋杀害他!

晏夫人冷笑,态度格外强硬。

我没有。

归嘉和摇头否定。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09:27
下一篇 2022-07-09 09:2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