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家里有矿山小说 他和她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家里有矿山免费阅读

烤糖写的《他和她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家里有矿山》,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本书精彩章节片段:…

《他和她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家里有矿山》小说作者是烤糖。书中精彩片段:

他和她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家里有矿山小说 他和她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家里有矿山免费阅读

洗手间,验孕棒,两道杠。

夏春心懵了。

“心心?”乔灿灿在外面咚咚咚敲门,“你还好吗?早上出来就感觉你脸色不好,怎么还吐了,吐没吐出来?你怎么样了?”

夏春心举着那两道杠继续懵着,忽然听到敲门声,吓得手一抖。

乔灿灿没听到回答,敲得更急了,“是胃肠感冒吗?我让我司机去给你买药啊?要不还是去趟医院?严重了得输液。”

夏春心手忙脚乱地把验孕棒用纸包住扔进包里,再把买来的盒子也都扔进去,尽力稳着声音应着,“我没事儿,不用去医院。现在好了,补妆呢。”

乔灿灿服气了的语气从外面飘过来,“心心大美人儿,您现在不是低调素颜期吗,怎么还补妆了?万恒影视井斯年提前到了,在包厢等着呢,你快……”

话音没落,夏春心从里面打开了门,头上戴着鸭舌帽,脸上戴着口罩,声音很轻,“好了,走吧。”

“你等等。”乔灿灿抓住夏春心手腕,向下扯开夏春心口罩。

夏春心不仅没补妆,脸色也极差,她刚才在里面肯定吐得不轻,眼底还有吐严重时一起冒出来的泪花。本来就是素颜,这下整张脸直接惨白惨白的。

乔灿灿气道:“你都憔悴成这奶奶样儿了,还和我说没事?我看看发没发烧。”

说着要掀开她帽子摸她脑门。

夏春心脑袋向后仰躲开,“真没事儿,灿灿,先回包厢吧,我一会儿去医院,别让人家金主大人久等了。”

“这位不是金主大人,是挂了个名的纨绔大人,”乔灿灿拧眉纠正,又过去扶她,“你真行吗?我感觉你走路都发虚。”

“没事。”夏春心咽下反胃劲儿,摇头。

万恒影视老板井斯年确实只是个挂名,这不是什么秘密。

万恒影视上边的是万恒集团,万恒集团是这三年突然撅起的一个年轻集团,涉及的全是当下热门行业,游戏直播网红电竞电影电商,基本是人人日常睁眼就能看到万恒两个字的常态。

万恒集团真正的老板十分神秘,身份未知,网上每天都有人讨论猜测他是谁。

至于万恒影视,这三年大部分票房卖座的片子,都有万恒影视投资。

不仅口碑电影,口碑电视剧综艺纪录片的片头片尾也全部都有万恒影视。

能拿到万恒影视的投资,就已经是未播先有热度。

乔灿灿和夏春心是发小,三年前弄了个Summer动画工作室,工商执照上法人是乔灿灿,其实乔灿灿也是个挂名,老板是夏春心,员工工资都是夏春心给开,但夏春心的资金出了大问题,不得不找投资。

乔灿灿父母都是娱乐圈的老前辈,她在娱乐圈属于玩票性质的,电影音乐节综艺都有露面,她前两天参加活动时碰见万恒影视井斯年,谈了两句她们的动画电影,想拉万恒投资,井斯年今天正好来本市办事,就卖给乔灿灿父母一个面子,给她一小时的时间,谈谈这部动画电影。

但是乔灿灿对动画一点不懂,只得把夏春心拉来亲自解释。

乔灿灿推开包厢门,笑着给井斯年介绍着,“井总,这位就是我跟您提的,我们《平行世界》动画电影的导演夏梨夏老师。”

夏春心从乔灿灿身侧进来,“井总您好,我是夏梨。”

井斯年坐在圆桌旁,托着腮,漫不经心地看着进来的两个女人。

乔灿灿他熟,一个娱乐圈的,没将太多目光放在乔灿灿脸上,他重点打量着另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运动服,看不出什么身材,戴着帽子和口罩,也看不到脸,说话声音倒是很好听,有种柔弱娇嫩感。

“这位夏老师,挺大牌的啊?”井斯年意有所指地说。

夏春心戴帽子口罩是防人,怕万一被人认出她身份来,在外面都很谨慎,“抱歉,井总,我感冒了。”

井斯年挑眉,“夏导这是瞧不起我吗?”

夏春心默了两秒,摘下口罩,走到井斯年面前。

井斯年仰头看走过来的女人,一瞬间被美得目瞪口呆。

他在娱乐圈玩了三年,什么女人没见过,但面前这位素颜憔悴美人,他真没见过,骨相和皮相都太美了,美得独一无二。

五官和皮肤的漂亮不用说了,重点是她那双隐约含着泪的美目,眉宇间美得特别含情有韵味,井斯年脑袋里闪过无数古代形容美女那些诗词,都觉得不够。

夏春心重新戴上口罩,坐下,“井总,现在可以谈了吗?”

井斯年呆呆咽着口水,还没从刚才那一幕素颜憔悴超级病美人的脸上回过神。

接下来夏春心有点后悔摘口罩了,她讲了很多这部动画电影的构思,面前这位井斯年好像都没听进去。

乔灿灿为井斯年倒茶提神,“井总,怎么样,打算投资吗?”

井斯年看了看乔灿灿,又看了看夏春心,突然说:“能再让我看一眼吗?我感觉你好像有点眼熟。”

夏春心说得口干舌燥,头疼,咽下了好几次的反胃劲儿,轻声叹息,“井总,如果您……”

她还没说完,井斯年这时候接了个电话,他越听眉心拧得越紧。

等结束通话后,井斯年急急起身道:“抱歉了二位,我临时有急事,我们下次再谈吧。”

井斯年走得匆忙紧急,临走前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夏春心,留下一声长叹,“祝你们这部动画片以后大卖!”

乔灿灿快被气得吐血了,她就特别不喜欢别人说“动画片”三个字,她们那是动画电影!是即将崛起的国漫!而且这就是不投资的意思了吗!

乔灿灿不甘心,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问圈里出什么事了,井斯年走得那么匆忙,肯定是娱乐圈出大事。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打探出来点事,乔灿灿更生气了,摔着手机坐回到夏春心旁边,“听说是万恒集团背后那大佬养了个新妞儿,以后井斯年要全力捧那个新妞儿,现在整个万恒影视都要围着那新妞儿转,不会有空搭理咱们了。”

夏春心没听见,手里捏着纸巾走神着,她听不进去万恒的什么大佬和新妞儿,只琢磨她肚子里的小生命。

喝水都反酸水,夏春心站起身说:“我去医院。”

乔灿灿立即扶她,“我陪你去。”

俩人走出去没两步,经纪人就打电话过来催乔灿灿,乔灿灿晚上还有通告,做一期综艺的飞行小嘉宾,该去机场了。

夏春心送乔灿灿上保姆车,“行了,别担心了,我就是个小感冒。你忙你的,我不舒服了就回龙湖那边躺着。”龙湖是别墅区,夏春心有别墅在那儿。

乔灿灿不信她这话,“你就忽悠我吧,你不舒服了可千万别回你那小破居民楼住了,你听见了没?这都十月末了,那小破屋里阴凉阴凉的,你非要……”

夏春心为乔灿灿关上门,挡住乔灿灿的念经,头晕地隔着车窗挥手。

夏春心浑身上下就没有舒服的地方,迷迷糊糊地打车去了医院,做了一大堆检查后,她最后坐到医生面前,听到医生说:“孕酮偏低,我给你开两周黄体酮。”

夏春心完全不懂这两个词,“什么意思?”

医生问:“这孩子你打算要吗?”

夏春心失神迷茫。

医生在病历上写着字,“就是说有先兆流产迹象,先吃两周药,前三个月时多注意点,保持好心情,心情不要有太大波动。”

从医院离开,夏春心脑袋里很乱,今天是十月二十九日,怀孕六周,她记起来应该是上个月十五号那天晚上怀上的。

那天晚上的战况,挺那什么激烈的。

夏春心下午到公司上班,对着电脑,什么都画不出来。

动画组副导姚婧过来跟夏春心聊细节内容,夏春心频繁走神,脑袋很乱,这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

姚婧看夏春心心不在焉的憔悴样儿,“心心,是不是万恒不投资了?员工工资下不来了?”

在姚婧看来,钱是动画行业最大问题之一,拿他们Summer动画来说,一部九十分钟动画电影,在影院上映之前,一直都是赔钱。周期长,见钱慢,短的一两年能完成上映,长的三五年都没头,还得给合作的几十个特效公司打钱,中间员工还不断离职转行。

夏春心摇头,钱的问题是一方面,她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肚子里这个小生命。

以及这小生命的爹……祁漾,祁漾也是个大问题。

Summer动画工作室的所以员工,也都以为大老板是乔灿灿,一个父母都是影视圈的明星,单靠这名头,就足够稳住担心拖欠工资的员工了。

“员工工资肯定不会有问题,”夏春心笑说,“乔总若是敢拖欠一天,就媒体曝光她。”

姚婧听夏春心还有心情开玩笑,就放了点心,安慰着说:“不都说万恒幕后大佬很有眼光吗,咱们这《平行世界》多牛啊,肯定还有机会拿到他投资。”

夏春心孕吐反应时强时弱,不知道能瞒多久。

休息间员工拿了水果来,夏春心闻到芒果味儿,突然胃难受,冲进洗手间又是一阵吐。

这一天下来,夏春心就没进过食,从身体到心理上都在难受。

不管怎么样,这事儿还是得告诉祁漾。

结婚三年,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得一起商量。

十月末,天气已经开始转凉,夏春心提前回龙湖换上了淘宝平价店买的牛仔裤和卫衣,戴上头盔,骑上粉色小电驴,去找老公。

祁漾在汽修厂工作,是个大厂子,她去过两次,看着就像汽车制造厂的大厂子。

他月薪也从五千一点点往上涨,到现在已经有一万二。

到厂子门口,夏春心看见祁漾的小学徒刘帅坐在门口玩手机,停好小电驴,夏春心走过去解着头盔问:“小刘,你师父呢?”

刘帅听到声音抬头,看见是夏春心,立刻慌张站起来,“嫂,嫂子,你怎么来了?”

夏春心随口扯了个理由,“我钥匙锁家里了,来问祁漾要钥匙。”

刘帅忙点头,“嫂子你等等啊,我进去问问。”

夏春心裹了裹衣服,挪着刘帅刚才坐的小马扎坐下,双腿往前伸着,仰头看天。

汽修厂旁边有座二十多层的办公写字楼,太阳照到那窗户上,光又反射进夏春心的眼睛里,刺得她抬手挡住眼睛。

很饿,又没胃口,胸也胀着疼,胃也有点疼了,还想吐,夏春心慢慢变成抱着膝盖,坐在小马扎上缩成一团。

刘帅慌张地冲进厂子里面给高促打电话,“高助理,嫂子来了!”

高促脸色顿变,“知道了,别挂电话。”

高促拎着电话大步走向一间办公室,敲门,“祁总,夫人来找您了,正在汽修厂门口。”

办公室的电脑后,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男人很有斯文感,戴着金丝边眼镜,正在低头签字,“说什么事了吗?”

高促:“夫人说钥匙锁家里了,来向您要钥匙。”

祁漾放下钢笔,摘了眼镜,缓慢地擦拭着眼镜片。

高促没抬头直视祁总,但就莫名感觉头皮发麻,他跟了祁总三年,祁总表面上看着有书香世家的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从容优雅,待人时斯文和气,可是不说话时,周身都散发着令人难以忽视的压迫感,总让高促心慌胆颤。

“告诉她,我出差了。”祁漾戴上眼镜,终于开口。

高促:“是,祁总,还有什么事吗?”

祁漾从抽屉里拿出钥匙,放到桌上。

高促立刻拿钥匙出去给刘帅。

祁漾拿起手机,走到窗前,垂眉看向下面那个坐在小马扎上的女人。

夏春心等得快没耐心,她扯了个来取钥匙的借口,是主动向祁漾求和的意思,祁漾这半天不出来是什么意思,是在和她摆谱吗?

启动小电驴,准备回别墅养胎,这时刘帅从里面跑了出来,喘着急气儿递钥匙,“嫂子,我刚知道祁哥出差了,幸好钥匙在他工服兜里,钥匙给你。”

钥匙串上有两把钥匙一个门卡,还挂着一辆悍马小模型车。

夏春心接过钥匙,心情起伏波动有点大,祁漾什么时候出差走的?出差都没告诉她?

想起医生说要保持好心情,夏春心深呼吸,轻声道谢,忽然她手机响了,是祁漾。

她沉默地接起来,没说话。

对方也没说话,双方同时沉默着。

夏春心渐渐委屈地抿起了唇,终于动了动嘴唇,要先开口说出“老公”两个字。

这时男人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你怎么没把你自己锁在家里。”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3 13:10
下一篇 2022-07-13 13:1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