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七唐九金全章节_长安布衣小说阅读

爆火言情小说《长安布衣》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段子七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段子七唐九金,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小说长安布衣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

段子七唐九金全章节_长安布衣小说阅读

这一路,很沉默,九金和裴澄谁都没有心思去找话题。
下了马车后,九金就低着头尾随裴澄往里头走,说不清是她的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她总觉得整个院子弥漫着一股药味,很苦涩。
“他最近一直都待在书房,累了就趴在书案上小寐,一日三餐都是龙套端进去给他的。”裴澄边领着九金往书房方向走,边说着。
“裴大人,七哥哥到底是怎么伤的?”她不明白子七在坚持什么,他不是向来都不务正业的吗?怎么就不合时宜地对这事上心了?
“七月初六那天,子七无意中在一些我们从尸体带回来证物里发现了马草,他就想要再去查看下尸体,结果却被那些家属阻挠。我原本想来找你帮忙的,子七坚持不要,他就是在那时候受的伤,匕首****小腹,只露出刀柄,幸好他自己懂些医术,急救得好算早,要不然你可能见不到他了。那时候很混乱,我们甚至查不出是谁下的手。”
“不可能是那些家属,我见过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淳朴。”九金觉得应该是有心人士混在其中伺机而动的。
裴澄笑了笑,眉宇间流露出担忧之色,“我们都这么觉得,所以你说的也对,一天查不出凶手,我和子七就随时都有危险。很有可能行凶的人会混在我们雇来的小厮里头,所以我们已经把小厮都辞退了,有龙套照顾就够了,但是铜驼陌一带原本就很杂,防不胜防。”
气氛顿时变得很严肃,这案情听起来也是超过九金理解范围内的,她无措地摸了摸头,笑得很尴尬,不知道怎么接话,幸好瞧见龙套从远处小径上走了过来,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嘀咕着。
“龙套,怎么不把药给你家少爷端进去?”一见到龙套手里头端着药,裴澄就下意识地皱眉。
“少爷忘了喝,现在都凉了,我想再去热一下。”龙套耸肩,一脸无奈。
“呀,这都能忘。”九金诧异地失声叫喊,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七哥哥那么健忘?
“哈哈,对于现在的子七来讲,这很正常。”裴澄笑着接过药,往膳房走去,想了会,又纠正道:“确切来说,是子七一贯如此,他很少认真做一件事,一旦做了很难分心。就好比……他爱上一个人之后,就会一心一意,很难忘记。”
“……那不错啊。”除了这句敷衍性的话,九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裴澄转过眸子打量了她会,也没再多说什么。看来项郝是真的挺了解九金,她不是绝情到把段子七忘得一干二净了,而是压根就在逃避。
直到龙套把药温了下,九金才主动接过药碗,开口道:“那个……我去送药吧,我会逼着他喝的,他要不喝,我就耍赖。”
“也好……”裴澄没有阻止,估摸着,段子七大概也就只吃九金这一套了。
九金紧紧握着手里头的药碗,在书房门外傻站了很久,做了好几下深呼吸,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敲了敲门。里头没有回应,她蹙眉,又敲了几下,回应她的还是安静。无奈之下,她只好擅自推门进去。
原本以为七哥哥是睡着了,没想到,当九金推开门后,印入眼帘的画面却是他很随意地坐着,眉心间的“川”字纹被皱得很深刻,眸子锁在手中的册子上,应该是他用来记录验尸结果的东西。这样认真的男人,总有一股子让人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九金痴看了他很久,才回了神,轻声开口:“喝药了。”
“放桌上。”子七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只敷衍地回了句。
“喝药了!”她不厌其烦地又叮嘱道。
“放着就好了,我会喝的。”子七还是没抬头。
九金终于忍不住了,冲上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册子,胡乱往旁边一丢,跟着再把药碗放在他的正前方,很严肃地命令:“喝药了!现在!立刻!让我看着你喝完!”
“你……”忽然被人打扰是件让人很不爽的事,子七差一点就破口大骂了,然而当眸子对上九金的脸后,话音又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他震惊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怎么会在这?”
“你不想见到我哦?那你就不要动不动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啊,很多人担心你。你是段家的独子耶,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还有很多责任需要你去扛,你以为你拼命查案就会像个有担当的男人了吗?屁咧,男子汉才不是你这样的。”九金双手叉腰,很不客气地吐出一连串指责。
“你真的决定嫁给他了吗?”子七撇了撇唇,面色凝重,犹豫了很久,还是把问出了这个很敏感的问题。
九金愣了下,抿着唇,点了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子七苦笑,垂下头,闭上眼眸,想了会,再次抬头的时候,眼眶有些泛红,声音也随之沙哑了些许,“如果嫁给他会让你觉得开心,我无话可说,你要祝福,我也能给。不过有些话我必须现在说,因为等你跟他拜堂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讲了。你可以不原谅我,但是我至少想要再努力一下。”
“什么话?”九金问得很小心翼翼,似乎感觉到了心在动摇,她讨厌极了这样摇摆的自己。
“我喜欢你,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负你,而是你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在你眼中我就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不务正业、玩世不恭。可是你不知道,爱情我玩不起。”子七原以为自己会很激动,然而也许是憋太久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反而出奇的平静。她会不会被感动到不的,他只是想让她知道。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哇……”九金扁着嘴,显得很委屈,她知道自己不聪明,更别说洞悉男人那种别扭的心思了。
“别拿这种表情对着我。”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十恶不赦,总是让她哭,“我没有怪你,是我不好。”
“我们……如果晚一点遇见,多好。”九金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晚一点,再晚一点点也好呀。
“晚一点吗?”子七怔怔地自言自语,而后又笑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很宠溺的口吻:“傻丫头,晚一点我就不会喜欢上你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傻乎乎的样子,会粘着我,会缠着我撒娇,品味不怎样又有点小任性,那样的你才比较端庄喏。”
“喏你个头喏啦!”九金气呼呼地挥开他的手,他怎么就笑的出来呀,把人家搞哭了,自己还笑得那么开心,根本就还是很恶劣嘛。
子七收回手,故意不去看九金,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实在很想就这么把她敲晕,绑回长安,然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宠她一辈子就好。可是她说过,她讨厌那个很二世祖的段子七。不想做君子的,然而如果她喜欢,他可以尝试着君子一次。
想着,子七故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懒懒地提起嘴角,扯出一丝寡淡的笑容:“把药给我。”
“咦?”他的话题会不会太跳跃了些啊。
“不是说要我喝药吗?已经很苦了,凉了就更难喝了。”
“哦。”九金略写木讷地端起药碗递给他。
子七却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挑着眉看她,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喂我啊,我手不能动会扯到伤口。”
他只是想开个玩笑,好让气氛不那么凝重。尽管心里是痛的,但他一点都没想让九金难过。子七没料到的是,她居然会二话不说真的就动手喂他喝药了,动作很拙劣,可是当那口药被送到他唇边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抑制地被震住了。
“怎么不喝喏,不是说凉了会很难喝么?”
“……”子七睁大眼,瞪着九金手中的勺子。还没喝,可他能猜到,这药会是甜的。
“七哥哥,除了喂你喝药,我还能帮你什么吗?”
“唔……你要听煽情版的回答,还是想听标准二世祖的回答?”他在强颜欢笑。
她却一点都看不出来,还很认真地想了会,“还是二世祖吧。”
“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你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我很忙啊,别再给我添麻烦。等我回长安之后,你最好别让自己受委屈,我没空一直跑来照顾你的;不过要是实在没办法,你也别勉强,你是有娘家的,谁欺负你了,就到段府来找人,我替你报仇啊。还有啊,我很不爽那个死老头,你别再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出去了……那个,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万一你旧病复发了,记得回家,我会照顾你的……”
“你有毛病啊!”九金再也听不下去了,忽然就大声地吼断了他的话,趁子七还没反映过来,把手里的碗一丢,转身就跑了出去。她觉得好乱,需要时间沉淀,如果面对她,九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
九金头也不回地往外头跑,也顾不上裴澄和龙套的惊讶,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她以为自己跑了很久,结果,等到回神的时候才发现,不过只是在离子七园子不远的地方。路人用很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她,九金很茫然地站在墙边,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狼狈的感觉了。她沿着墙,慢慢滑在地上,彷徨地抱住自己。
就好像她觉得自己逃到了洛阳,离长安好远了,但其实心一直都停留在原地。
无论用“小良”这个名字活得多洒脱,她依旧还是唐九金,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只有她一直学不会改变。始终,只是想要一个人收留她,那种卑微的感觉已经根深蒂固了。九金从没想过爱情会发生在她身上,有人肯要她,便觉得偷笑了。
可她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可以自欺欺人的,那会害人害已……”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8:09
下一篇 2022-07-10 18:1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