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云深不知处》主角纳兰凌雪楚奕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云深不知处》本文讲述了两人的爱情故事,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云深不知处》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说完一句话,气若游丝说不下去。顾南封就坐在她的榻前,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别说话,我帮你把箭拔出来。”“刘玥,你忍着一点。”顾南封强自镇定,但声音却在发抖,暴露了他的紧张与心疼。“恩,好。”…

云深不知处全章节阅读(纳兰凌雪楚奕) 完整版,用灵动的文字,丰满的人设,生动的情节叙写一段爱情故事,这里提供你的眼角流着我的泪全文阅读,非常适合午后闲暇时光阅读。

(火爆小说)《云深不知处》主角纳兰凌雪楚奕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皇上要大驾光临封府,老管家体现了他卓越的管理能力。一切已经准备好。从封府的安全上,加派了几队人马把封府里三层外三层的监控起来,别说是有图谋不轨的人,恐怕是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其实是在饮食上,恨不得摆上满汉全席。请的大厨全是顾南封酒楼里最知名的厨子来准备,而食材,全是用的通朝最顶级,甚至从异域找来的,这些即便在皇宫也未必有;

然后是娱乐方面,请的戏班子别出新意的从民间选,而并未用豪华的阵容。按照老管家的意思便是皇上在宫里看的已是顶好的戏班子,来封府了,要的就是一份新鲜感。

而封府的丫鬟们,在老管家的调教之下,此时再也不敢觊觎顾封南,不敢不干活。皇上要来,只要能见上一眼,便是她们一生的荣耀。

刘玥想,这老管家放在现代,不管从事哪一行业,当任何一家公司的CEO都搓搓有余。她现在自顾不暇,封府宅邸虽足够她藏身,而且以顾南封的性格,不会让她去出面,但只怕万一,不巧遇上怎么办?所以在顾南封跟老管家焦头烂额准备迎接皇上的大驾光临之时,她亦是在安排如何逃脱,上次她逃了半天便被顾南封抓回来的事实还摆在眼前,这次她需计划的更加周详一些,彼时,她并未想到身旁的碟夜有高超的武艺。

但是,在刘玥还在计划之中时,让她没想到的是,楚奕与莘妃竟然毫无征兆的突然提前来了,使得顾南封与老管家都措手不及。保卫,准备的晚宴,戏班子,都没有到位,以至于老管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莘妃宽慰道

“皇上说,这次来主要是跟哥哥叙叙旧,属于家宴,不用大费周章。”

老管家这才放下心来,顾南封亦是松了口气,既然是家宴,无关朝政,想必皇上也并未想过要给他一官半职,这样最好。

之前笼罩在封府的紧张情绪,在皇上突然降临的那一刻,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有刘玥例外,这完全没在她的掌控之中,所以当皇上一到时,她则主动把自己关在了房内不走动。

顾南封抽了空来邀请她出去

“刘玥,你出来,认识一下皇上跟莘妃。”

他是不想让刘玥紧张,所以语气很随意。

“我不去了,皇上与莘妃都是万金之躯,我一平民女子,以什么理由去拜见,这不是闹笑话吗?”

“以什么身份?你知道的。走吧,我之前跟莘妃打过招呼。”

顾南封想起,他刚才跟顾莘说想介绍一位姑娘时,顾莘那活见鬼的表情,十分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能降得住他这么一个人。

刘玥一听,心都快飞了,好在她用的是刘玥的名字,而不是用纳兰凌雪。这会,她只能装病,虚弱道

“我有些感冒,不舒服,以这仪态去拜见皇上跟莘妃,那是大大的不敬。”

顾南封一听她声音虚弱,再看她脸色确实也不好,立即忘了主要目的,只关心她的身体状况

“你怎么不早说?我马上请大夫来。”

“不用了,你快去陪皇上跟莘妃。我只需要睡一觉,休息一晚就好。”

“你确定?”他还是不放心。

“确定,你快去皇上那吧,别耽误太久。”

顾南封见她态度坚决,有些不放心不肯走,在刘玥的一再催促之下,才离开。

莘妃见他一人回来,悄声问道

“你要介绍的姑娘呢?”

“生病了,怕传染你们,所以没让她出来。”

莘妃听后也就不再多问,一心伺候皇上。

席间,倒也算相谈盛欢,莘妃不曾想过自己的哥哥不仅学识高强,谈吐非凡,在皇上面前,竟也能如此镇定自若,毫无惧色。好在皇上心情似乎也不错,虽话不多,但也偶尔会应上几句,谈着谈着便真的成了一场家宴,半句未提朝政上的事。

莘妃也是聪明的人,最会审时度势,本来这次让皇上来封府,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皇上能够一纸令下,给哥哥一官半职。但此时,她要是开口提这官位的事情,反而破坏了这气氛。所以很时实务的不提一个字。

顾南封见皇上与上次在宕阳时,又有了一丝不同。在宕阳时,皇上办事狠戾,要杀贪官祝大人,要锁城门时,果断没有一丝犹豫,但那时的皇上,尤其是在旧宅时,整个显得孤廖,甚至眼底有不易察觉的脆弱。但今晚,在天城,在封府,有的只是一代帝王的傲气。这才是他们惯见的样子。

晚餐之后,是戏曲的安排。老管家已经把之前就联络好的戏班子临时叫来,好在这戏班子功底深厚,不用太多排练便能直接演绎出一出出戏目。

这一处是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而另一庭院里,只隐约能听见那抑扬顿挫,婉转凄美的一首首曲子,在静夜里,伴着月光忽远忽近的传到刘玥的耳里。

不知为何,她心里蓦然想起夜夜笙歌浮生若梦,寂静空廖为欢几何这句诗,再看着月光,想着就在不远处的楚奕,想到他们曾经的爱恨情仇,真正应了这景,世事无常,这一隅的短暂欢乐不知能维持多久。

她本是想早早去睡,可现在却没有丝毫困意。夜色里,房内的空气有些让她喘不过气,便走到外边是透透风。

这一路慢慢走,沿着荷塘,踏着月光,想着自己的前程往事,想着这一世的命运该何处何从。想的太投入,以至于忘了楚奕就在这府内,忘了她必须要避讳以防万一。月色真的太美了,她不知不觉沿着荷塘走,便走到了前头的一处凉亭之下。

她正想去凉亭坐一会,却忽地发现,凉亭上站着一个人,背影对着她。是楚奕,他一个人站在凉亭处,望着远处的星空与月光一动不动。

那背影在周围静谧的空气之下,在远处茭白的月光之下,在宇宙苍穹之中,这一抹影子的背影仿佛融入到这天地之间。

刘玥的心跳的飞快,拽着一股疼痛,转身便跑。她是不曾想,楚奕竟会一个人出来,身边没有带任何人,否则她也不会迟钝的一直没有发现。

就在她转身的刹那,凉亭上的楚奕也正巧转身看到了她。至少有那么一秒,他们的眼神是对上的。他的目光凌厉,不可置信的看着凉亭下的刘玥,胸口剧烈的起伏。

刘玥来不及多想,仓皇的拔腿就跑。

后面传来楚奕梦靥般的声音

“凌雪?”

刘玥不敢回头,只想着必须要离开他的视线,用力往前跑,跑的肺部灼热,像烧了那般。

身后传来楚奕嘶吼的声音

“阿雪。”

他的声音由开始的不确定到后来确定不是他的幻觉,前面那个就是阿雪,是纳兰凌雪,便顾不得所有,向她追来。

刘玥只知,自己不能被他抓着,尤其是在封府,所以不顾一切的往前跑,跑的肺部灼热像烧了起来那般。

大概是他们声音惊动一直在周边埋伏着的侍卫,簌簌的从四面闯出几个黑色的人影。

“有刺客,保护皇上。”

“保护皇上。”

几人已经重重围在皇上的身边。

这里的声音早已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刘玥不敢回头,只是往前跑着。后面是楚奕的追赶以及他阵脚大乱的喊她名字的声音。还有无数的御前侍卫在追赶着她

蓦地,她的肩膀一阵剧痛,似有东西穿透她的身体而来,她眼前一黑,双脚如踩着棉花

她中箭了。

只听见后面楚奕怒吼道

“不准射箭。”

伴着声音,她还想拼命往前跑,但身体不受控制的缓缓倒下,她想,她完了,无论怎么逃,她还是逃不过楚奕。

就在她亦是涣散之下,她仿佛闻到春堇花的香味,整个人落入一个怀里,不是楚奕,而是顾南封与碟夜。

她唇色苍白

“我…”

“别说话,我带你离开。”

顾南封阻止她往下说。

昏昏沉沉里,她只觉得全身都痛,痛的她大汗淋漓,意识越清晰,她便越疼痛。模糊之中,她看到了床头站的碟夜

“是你救了我?”

“嘘…”碟夜朝她比了个手势,让她别说话。

她闭上嘴,便听到,外面似有人在说话。

只听一个声音噗通跪地

“奴才该死,护驾来迟。”

刘玥这才发现,她跟碟夜身处的敌方是一个暗室,外面便是顾南封的卧室。她屏声而听,外面大概有十多人。

又一人进来,噗通跪地

“皇上,我已把封府上上下下搜了一遍,未见到可疑人物。”

然后是莘妃小心翼翼的问

“皇上,您见到的人长什么样子?”

“请皇上明察,封府里绝没有皇上要找的人。”是顾南封的声音。

“皇上,是不是您看错了?”这是安公公。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一屋子的人都跪在皇上的面前,看着他青灰的脸色,看着他剧烈起伏的胸口与无法控制的颤抖,与一脸的严寒,全都吓的发抖,整个房内都噤若虚寒。

时间空间都静止了那般的安静。许久之后,在跪地的人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楚奕才开口

“把封府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否则,朕让你们陪葬。”

这声音狠戾的仿佛来自地狱,不,就是地狱里传来的声音,有几个人被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在皇上走了之后好半晌都起不来。

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撤离了这间房,密室里,刘玥因肩膀中箭,只能趴着,肩膀的剧痛一阵阵朝她袭来,刚才因紧张大气不敢出,现在放松下来,这种疼痛要将她击垮,只能咬着被子不敢出声。

这是,顾南封推门进来了,脸色很不好看,看着刘玥的伤口,与慢慢被鲜血浸湿了的衣服,脸色苍白。

现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皇上要找的人中了箭,他是万万不能去找大夫来的,想必封府的一动一静,全都被监视起来。

刘玥已经意识涣散,朝顾南封说

“对不起,连累你了。”

说完一句话,气若游丝说不下去。

顾南封就坐在她的榻前,摸着她的头发安慰

“别说话,我帮你把箭拔出来。”

“刘玥,你忍着一点。”

顾南封强自镇定,但声音却在发抖,暴露了他的紧张与心疼。

“恩,好。”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16 12:03
下一篇 2022-08-16 12:0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