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长安布衣主角为段子七唐九金免费阅读

名字是《长安布衣》的小说是作家段子七的作品,讲述主角段子七唐九金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长安布衣》主角为段子七唐九金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小说长安布衣主角为段子七唐九金免费阅读

“我原来就觉得牙婆这个职业太缺德了,没想到我还是挺有爱的,居然还有比我更缺德的人。”九金跟着小吴穿梭在弯弯曲曲的巷弄里,想到了刚才那个新来的牙婆,就忍不住抱怨开了。
还是有很多人赚银子,什么都不顾的,比较下来她发现自己还算是有良心的。
“还说这种事就像周瑜打黄盖,嘁,我又不认识周瑜,也不认识黄盖啊,他们俩打架关我屁事咧。赚那么多差价,还不帮人家把爹好好安葬,也不觉得寒碜哦……”九金越骂越上瘾,滔滔不绝了很久,才想起来要找些共鸣:“喂,小吴,你好歹也附和我一下,给点反映啊!”
回应她的是一片死寂。
九金开始觉得不对劲,慢慢地抬起头,才发现前后左右空无一人。
刚才小吴分明就在前头领路的,怎么会突然就不见了呢?还是说,她骂得太入神了,导致自己跟丢了?
夜色渐渐黑了,九金忽然觉得有股凉意窜了过来她忍不住颤抖了下。她就知道不该跟着吴仁艾这个没责任心的家伙到处乱闯,害得她想回家都找不到方向。九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巷弄里乱转,走来走去,总觉得自己在原地打转,最后她只好哭丧着脸,停在原地,扯开嗓子大喊:“吴仁艾!你到底死哪去了?!”
“你又死到哪去啦!我这边有家人家,门口贴了八个很恐怖的门神,你找找……”
出乎九金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得到了回应,虽然这个声音听起来很遥远,但是她至少还是听清楚了。
贴着八个很恐怖的门神?!这家人家有病哦,亏心事做多了还是怎样?
“小吴,你唱歌吧我听到你的声音会比较好找。”九金摸着墙壁,小心翼翼地沿着路走,每路过一户人家,都借着朦胧的月色盯着别人的门猛瞧,怎么都没见到传说中的八个门神。
那边的吴仁艾很配合地哼起了小调,虽然实在很难听,但仍然让九金觉得安心了不少。
就在她觉得离那个小吴的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前头巷子的岔口处忽然窜出一个人,一身戴黑色的衣裳,目不转睛地瞪着她。
“……做什么哇?”九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防备地回瞪着那个人,双手横在胸前紧紧地护住自己。
“嘁……”来人很不屑地嗤哼了声。
“劫、劫财还是劫色哇?”色她还是有一点的啦,财就比较难办了,那可是她的命根子啊。
那人也不答话,目光始终灼灼地锁着九金,慢慢地朝着她走来,距离越来越近了,九金屏住呼吸,害怕地闭上眼睛。转念一想,又怕真有什么意外到了阎王殿后连被问起怎么死的都答不上来,便偷偷把眼眸拉出一条小缝。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道戴黑色的身影顿了顿,从上到下把九金审视了一番,唇间迸出三个字:“劫你娘!”
“啊?!”她娘死都了呀,抢劫不带骂人的。
“啊你娘啊,你痴呆啊,老娘是个母的!”
“咦?”母的?居然还有比她更不像女人的女人,极品呀。
吼完这句话后,那只母的很不客气地赏了九金一道白眼,吹着口哨,迈着吊儿郎当地步子消失了。
“喂,等、等等……啊……”九金回过神,想叫住她她带自己走出巷子。
可惜没有得到回应,等她追上去的时候,人家早就消失了,连个影都没有,“怎么走那么快喏……”
九金暗自咕哝着,不过被这么一闹,反而不觉得害怕了,好歹这条巷子还是有点人气的。她放松了下来,带着一丝笑意往里头摸索……
“唱那么难听还唱,你知不知道在洛阳扰民是重罪?!”
另一边小吴正在很卖力地一展歌喉,以便为九金这只迷途的羔羊领路。突然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吴仁艾皱眉,“关你屁事啊。”
“怎么只有你有一个人?九金呢?”拜他的歌声所赐,子七大老远在巷子外就听见了,出于好奇便跑来看看,没想到会遇见吴仁艾。在周围找了圈都没发现九金的身影,迫于无奈,他只好上前打扰了他月下歌唱的闲情。
“是你啊……”小吴转过身,见到子七后,脸色更难看了,“我把小良弄丢了……”
“弄丢了?!弄丢了你还不去找,居然有心思在这哼小调?!”子七怒目相对,想不明白梅项郝怎么会调教出这种徒弟。
小吴觉得理亏,无奈地扁了扁嘴,“我找不到哇,所以才哼小调嘛,小良说让我哼的,她能跟着声音找过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没方向感,做什么带她往这种巷子里走?”子七前后张望了下,非但没有九金的身影,甚至连丝毫的声音都听不见,不免开始焦躁。
但是很快他的抱怨被一道尖叫声打断了,子七一震,脸上的血色顿时被抽空,是九金的声音,他绝不会认错。子七没有再犹豫,拔腿就往前跑,临走前叮嘱了句:“死道士,去铜驼陌把裴澄和梅项郝找来,快点!”
子七不确定九金遇见了什么事,可是她的叫声听起来很害怕。如果她真的遇上什么事,他不知道她想见到的人会是他还是死老头,也许梅项郝在的话,对她来说会更安心一些……
“哦哦,我马上去!”这种时候不适合维持对段子七的成见,小吴很听话的跑来了。
九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过才放松警惕,以为马上就可以找到八个门神了。
结果,一拐弯,她忽然觉得腰间一阵刺痛,视线模糊了起来。
她能感觉到身后有人,那人身上带着一股森冷的气息。九金用尽最后的力气放声尖叫,她知道小吴一定就在附近了,他会听见的。
随后九金的意识就开始慢慢涣散,昏睡前,她好像是听见了七哥哥的声音,很近很近,就在耳边。还没来得及分清是幻觉还是真实,她就已经倒在了地上。等到九金再次转醒的时候思维很混沌,头很疼,她撑起身想站起来,才发现没动一下就痛得生不如死,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就好像以前在咸宜观刚被鞭打过一样。
“醒了?”黑暗中,有个男人在九金身边蹲了下来,冷笑着问。
他的声音很冰冷,听不出一丝温度,九金想了很久,也不记得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声音。她眨了眨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这是一间废弃的马厩,目前的作用应该是被用来囤积马草。马厩里,不止那一个男人,周围还站了两个,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
“你不是一直想帮你哥哥把我们引出来吗?现在如愿了,怎么不开心呢?”这次说话的是站在门边的男人。
九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是听起来他的口吻里还带着轻松的笑意,她愣了许久,怔怔地开口:“我们?”
是铜驼陌那些案件的凶手?难道凶手不是一个人吗?
可是,即使是完全看不清这三个人的长相,九金仍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贵族气息。这样的人,需要奸杀姑娘?!
“呵呵,的确是像个傻子。”九金身旁的男人这回索性坐在了地上,笑着。
“你才傻子咧。”讨厌,干嘛要揪着人家过去的屈辱史不放。
“啧啧,不知道傻瓜尝起来什么味道?”一直很沉默地待在角落里的男人也终于说话了。
九金咬了咬唇,朝着角落里的那人看去,怯怯地问:“你们是二世祖么?”
“……”这问题让人很不想回答,事实证明眼前这女孩的确是个很没危机意识的傻子人完全提不起激情。这种情况下,她起码应该尖叫求救才对吧。
“我家七哥哥也是二世祖,他讲话也喜欢‘啧啧’的。”到了这个时候,九金才发现比起眼前这些没事找刺激的公子哥,七哥哥实在算得上是个很讨喜的二世祖。她依旧保持着眼神的呆滞,慢慢往角落缩,“你们想用杀那些女孩的方法杀掉我么?”
“不好吗?你们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那些女孩到底怎么死的吗?我们让你亲身经历一下。”
经历个屁咧,她根本就没想经历好不好?做什么说得好像赏了什么天大的恩赐给她似的。九金撇了撇嘴,觉得自己是不太可能逃掉的,他们几乎把的出路都守住了。但是就这样任人宰割那似乎太惨烈了些,她没想死得那么劳师动众。
想着,九金用力摇头,憨憨地笑:“我没想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死的,我肚子好饿,我只想吃饭,有饭吃吗?”
“别装傻,就算你真是个傻子,我们也下得了手。你不用想拖延时间,我们会等到你哥哥来了再动手的。”门边的男人横了她一眼,收敛起笑意,眼眸间露出了几分戾气。
“……你们不会吧,七哥哥是男人耶,你们连男人都想奸杀?!”好独特的口味哦。
“噗!真是傻到没药救了。”角落边的男人嗤笑。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说了,九金若无其事地笑;也不是第一次装傻了,这点她很得心应手。撇了眼离她最近的那个男人,九金发现他身上的衣裳料子很好,她应该没有猜错,这三个人真的是二世祖,家里头似乎都挺富裕的,这种人为什么还有做出这种事,原因应该也不难想到,“你们都是没人爱的小孩吗?”
“你才没人爱!”对于九金这个肉麻的说法,门边的男人显得很不爽。
没人爱的小孩发急了,就像刚才他们重提她的屈辱史一样,只有被踩到痛处的人才会这样。九金也不想太刺激他们,便顺着他说了:“是呀,我是没人爱哇,谁会爱傻子呀。我们都一样可怜耶,要不你们带我一起玩吧?”
“玩、玩什么?”他们做了那么多难道只是玩?!
“就玩之前玩的游戏呀。”其实到底玩什么,连九金也不知道。
身旁的男人看了她会,忽然笑了,“也对,的确就像个游戏,可是不适合傻子玩,也不适合穷人玩。我们在比赛杀人,游戏时间是三个月,赢的只有一个,输了的人会倾家荡产,你玩得起吗?”
“看不起人哦,我有很多银子哇。但是你们做什么要玩这个啊,万一被抓住连命都会没有了。”
“我爹不会让我被人抓住,他丢不起这个脸。”
“你爹是谁啊?”嘁,要是她生了这种儿子,一定活活掐死。
“洛阳县令。”
哇,果然是大来头。九金终于知道为什么调查这件案子的官员不是死就疯了,人家上头有人。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县令的儿子会杀人哟。”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8:10
下一篇 2022-07-10 18: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