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驸马不对劲

推荐精彩小说《重生驸马不对劲》本文讲述了李蓉裴文宣两人的爱情故事,《重生驸马不对劲》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

好看的精品小说《重生驸马不对劲》为作者墨书白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情节特别吸引人,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重生驸马不对劲

李蓉死前最后一句话,就是关于裴文宣的,这个以她丈夫的身份活了三十年的男人。

说完之后,她便再没了意识,她想着自己是死定了,香美人何其猛烈的毒药,以她那久病的身子,哪里熬得住?

可未曾想,不知过了多久,她又醒了!

她醒来的时候,睡在温软的床上,有阳光暖暖撒进她的寝殿,周边烧着她年少时最爱的兰花熏香。

她迷迷糊糊睁眼,便听见一个熟悉中又带了几分遥远的声音轻唤:殿下,您醒了?

李蓉听到声音,转过头去,面前露出一张娴静温和的笑脸,那面容算不上美丽,但也算清秀,看上去快二十五六的模样,端庄沉稳,和她记忆里一个人映照起来。

她不可思议唤了声:静兰?

对方笑着伸手,扶她起身,柔和道:如今已是巳时,陛下刚下朝,让人来吩咐,说是午膳宣公主一道用膳,奴婢本想唤公主起身,不想公主就醒了。

李蓉听着静兰的话,看着周遭,心里颇有些震惊。

她随着静兰的动作站起身来,一面洗漱一面打量周边,等她洗完脸,终于确定,这是长乐宫。

长乐宫是她未出阁前居住的地方,而静兰是当年她身边的贴身侍从,静兰从长乐宫一直伴随她到出嫁,后来位任公主府掌事。

她年少时不太喜欢静兰,觉得她一板一眼,说话不大中听,反而偏爱讨巧的静梅多一些,只是她母后喜欢静兰,所以修建公主府后,静兰还是当了公主府的掌事。

直到她三十岁那年遇刺,静兰为她挡剑死在她面前,她才明白,有些人做事无需言语,并非她无功绩可说。

看着活生生的静兰,还有这年少时的旧殿,李蓉收整了心情,终于承认,她似是重新活过来了。

而且,还回到了她年少时候。

她需要尽快确定如今是什么时间,但她并不想让人察觉,她洗着手,回想着静兰先前说的话,试探着询问:父皇宣我用膳,可打听了是为的什么?

她这位父皇虽然看似对她十分宠爱,但很少宣她用膳,每一次去,都是一桩鸿门宴,比如说,当年指婚,也是先让她去吃饭。

奴婢不知,静兰说着,但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但听闻前些时日,陛下让各家将适婚青年的画像都呈递了上去。

哦,那的确就是指婚这顿饭了。

李蓉从静兰手边接过帕子,擦干净手后,抬手让侍从给她换了衣衫,穿戴好后,她从旁边取了把小金扇,提步坐上轿撵,乘轿朝着太和殿赶了过去。

前尘往事回忆起来有些艰难,但在轿撵嘎吱嘎吱的声音中,也慢慢变得明晰。

她记得十八岁之前,她和她父皇李明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她是正宫嫡出的大公主,是李明第一个孩子,打小李明就对她很好,甚至于还好过她的太子弟弟李川。

她很珍惜李明对他的好,因她年少时不知哪里来的念头,早早就明白,一个帝王愿意对你好,那是极为难得,也极为珍重的。于是她就尽力讨好李明。

其实她本性顽劣,但是因为李明常对她说女子当娴静有德,于是她一直压着性子,好好伪装一个娴静有德的公主。

她装得越好,李明越爱夸赞她,常说她是他众多子嗣中最好的一位,若非女儿身,社稷当得。

当年李明一夸她,她就更加努力,直到后来她才明白,什么叫捧杀。

她对李明有着无条件的信任。

一般的公主,十五岁就该有一门亲事,而后顺理成章成亲,出宫,有封地,建起公主府。

可她十五岁的时候,李明说不舍得女儿出嫁,便让她再留了几年,她就信了这样的说辞。

一留留到十八岁,她母后开始生病,李明终于决定给她指婚。他拿了四个公子的画像让她选,这些公子都身份高贵,面容清俊,她左挑右选,选了看上去最俊的裴文宣。

等回来一查,她就被裴文宣的身世震惊了。

裴文宣这个人,看上去倒是不错的。

长相俊美,性情温和,乃贵族裴氏正房嫡长子,甚至和华京第一贵公子苏容卿都可以比一比。

可问题是,他没有父亲。

听闻他十七岁时就高中状元,谁知父亲裴礼之突然病逝,他就被他二叔裴礼贤以守孝名义赶回了金陵老家,三年时光不长不短,等他守孝回来,如今裴家上下都是他二叔的人,随意给他安排了一个八品小官,在刑部看着牢房,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裴文宣的日子,不好过。

甚至于,嫡出这个身份,就能让他过不久。

这相当于贵族里的破落户,嫁给这样的人,她自然不肯接受。

于是她赶紧又打听了其他三位候选人。

这三位候选人,分别是宁国侯世子卢羽,杨元帅的次子杨泉,新科状元崔玉郎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那个卢羽,传闻中他天生痴傻,只是他娘一直对外遮掩,等宁国侯一去,这个世子之位早晚是没了的。

那个杨泉,他就是个疯子,从小到大都在军营泡着,七岁提刀杀人,性情暴戾,身边的侍女没一个活下来的.

而崔玉郎,寒门出身,按道理也没什么太大的缺点,可问题就是,这人生平一大爱好就是上青楼,给那些青楼女子写点诗,人倒是不坏,也算潇洒,可这在官场上有什么前途?

她这个夫婿候选人的名单,四个人里,竟然没有一个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也不知她父皇是废了多大的心力,才能搞出这么一份人间至烂夫婿候选名单。

打听完四个人的身份,她心里就凉了,当夜去找了她母后,她本是想悔了和裴文宣的婚事,谁知她母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她:你得和他过下去。

李蓉当时愣了,而后听着母后平静道:如今太子在朝中风头太盛,你父亲忌惮,外加外戚母族太强,若你再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你父皇怕就忍不住了。

所以你得嫁过去,和他过下去。等到你弟弟登基,你就是长公主。到时候,你愿意和离就和离,不愿意和离,觉得不喜,养几个面首,也没什么。

母后的话惊得李蓉整个人是懵的,她从小到大,头一次听见有人告诉她,养几个面首没什么。母后探出手来,轻轻放在她面容上,温和道:儿啊,这世上女人皆苦,唯一不苦的办法,不是学会贤良淑德,而是要掌握权力。

你得去争,去抢,去把权力握在手里,你不能指望命运由他人给你,无论是你的父亲、丈夫、兄弟,你都不能指望。

你年纪不小了,母后的目光平静又苍凉,我也没有多少时候,护不住你,你自幼聪明,嫁了裴文宣,他不行又如何?你能行。你要的不是他这个人,你要的只是这一场婚姻,给你避祸。

若你不嫁,你父皇,怕就容不下你了。

于是她嫁了。

嫁给裴文宣之后,她本已经做好了抛下裴文宣这个窝囊废,自己一个人去当长公主的打算。谁知成婚之后,见到这个传说中性情温和、软弱不堪、可能随时被家族人干掉的男人后,她才知道什么叫笑面虎。

她得了一个好盟友,他们互相利用,互相辅佐,互相猜忌,她成了长公主,他成了丞相,他们的婚姻就是最强的契约,是他们在朝堂上结盟的誓词。

他们打着最好的配合,这种配合令她有些愉悦,在早期的时候,她甚至还想过,或许他们可以真的当一对夫妻,一起生活,生子,终老。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人,心里有另一个人。

这其实也不怪裴文宣,他们的婚姻本就是身不由己,哪能心也要强行归属呢?

她对裴文宣也算不上喜欢,只是有了希望,发现的时候,就带了几分失望。

她这个人惯来是骄傲的,容不下自己婚姻里有半分不纯。如果这是一场婚姻,那就得两个人恪守一心一意的誓言,谁都不能有半分其他心思。

若是有了其他心思,这份婚姻,也不该是婚姻,就该仅仅只是盟约。

于是从那一刻,她成为了长公主李蓉,而裴文宣,在她心里,就成了永远的裴大人。

裴大人有自己的白月光,小心翼翼呵护了对方过一生。

而她也找了自己的乐子,她看戏听曲,玩乐人间,后来在苏家落难后,她拼死把年少时也仰慕过的那位苏容卿从牢狱里救出来,安置在公主府,也有了众人口中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客卿。

他们各有各的日子,这一场婚姻无关风月,只有朝堂上刀光剑影干脆利落的厮杀。

开始是如此于朝堂,结束于朝堂。

李蓉愣愣想着,轿撵落到地上,她听到外面传来静兰的声音:殿下,到了。

她握着金扇,抬眼看向太清殿的牌匾。

如今一切重头再来了

她想,这一次,还要不要选裴文宣呢?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8-22 16:07
下一篇 2022-08-22 16:0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