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困兽

小说主人公是桑韵周词的书名叫《宛若困兽》,小说《宛若困兽》作者为桑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平淡的感情,但确让人感动,很好的一篇文章,推荐《宛若困兽》这本书。

宛若困兽

周词自然明白她话里什么意思。
自从孩子没了以后。
桑韵就变了。
她变得没心没肺,不再将所有事情放在心上。
于她而言,活着才最重要。
他们之间,也没有了任何的交点。
人群嘈杂,音乐震响。
周词凝望着她的眼眸时,心里突然一沉,握住她的手,朝着门外走去。
寒风凛冽刺骨,桑韵穿得极少,只有单薄的抹胸裙子。
周词立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红肿的脸,抿唇道:“桑韵,我知道孩子的事情给你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我必须告诉你,你怀上谁的孩子,都行,但是周怀宴的孩子,不行。”
桑韵一愣,慢慢的抬眸看着周词。
他们再次重逢到现在,周词几乎绝口不提当初的事情。
他甚至连一句道歉都没有跟她说过。
她讥笑:“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觉得我不配拥有你们周家的孩子。”
“你了解周怀宴吗?”周词双手紧握,青筋暴起:“你为什么要跟他……”
他抿唇,像是努力的克制着情绪:“是我不能满足你,还是你觉得他更好?”
周词到现在还不知道。
他口口声声说‘不配’的孩子,是他亲生的啊……
桑韵装作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现在追究这些还有意义吗?孩子都没了。”
周词握住她的双肩,力气很大,像是要把她的骨头捏碎般,黑眸深邃:“桑韵,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当初跟我在一起,是有目的的吗?”
她背后的纹身。
跟周怀宴肩膀上的如出一辙。
他不相信这是巧合。
他更不相信,眼前这个乖巧柔弱的女人,会是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他要听她,亲口说。
桑韵不咸不淡回了一句:“周词,你把我当工具的时候,我从来没问过你跟我在一起图什么,如果你一定要个答案,那就是两个寂寞的人凑到了一块,这个回答满意吗?”
周词微微皱起眉头,黑眸深深的凝望着她。
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桑韵了。
那双干净又透明的眼眸中,充满了复杂和世俗。
周词叹了口气,也不愿再深究。
说到底,孩子这件事,是他们周家对不起她桑韵。
他握住她的手,低声说道:“行,你说得对。”
他牵着她往前走。
桑韵扯了扯手:“周总,您要带我去哪,我还在上班。”
周词回眸看了她一眼:“桑韵,你有想过去大公司工作吗?凭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在这样的夜场里卖笑。”
桑韵耸了耸肩:“我大专文凭,你知道的,而且也不是应届生,我倒是想去,但是去了只能做花瓶,还不如在这里干活呢,好歹卖的酒水多,能有几万块。”
桑韵在周词面前,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文化水平。
她知道,周家上下,全都是名牌高校毕业,最高的学历是博士,包括周词本人,就是博士。
周予现在还硕士在读。
周怀宴更别说了,那个年代的出来的本科,可想而知含金量有多少。
她就是他们这堆精英人士里的一颗老鼠屎。
啥也不是。
啥也没有。
要不是长得格外出众漂亮,她去勾搭周词,都不见得会成功。
“你要是想,我帮你。”
桑韵冷笑:“您就别帮我了,如果您是看在床上的事,或者孩子的事觉得愧疚,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就很感谢您了。”
她一口一个‘您’,摆明就是要跟他划清界限。
周词眯着眼眸,冷笑:“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你确实比以前成熟多了。”
说完,还是牵着她往前走。
凌冽的寒风吹着。
他握着她的手,很自然的放进他的西装口袋里。
她跟在他的身后,抬眸看着他高大的背影。
斑驳的月光散落在他的身上,带着细碎的美感。
在以前,有好多次,她都幻想着,周词能够这样牵着她的手走下去。
她甚至在想,如果跟周词结婚后,他们住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生一对儿子,儿子叫周意,女儿叫周晚。
吃完饭的时候,一家四口就可以牵着手逛街。
想想,就觉得美好。
可是现在,她才发现,这些想法有多么可笑。
两人走了一条街,周词看了看远处的公寓:“是住这吧?”
桑韵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周词没解释,牵着她往小区里走。
他对她新搬的家很熟悉。
桑韵也没有多问。
反正他要查她的住所,很轻松的。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桑韵的家门口。
灯一亮,突然就看见一抹黑影蹲坐在角落里,吓得桑韵大叫了一声。
周词下意识的抱住了她,一脚将黑影踹飞。
只听到一声惨叫,那黑影喊道:“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桑韵,是我啊。”
听到这话,桑韵连忙从周词的怀中探出个脑袋来,就发现竟然是易明。
易明被周词一脚踹得很惨,整个人撞倒在地,鼻子都出血了。
他一边擦着鼻血,一边抬头看着两人。
见到周词的身影,他立刻就站了起来,掐尖谄媚的笑着:“周,周总?您就是电视上那个周总吗?我,我是桑韵的哥哥。”
易明激动得不得了,还擦了擦手,朝着周词伸过来,谄媚的笑着:“周总,握个手行吗?”
周词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冷笑:“你就是易淳的哥哥吧?”
易明愣了一下:“您,您认识我?”
何止认识。
差点没把整个易家都查了一遍。
周词冷笑一声,没有伸手。
易明略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
桑韵连忙去开门,一边开一边问道:“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呢?”
易明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看到站在一旁的周词,却一个字也不敢开口了。
几人走进去后,易明连忙走到周词跟前,笑着说:“周总,我弟弟跟桑韵的关系你清楚的,那我跟桑韵的关系,也很亲,我拿她当自己妹妹看的。”
周词不慌不忙走到沙发坐下,冷冰冰的看着他:“想说什么?”
“就是……周总,我想去你们公司工作,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桑韵清楚的。”
说着,易明看着桑韵,希望她能帮忙说几句。
桑韵回眸就说了一句:“野鸡大学。”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3 16:09
下一篇 2022-08-13 16: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